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483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枫跑这儿来干什么?他想,难道还是为了给林叔超度的事吗?做个法事,需要如此繁琐的过程吗?
  由于嘎子的工作性质,所以他车上贴的膜,都是那种深色的,从外面几乎看不清楚车内的状况,秦枫的注意力又都集中在和尚那里,压根就没发现旁边车里正有两双眼睛默默的注视着自己。
  不知为什么,谢东有点莫名其妙的紧张,他有意把身子往前伏了下,将脸隐在座椅的后面,屏住呼吸,静静的听着。
  秦枫的车,正好就停在旁边,他开了车门,双手合十,朝那和尚深深一揖道:“多谢大师指点了。”

  只听那和尚道:“回去将此物贴身带好即可,七七四十九日,心魔自然就解了。”
  嘎子的座驾并不是啥高端车型,密封状况一般,虽说车窗关着,但这两句话还是清晰的传入车内。秦枫又客气了几句,这才钻进车内,迅速的驶离了。
  见秦枫的车走远了,他这才抬起头,望着那和尚的背影,问青林道:“这个和尚就是那个普济大师吗?”
  青林木然的点了点头。
  “这小子到底搞什么名堂,平时从来没见他烧香拜佛的,从林叔去世,咋还有了心魔呢?对了,心魔到底是啥玩意?”他轻声问青林道。
  青林咳嗽了一声,微微耸了下了肩膀。
  “嘎子回来了。”青林指着山门的方向说:“还是赶紧回去问问师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吧。”
  抬头望去,果然见嘎子和几个手下有说有笑的回来了,于是二人都不再说什么,嘎子上了车,又客气了几句,便启动汽车往回走,一路无话,四十多分钟后,三台车停在了金莱楼下,嘎子下车,亲自为谢东开了门,免不了又是一阵寒暄,这才告辞而去。
  望着几台车远去,他瞧了眼青林,二人无奈的笑了下,转身进了大楼,回到了房间,一推开门,他便吓了一跳,只见丁苗苗正坐在沙发上摆弄着手机,见他和青林进来了,连忙将手机放在一旁,微笑着站了起来。
  坏了!她怎么来了?难道是......他不免有些惊慌,呆呆的站在门口,不知道该怎么办。
  “姐夫回来了。”听到门响,吴桐笑吟吟的迎了出来,一见还有青林,赶紧扭头朝里屋说道:“姐!姐夫和青林回来了。”

  话音刚落,魏霞抱着盈盈从里屋走了出来,先是朝他俩挤了下眼睛,随后微笑着道:“把嘎子他们送走了呀?”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青林已经搭话道:“送走了。”
  魏霞叹了口气道:“唉,咱这小县城出来的,农村亲戚就是多,谁来了都得招待啊。多亏了青林在,要不,光是我和东子都忙不过来了。”
  他这才明白了魏霞的意思,于是憨笑着点了下头道:“是啊,真多亏了青林。”
  “丁总和吴桐也刚到,这事也怪我,昨天让这帮农村亲戚跟闹的,都忘了让你给回电话了,快点进来吧,人家都等你一阵了。你们几个聊着,我先去弄孩子。”
  他这才松了一口气,看来,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于是换鞋进了屋,先是偷眼瞄了下丁苗苗,却发现她也正看着自己,那目光中既有爱又有恨,还带着几分幽怨和无奈,顿时心里跟打翻了佐料瓶子似的,五味杂陈,酸甜苦辣咸统统搅合在一起,也不晓得是个啥滋味。
  “谢老师,不知道你这么忙,实在不好意思。”丁苗苗平静的道:“上次我们研究的那个事,回去之后主编就跟市里汇报了,市委宣传部的李部长对这个事很重视,想约你见个面,可电话也打不通,没办法,我只能亲自跑来了。”
  他清楚丁苗苗这么说的意思,无非是先给他吃个定心丸,省得他过于紧张,于是抬头笑了下道:“电话摔坏了,昨天晚上又来了好多农村的亲戚,就把给你回电话的事给忙忘了,还害你折腾了一趟。”
  “这是我的工作,谈不上折腾。”丁苗苗淡淡的道。
  正说话之间,魏霞已经放下孩子,跟吴桐两个人出来了,听丁苗苗这么说,便插了一句:“行了,都不用客气了,既然是市领导约见,那这个面子必须给啊,就算再忙也得去。”
  丁苗苗显然很高兴,随即起身站了起来,微笑着道:“那我们就不打扰了,今天晚上五点半,我安排车来接谢老师,对了,嫂子要是有时间的话,也跟着一起呗?”
  “我哪有时间啊,让这个小崽给我绑的,一分钟闲工夫都没用,再说领导见的是东子,我去干嘛,满嘴胡咧咧再惹人家不高兴咋办。”魏霞微笑着说道,见丁苗苗和吴桐要告辞,也并不挽留,只是转身对谢东道:“你送一送吧,我就不出去了。”
  他连忙站了起来,没想道丁苗苗和吴桐却坚决不肯,说自己走就可以,他也不敢表现的太热情,只是假装客气了下,便任由两个离开了。
  关好了房门,他暗暗松了一口气,赶紧转回身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啊,嘎子咋不管了呢?”
  魏霞微微撇了下嘴,颇为无奈的道:“我咋知道啊,小玉来了个电话,说都解决了,让我告诉你,啥事没有了,不用再回去了。”
  “小玉来了个电话?”他惊讶的问道:“都解决了?怎么解决的啊,东西还给陈俊生了吗?”
  魏霞往沙发上一靠,两只手掐着额头,叹了口气道:“她没说,我自然也就没具体问,总之是已经解决了。”
  见魏霞这个态度,他和青林都有点懵了,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愣愣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半晌,他才又试探着问道:“那小姜呢?他伤得那么重,送医院了吗?”
  魏霞苦笑了下:“你没听懂我刚才的话嘛,小玉的电话一共就打了十多秒钟,根本就不容我多问,直接就挂了。我都想骂这丫头了,既然这么能耐,昨天晚上哭哭啼啼的给你挂电话干嘛呀?搞得我们全家鸡飞狗跳墙的,还白搭了十万块钱,妈的,这账我找谁算去啊?就算不差这点钱,可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连句谢谢都没有,真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说完,双手抱在胸前,皱着眉头不啃声了。

  “十万......”谢东嘟囔了一句,挠了挠脑袋道:“给嘎子那么多钱吗?”
  “你以为呢?来了十多号人,人吃马嚼的,办这么大的事,这个数都是少的。”魏霞哼了一声:“算了,怎么解决的跟我也没关系了,总之,以后这丫头的任何事,我是再也不管了。还有你们俩,都不许管了!”说完,瞥了眼青林,翻了翻眼珠子道:“说错了,青林随便,你不许管了,非要管也行,别让我知道!”
  这叫啥事,又是刀又是枪的,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解决了,谁有这么大能耐呢?难道是常晓梅?好像不太可能啊,常局长在官场上确实有一定活动能力,可应对这种事,应该也没什么好办法吧?但除了常局长,小玉还能找谁呢?
  要知道,最后的结果,不仅仅是所有人全身而退,而且还把陈俊生和那帮打手统统绑成了粽子,这手段,绝对不可能是常晓梅能干得出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