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的房门》
第38节

作者: 王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随着车辆的那刺耳的刹车声,车身停止了摆动。
  “到家了!妈,妹和王叔到了!”张刚下车后,大声地叫喊着。
  张倩快速地从我的身上站了起来,整理完衣服后,又帮我简单地整理了一下。

  张刚打开备箱门,憨笑地对我说:“王叔,没事吧,关键我们村太穷,没有钱修路,如果这条路能修的话,咱们早就到家了。”
  “张倩呀,这就是你王叔是吧?”
  我和张倩刚跳下车,一位头发已经白了一半,脸上布满了沧桑的妇人跑了过来。
  “妈,这就是王叔,上次要不是王叔帮助,咱们还在等着呢。”张倩拉着妇人的手说道。

  “好人呀,那次走的太急,没来得急亲自感谢你,走,快进屋,进屋聊。”张倩的母亲拉着我的笑着说道。
  我微笑地扶着她向着院子走去,“老嫂子,您太客气了,张倩就跟我姑娘一样。对了,一会我给你检查下,看看你还有什么不舒服的。”
  “哈哈,好好,不过呀,咱们先吃饭,一会让刚子陪你喝两杯。”张倩母亲说。
  进屋后,两个小男孩在地上玩耍着,一个看上去三十六七岁的女人不停地往桌子上揣着菜。
  “他叔,这是刚子的媳妇山巧,山巧快叫叔!”张倩母亲介绍着。
  山巧放下菜手,两只手不知道所措地在身上乱中蹭,羞涩地说:“叔!快,快上坐,我还有几个菜!”
  说完,山巧转身又去忙碌了。
  “嫂子,我来帮你!”张倩放下包后,跟了过去。

  我在屋里转了一圈,桌椅全是旧物件,不过都有年头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些桌椅应该都是清朝时期的,具体年头就猜不出来。
  墙上挂满了相片,张刚当兵时的照片比较多一些,张倩的到是也有两张,其他就全是孩子们的了。
  “哈哈,他叔,快坐吧,没什么好看的,这地方跟你们城比不了,太穷了,你就将就下吧。”张倩母亲笑着说道。
  “没事,我感觉挺好,如果不开那个诊所的话,我还真想到乡下来,这里空气好,挺适合养老的。哈哈!”
  我大笑地扶着张倩母亲一起坐在了桌子前。
  张刚从外面抱了一个坛子跑了进来,坛子上面还有着泥土。
  “王叔,这是张倩出嫁时埋的,有十多年了,今天咱爷俩就喝这个。”张刚大声地说着。

  这时,张倩从外面揣着菜走了进来,看见张刚手里酒坛时,脸色瞬间红了起来,她偷偷地瞅了我一眼,放下菜抢走了酒坛。
  “哥,我那有茅台,咱喝那个!”张倩嘟着小嘴说着。
  “不喝,我就喝这个。”张刚一把抢了回去,快速地打开,倒到了碗里。
  “妈,你看我哥他呀!”张倩的脸更加地红了。

  我不解地看着,难道这个酒有什么说法吗?
  张倩的母亲看了我一眼,笑哈哈地说:“你就让你哥和你叔喝吧,再说都什么时代,哪来那么多的封建迷信。”
  “哦,老嫂子,这里还有什么说法吗?”我问道。
  张倩的母亲扫了眼张倩,对我说了起来。
  而张倩见母亲跟讲了这个酒的缘由后,握着脸跑了出去。

  原来,她们这里有一个风俗,就是在女儿出嫁时必须要埋下几坛酒,必须等女儿和女婿结婚十年以上,才可以挖出来让女婿喝,寓意着天长地久,当地叫长久酒。
  这么多年,张倩和孙哲明都没有一起回来过,所以这酒也就没有动过。
  张刚曾经当过兵,自然对这种风俗不理,几次就想着挖出来喝了,正好借着我来给挖了出来。
  “哈哈,原来还有这么一个说法,看来这酒我还真没法喝呀!”
  我看着重新回到屋里的张倩大声地笑着,脑海里不由地想起车上的那一幕,虽然没和她发生最好一步,但怎么算也算半个了吧。
  “王叔,没那么多说道,来喝,不就是酒吗?”张刚说道。
  “对,对,你们爷俩快喝吧!”

