《打开的房门》
第40节

作者: 王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我靠过去时,阵阵地刺鼻的气味随着呼吸进入了肺中。
  看着被蛇所咬到的位置,我还真心地感觉到无语,心想着这是不是一条流氓蛇,咬的地方也太准确了。
  “王叔,咬到了哪里了?”张倩问道。
  我尴尬地抬起头,可是心里却十分地激动,“张倩,不是叔有意要冒犯你,只是它咬的地方太那个了。”
  张倩看着我的神情,大概已经猜出来,她闭上了眼睛,轻声地说:“王叔,你吸吧,我不想死,我现在感觉整个下身都没感觉了。”
  我不敢再耽误时间,连忙凑了上去开始帮她吸丨毒丨。
  黑色的毒血被我吐出,然后再伏身吸出。
  这样么反复地吸啄着,血色逐渐变得鲜红起来。
  可是,我已经被这里深深地迷住了,不可自拨地继续地吸着。
  张倩慢慢地轻叫了起来。

  带着那股刺鼻的气息与咸腥味,更加地刺激着我的神经,反应越加旺盛。
  “张倩,你要忍住,我不知道还有没有毒液。”我说道。
  张倩没有说话,轻轻地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她咬着下唇,脸色潮红,紧紧地闭着眼睛。
  我再次地靠了过去,两只手扶在她的腰间,慢慢地向着上衣里探了进去。
  时间慢慢地滑过,我依然继续着,张倩的声音逐渐高扬,此时此景,我再无法压抑自己的冲动。
  快速地解开身体束缚,向着张倩扑了过去……
  “啊!王叔,不要,不要在这里,咱们换,换个地方。下面树枝太扎人了。”
  张倩见我扑上来,慌张地推着我,痛苦地哀求着。
  “你一会不会反悔吧?”我紧张地问道。
  张倩抱住我的脖子,亲了过来,“我怎么会骗你,下面的树枝真的太扎人了,我还害怕一会再有蛇。”

  我从张倩的身上爬起,伸手将她拽起,只见在面一根树枝仰着头,不甘地注视着我们。
  我冲着张倩会心一笑,抱起她向着森林深处的一块巨大的石头走去。
  “王叔,我那里刚受伤,现在有些痛,等过两天好了以后,再做可以吗?”张倩紧紧地搂着我的脖子,带着哀求的目光看着我。
  我停下脚步,想想她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我不能为了自己的欲望,而这么作贱与她。
  我把她放下,伸手帮她把裤子提上,歉意地说:“对不起,是我太自私了,没有考虑你的感受。”

  “不,王叔,别这样说!”张倩吻了过来。
  我深情地回应着。
  “王叔,你那里也不老实了哟!”
  张倩羞涩地看着我,小手慢慢地滑向了那里。

  “张倩,我现在感觉就要爆炸了一样,你能向在车上那样吗?如果你不同意就算了,咱们回去吧!”我说道。
  张倩抬头瞪了一眼,嘴里嘟囔着:“臭不要脸!”
  虽然她这么说着,可是身体却慢慢地蹲了下去。
  随着,温热的包裹,在她的不继活动下,我冲上了高峰。
  “咳咳!下次我可不这样了,你想呛死我呀!”
  张倩埋怨地捶了我一下,小脸红润,嘴边还挂着滴滴残汁。
  “起不起,我的倩宝贝,下次的话,我一定提前告诉你。”我紧紧地抱着她,一脸的坏笑。
  “王叔,我们回去吧!”张倩靠在我的怀里。
  我点了点头,转过身猫着腰说:“上战马,我带你狂奔杀场!”
  “切,如果累到了可别找我,我可是很重的!”张倩跳上我的后背,双手把着我的肩膀。
  “把好了,我要跑了!”
  说完,我背着张倩跑着离开了森林。
  这一天,张刚带着我在村里转着,带我见了不少他的族人,当然也包括他们族长,一位八十七岁高龄的老族长。
  昨天喝多了,没有为张母进行检查,正好白天给她做了检查,同时,也为村子里一些年长的老人进行了一次检查。
  特别是老族长,别看八十七岁了,体格却非常地硬实。
  晚上,我还是和张倩睡在西房,不过我却没有去动她,一个是她那里有伤,另外就是这个房子真的是一点也不隔音。
  第二天,是他们祭祖的日子,大家起的非常早,我看了下时间,才四点多。

  本想再接着睡,却被张倩拉了起来。
  她告诉我说,祭祖可以去观看,而十分地热闹。
  我和她都属于外姓人,穿上由张母拿来代表外姓人的特别衣服,套在了外面。
  锣鼓响起,唢呐二胡吹拉着,最原始的乐器不断地演奏着。
  他们演奏的是什么曲子,我没有听出来,不过听后,令人热血沸腾,宛如准备出征上战场的战士,正在等待将军下达命令一般。
  村子不是很大,人口也不是很多,男女老少加在一起也就一百五六十口人,他们盛装集合,排列有序地站在宗庙前。
  老族长支着拐杖,在张刚的搀扶下颤颤巅巅走到宗庙门前。
  “行礼!拜,兴……”

  张刚松开老族长,深深地向他鞠了一躬,转身挺直腰板大声地对着众人喊着。
  随着张刚的口令,族人跪地两手平叠在额头,慢慢地伏身磕头,这样反复做了九次。
  “起!”
  在张刚的最后一个口令中,他们迅速起身挺直腰板,注视着老族长。

  “族人们,这是我最后一次主持祭祖,在祭祖前,我要将族长之职,移交给张刚。张刚安在?”老族长努力地大声喊道。
  “张倩,你们这个家族有多少年历史了?”
  我和张倩远远在站在外围,不过这里站的比较高,可以清楚地看见他们的每个动作。
  “应该有四五百多年了,祖上是明未的一位将军,不过现在村子里真正的族人已经没有几个了,我们家是,老族长那一系是,其他人基本都是五福以外的,不过,由于族人少,把他们也全纳进来了。”张倩小声地说着。

  “张刚叩礼!”
  张刚大喊一声后,大步走到老族长面前,单膝下跪,双手平举过头顶。
  “为什么你哥是单膝跪地呢?”我不解地问道。
  “我哥是接任族长之人,祖上是将军,所以接任时必须按照古时军人作风行礼。”张倩再次地解释着。
  “吾族张氏之子孙,名刚,正华三十有五,今,吾以年迈,移权至司,以慰吾祖,即令礼成!”
  老族长吟唱后,从怀里掏出一块金色小牌子,颤抖着双手递到了张刚的手中。

  “张氏子孙,张刚,誓宣此,铭记祖训,护我族之成长,壮我族之雄威,不失祖恩!叩礼!”
  随着,张刚的最后的话音,全体族长再次跪下叩礼。
  张刚起身后,转身面向族人。
  “见过族长!”众人再次向着张刚行礼。
  “平!”张刚平举双手,众人起身。

  “族叔,可以开始了吧?”张刚扶着老族长说问道。
  “你现在是族长,要拿出族长的威严来,不要问我!”老族长严厉地说道。
  张刚憨厚地笑了笑,对着众人喊道:“祭祖,开庙门!”
  这时,两个年经男人,腰扎红绸,快速地推开庙门。

  前前后后,祭祖进行了大半天,结束时已经下午三点多了,不过,这并没有完事,晚上全村进行祭食。
  问过张倩才知道,这个祭食就是所有人,集中在村里的广场上,共同吃饭喝酒,当然外姓人也可参加的。
  我真有些累了,回到她家后,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