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118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时候走?”周灵雪连续喝了几杯,脸色越发红艳艳的,眸光温柔似水,却没有望着沈明哲,而是将头偏向窗外,外面已经淅淅沥沥地下起了蒙蒙细雨。
  “明天。”沈明哲也有一丝的醉意,直到马上就要离开的时候,他才发觉,自己是那样迫切地想来见她一面,而不仅仅是因为眼前这个女人曾照顾过他几年,更是因为某种无法割舍的情感。
  周灵雪不再做声,而是默默站起身子,拿起包包,转身向外走去,沈明哲不紧不慢地跟在她的身后,昏暗的街灯下,两人的身影被拉得细长,不一会儿,衣裳都已湿透,雨水从脸颊上轻轻滑落,却毫不在意,步履闲适从容。
  直到走到一家宾馆,周灵雪转身进去,径直走向了电梯,沈明哲赶紧去前台登记。
  直到沈明哲把门带上,“咔嚓”一声把门反锁上,他端坐在椅子上,周灵雪拿起睡衣进了洗浴室,
  不一会儿,里面就传出哗哗的水声,热气丝丝缕缕地从门缝里飘出,空气中飘满沐浴液的香气。
  在外人看来,沈明哲已经不是昨天的沈明哲,昨天他是市委的一号红人,现在他几乎就是被抛弃的棋子。
  他给副市长李海东留了一张便签,又多买了一张手机卡,把原来的手机卡拿出来备用,既然被人冷落,他不恋红尘,却也不甘失败,既然如此那就彻底消失,不做出成绩绝不回头。
  东临县就算虎穴,他也要去闯一闯,要成为叶建平的一颗钉子,狠狠的刺到对手的心脏里!
  看到沈明哲的留言,叶建平满意的点点头,他心里暗叹,没有看错这个年轻人,在市委的这段时间,他已经学会了隐藏锋芒,接下来一年的时间,将是他此生最艰难的。
  岭南乡是个安静的山村之乡,和青云县临界,中间隔着青云山,位置非常偏僻。

  全乡只有几千户的人口,没有多少企业,村里的年轻人很多都外出打工了,留着一些妇孺老幼。分到这样的地方,那几乎等于宣判了死刑,没有经济发展的地方,整天没事可做,他这个笔杆子出身的医道中人又能做啥?
  小车下了高速又上了土道,一路上就颠簸起来,开了四五个小时,才赶到岭南乡,沈明哲到了乡里,办事员统一口径的回答说领导不在。
  一个市委书记的秘书下派挂职第一书记,乡里竟然没有任何接待,甚至到了不闻不问的境地。
  无奈之下,他东问西问,终于才找到下派村所在地黄金坡。

  沈明哲简直失望透顶了,不过天色已经不早了,他也只能今天暂时安顿一天。
  一路走,一路问,终于到了村敬老院的大门口,发现锁着门,里面拴了条大黄狗,不停地冲着沈明哲汪汪大叫,他拍了半天的人,从里面走出一个看门的老头,不耐烦地问:“你找谁?”
  沈明哲忙说:“老爷子,我找你们领导。”
  老头一听乐了,笑呵呵地说:“这个小山沟里那里来的领导,就我一个人,我就是领导,我不在的时候豹子就是领导,你是找我还是找豹子?”老头子指了指地上趴着的大黄狗。

  沈明哲忙给老头递根烟,就说老爷子,我是市里派下来的,安排住在这里任第一村书记,你看能不能让我先进去?
  老头把大门打开,领他进屋,坐在桌边上瞅着他嘿嘿乐,我就听村里有人说啊上面会派人过来,没想到是你啊,这么年轻的小伙子。
  老头说完又有些犹豫,说以前也来过一些白净的大学生,结果呆了没多久就跑了,我看你也熬不过几天。
  沈明哲坐在堂屋的椅子上,环顾了这间老屋,看起来房子是有些年份了,四周的墙壁依然贴着几年前的年画,那些泛白的年画如同秋天里的落叶子,翘起了吱吱落落的边角,茶几已经裂开了斑斑的条纹,上面放着已经泛黄了一套残缺的茶具,土炕边上的床头柜上摆放着一台旋钮式的黑白电视机。
  这是一间老屋改成了敬老院,但是村里人都住自己家里,哪怕年纪大了,也没人愿意住这里。
  沈明哲心头漾起一阵阵的酸楚,竟然被安排到了这样一个落后的小山村,越想越觉得委屈,鼻子一酸,两滴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
  他咽了口唾沫,忍了忍眼泪,再次环视着房间,如临梦境,他偷偷了掐了自己一下,很疼,他确定这不是做梦。
  村子四周临山,几条小溪穿过村子汇集到一处,最后形成一条小瀑布,飘散而下,在不远的山坳处形成一面湖,溪边都是村民开垦好的田地,绿幽幽的稻子刚刚吐出了芽。
  村口一排粗大的柳树,给村子形成了一种天然的屏障,几座横跨小溪的石桥静静的卧着,顺着石桥而上,散落着一栋一栋的民居,都是独院的,虽然没有规则可言,但也算错落有致,不知道谁家早早的升起了炊烟,不时传来的鸡鸣声,衬托着岭南的美丽,在没进房子之前,沈文觉得这里犹如世外桃源一般的安逸。
  沈明哲长叹了一口气,定了定神,心想既来之则安之,这里环境还不错,就当是一年休假好了。
  他给了老头一根烟,然后出去院子里转了转。
  后院的围墙是紧着山脚的,山上的桃树和院里的桃树相互辉映,如果远看根本分不清院里还是院外,这些高大的树冠在山间隐约缠连,无数的花骨朵散乱在山体上,细看又犹如精致的布置的图案,簇拥在一片林海之上的花的海洋。
  后院的一角是用石头堆起的厕所,一条浅浅的小溪从后院墙体下的缺口穿过,沿着厕所的一边静静的流到另一面墙角下,在往后是一口石板盖着的老井,井壁上已经长满了青苔,井边放一个大木桶,绑着木桶的绳子已经腐朽了,变成了枯灰色。
  沈明哲弯下腰去,使劲的移开了井口的石板,井水不深,几乎触手可及,水质看起来还不错,很清澈的映出了他的倒影。
  “是啊”又一个老汉应声附和。

  沈明哲踏步进了屋,看到屋里坐着两老一少,加先前的老头四个人。
  日期:2019-02-07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