  张母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跟着张倩还有山巧站到了一旁。
  我放下酒碗,看着她们三人说:“你们怎么不坐下一起吃呀,老嫂子,你快坐呀!”
  张刚回了下头,摇了摇头说:“村子里的风俗,被我这些年改掉了不少,就是这条无法改变。家里客人时,女人和孩子是不允许上桌子的。”
  “你们要是不坐的话,这饭我也不吃了,还有把孩子也抱过来。”我把筷子重重地拍在桌子上,站起了身。
  “王叔,你坐下吃,我们坐,妈,你先坐,嫂子你把大宝和二宝也叫过来。”

  张倩知道我的脾气,我也很生气,让女人看着老爷们在这里吃吃喝喝,更何况还有两个孩子呢。
  张倩招呼着张母和山巧,又跑去抱过了二宝,坐在了我的旁边。
  张母刚要说什么,却被张倩的眼神给打断了。
  最终,所有都坐在到了桌子。

  “刚子,给你媳妇和张倩都倒上,要喝咱们大家一起喝,就咱俩人喝什么意思!”我大声地说。
  张倩瞅了我一眼,站起身主动抱起酒坛,给山巧和她各倒了一碗。
  “王叔,这碗酒我首先替我妈敬您,感谢您的帮助,其次,是感觉您这么多年对张倩的帮助和照顾,最后,就是我自己敬您的,谢谢您来到我们这个穷山沟。”
  说完,张刚大口地喝了起来。
  我看着张刚喝完好,揣起酒碗也大口地喝了起来。

  酒香醇柔棉,入口后光滑凉爽,下肚后火热感爆燃而起传遍全身,整个人就仿佛在温泉中侵泡一般,温暖舒服。
  “好酒!哈哈!”我大声地笑着。
  张倩冲我微微一笑,低着头将酒倒满,至始至终不敢跟我直视。
  “这可是埋了十多年的酒了,王叔,今夜咱爷俩不喝不归。”张刚憨笑地说道。

  山巧瞪了眼张刚,又转头看向了我,随即红着脸低下头,喂起了孩子。
  “哈哈,刚子,也别光咱俩喝呀,你媳妇辛苦了一下午了,你不应该跟她喝一个吗?来,张倩,陪王叔走一个。”我举起酒碗说道。
  张倩看了眼低头喂孩子的山巧,犹豫了一小会,揣起酒碗与我轻轻地碰撞了一下,仰头一口全喝了下去。
  我笑了笑,又是一口全部喝掉。

  张刚见张倩已经喝了,揣起山巧面前的酒碗说:“媳妇,快别给咱丢人,喝了!”
  山巧抬起头向着张母看了一眼,见张母点头后,揣起酒碗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
  张母简单地吃了两口后,带着两个孙子出去玩了。
  山巧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张母在的关系放不开,自从张母走后,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和张刚竟然拼起了酒,两人你一碗我一碗地这么喝着。
  张倩笑呵呵地看着他们,揣起酒碗和我喝了起来。
  这顿饭吃了很久,我们一共了喝了两大坛子酒,不知道是不是埋的时间太长,还是酒的度数太低,我竟然没感觉到醉意,不过张刚和张倩,还有山巧都已经出现了醉态,特别是山巧,说话都已经说不清了。
  张倩要好一些,不过走路时,也左右晃动。

  我望着她那扭动的翘臀,加上酒精的作用,瞬间起了反应。
  我装着喝多的样子,故意大舌头地说:“刚,刚子,来,再跟,再跟叔,喝!”
  说完,我直接趴在桌子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