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104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朱泉荣的死,在这里也早被人知道了,这里的人谈到朱泉荣除了外面的那些负面观点外,还是有人说朱泉荣以前做分厂厂长的时候,还是很得人心,很能干的
  估计是他从食品厂出去以后,开始腐化堕落,最后才落得了今天的下场。

  说这些话的入,大都是厂里的老入,沈明哲在分厂老干部家属区,就遇到了好几个这样的老人。
  而在攀谈过程中,沈明哲获悉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朱泉荣的家人就住在分厂领导家属区,一个老人告诉沈明哲:“朱厂长有一对儿女,大儿子已经结婚有孩子了,小女儿刚刚大学毕业,朱泉荣的老婆也是厂里的领导,现在已经退休在家了,我们经常都可以看到她”
  沈明哲当即问他,道:“那老伯,如果我现在就过去拜访他们家,是不是可以畅通无阻?”
  老人点头道:“那肯定没问题,绝对可以的,就在隔壁家属区”
  沈明哲心中有些激动,当即就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准备去朱泉荣家碰了一碰运气。
  他走到朱泉荣家的楼房下面,迎面便看见了一辆警车,警车中有一名丨警丨察躺在椅子上,眼睛睁得老大,注视着这来来往往的行人。
  沈明哲心中咯噔一下,明白今天进去可能难了。
  沈明哲佯装散步,就在周围慢走,没有过一会儿,就听到在楼下面有很嘈杂的声音,沈明哲过去看,便看到有两个戴眼镜的男人和一名丨警丨察在理论。
  “为什么不让我们采访?我们就只想听听朱副县长家人的观点和看法,为什么不可以?”有一名记者扯着脖子道

  一名年轻的丨警丨察用力的将他们从一楼楼梯口推出来,道:“现在案件正在调查中,不方便接受采访”
  两名记者拼身体拼不过丨警丨察,被强行赶了出来,两人很气愤,还要理论。
  就在这个时候,三楼的窗户忽然打开,从窗户里面伸出一个脑袋,一个女孩,二十出头的模样,脑后扎着马尾辫
  她伸出脑袋,便嚷嚷道:“我父亲并不是在夜总会死的,是有人要害他,被谋杀的”
  两名记者猛然抬头,其中有一位拿着相机拍照,那女孩是激动,道:“谋害我父亲的人,和鑫源食品厂有关,他们就是害怕我父亲捅出内面的黑幕……”
  女孩话说一半,后来就有人用力的拉扯她,将她拉进屋中。窗户随即关上,内面听到女孩的几声尖叫,然后再没有任何声响了。
  两名记者模样的男子准备撤离,但是很快,就冲出几名丨警丨察将他们的相机取下来,然后半劝说半强行的请他们上了一辆警车,车子开动,风驰电掣的驶得无影无踪了
  沈明哲忍不住瞅了楼上几眼,有丨警丨察就到他面前问:“你干什么?”

  沈明哲:“就走走,看见这里有人,以为是打架……”
  “不要到这里瞎逛,马上走”青年丨警丨察冷着脸道
  沈明哲迅走开,他临走的时候,还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楼层的三楼,刚才那个女孩的叫声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让他觉得这事不会那么简单
  沈明哲回到岳州的时候,叶建平也回来了
  而青云县委记黄芮春和县长施华亭就等在市委向叶建平汇报情况
  黄芮春在叶建平面前先检讨了自己工作的不得力,没能够带好班子,让班子出现了这样的丑闻
  朱泉荣的事件,太让人吃惊了,所造成的消极影响也太大了,给青云县委县政府造成了很大的压力,目前县委和县政府的核心工作,在消除这事的负面影响,让老百姓将注意力分散开去。
  至于朱泉荣的死因问题,县里党政班子的结论都是,朱泉荣死于心脏病,原因应该是吃了一种药,这种药中含有大量的兴奋药物,在极度兴奋的时候,会让人心跳放缓,然后心脏骤停毙命。
  在黄芮春汇报结束以后,市公丨安丨局刘华过来汇报情况,汇报的内容和他们说的相差无几
  最后,他还建议市委,这事应该要尽量低调处理,不宜拖的时间过长,而朱泉荣的死因问题,也应该要保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刘华是市委常委兼市公丨安丨局长,他入长得五大三粗、高高大大,很有一股子政法干部的威严气质。
  他汇报工作的时候,腰杆挺得笔直,一双眼神炯炯有神,说的每一句语气都十分肯定,毋庸置疑。
  他讲:“叶书记,朱泉荣的案子,我是亲自到了青云现场的,现场的情况和我们的口供资料,包括我们深入调查的结果,可以说证据是相当翔实清楚的,朱泉荣的死因没有异议
  实在是让人难以相信,朱泉荣这个人我认识,平常看上去很老实低调的,做事也还算比较稳重他在青云班子中,工作能力算是比较突出的,这样一个干部,竞然犯这种错误,一辈子的声名就这样葬送了”
  叶建平神色很平静,他点了一支烟慢慢的吸,良久不发一语

  一直等到刘华有些坐不住了,他道:“朱泉荣的这件事情,你自始至终都亲自把关了吗?”
  刘华略微沉吟了一下,点点头道:“自始至终,我都把关了这件事情的定性,没有异议”
  “是你没有异议,还是其他所有人都没有异议?”叶建平问道
  刘华嘿嘿笑了笑,道:“事实俱在,证据确凿,谁能有异议?我们办案只能讲事实。”

  叶建平嘴角抽了抽,露出了一抹让人琢磨不透的笑容
  “有两个事实,一个事实,朱泉荣的家人,他们并不相信你们所说的那个事实作为朝夕相处的家人,他们对朱泉荣的了解是不是真的就根据个人情感来的?还有……”
  叶建平说到这里,忽然摆摆手,道:“算了,算了,我就不说了,说多了不好”
  刘华脸色微微一变,道:“有什么话,您但说无妨你跟我说情况,我定然去认真的把这些情况都弄清楚、搞明白,朱泉荣这个案子,我们对外要保密,但是对内,必须搞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叶建平沉吟了一下道:“那好,有件事那就是那天和朱泉荣睡觉的女子,她在公丨安丨局被人录完口供后,被释放了为什么在那个时候被释放?是谁释放了她?”
  叶建平眼睛扫向刘华:“你知不知道,这个女人现在在哪里?”
  刘华怔怔不说话,他得到的汇报,是那女人被人保释出去了
  但是被人保释这话他万万说不出口,因为这么大的案子有疑点,最重要的嫌疑人怎么说能放就放?

  虽然,朱泉荣的死因问题“证据确凿”,所有的证据都证实,他的死和女子无关但是这事毕竞只过那么几天,就是没什么大事,那女子是失足妇女,那也可以拘留其几天,怎么就这样放了呢?
  而且这一放,就是无影无踪,不知道跑了哪里去了
  现在叶建平问到这个问题,真就是将了刘华一军了。
  徐杰的情绪有些沮丧,沈明哲见到他,他只是摇头叹气,道:“沈秘书,你看看,我们青云刚刚有点起色,现在出了这样的事,这对青云来说打击太大了。我们班子本来就是脆弱的,遭这一打击,更加脆弱了!”

  沈明哲轻轻的笑了笑,道:“徐书记,你今天非得请我出来,总不只是跟我说这个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