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89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沈明哲心领神会,拿着一瓶新开的白酒,逐个领导满杯的敬过去,当然也难免推杯换盏,每到一个人面前,他毕恭毕敬,“领导随意,我干了!”
  各位领导都喝到一定程度了,但不能真的随意了,那不是等于不给叶建平面子么?
  就这样轮番的轰炸之后,一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快结束的时候,钱宏终于赶过来了。
  他一来,现场的气氛又活跃了一番,大家一起又喝了一轮,然后才相互扶持着,东倒西歪的一起去棋牌中心去打牌。
  沈明哲帮叶建平拎着包走在最后,叶建平在走向棋牌中心的路上,把沈明哲拉到一旁,低声道:“你准备几个红包,一个大一点,不能少于2万块。待会你找个机会送给龚行长。还有五千块一个,给钱主任,其余的都给三千吧!”
  沈明哲吃惊的合不拢嘴,叶建平来省城之前,明确讲了,送礼不送钱,现在怎么改送钱了?莫不是喝多了?但他又不敢问,只能说“现在就要,还是明天?”
  叶建平知道他的意思,于是说道“现在,都去打牌了,万一被带钱,他们谁好意思开口借钱?龚行长那个是敲门砖,他今天喝多了给了八个亿,明儿酒醒了不认可不行,咱得给他提着醒儿。”
  沈明哲忙转头去忙活叶建平交代的任务,他隐隐有所悟,叶建平有他独特的政治智慧,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他随意应变的本事远高于沈明哲这种年轻的小伙子。

  沈明哲一直以为,送礼的学问,他理解得差不多了,但是他现在发现,自己领悟的东西还真是太少了,皮毛都没到。
  最近几天,作为酒精考验的领导干部,沈明哲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短短三四天时间,餐餐喝酒,而且都是白酒,整个人都被像被酒泡着一般,完全没有清醒的时候。
  凡是跟省委曹捷靠得近的人,叶建平都一一去拜访了,而且一定要喝酒。
  沈明哲听过太多关于叶建平铁腕强势的传言了,但是他真正跟在叶建平身边,才发现,叶建平不是像自己想象的那样,他的成功并不是一味强势的结果,叶建平的情商和智慧是相当高的。
  叶建平的工作作风,是大事上立场坚定,在小事上,他不拘小节。

  比如说很多官场上的潜规则,他并不标新立异,选择了默认。用叶建平的话说,一个人的力量太渺小了,什么时候都不能逆势而为,逆潮流而动。
  叶建平的玉州之行是卓有成效的,他将整个省委、政府、各厅局头头脑脑的关系都梳理了一遍外,更重要的是,他为岳州的发展找到了现实的资本。
  除了农行的八个亿贷款外,交通厅、发改委、乃至林业厅等单位都有所表示,将岳州的项目列入省重点工程予以资金和政策的支持,其中交通厅更是直接拍板了,要拨款五千万解决岳州通往北三省省道公路的主干道拓宽的问题。
  另外,叶建平这次向省委及江南各界传递了岳州将开启高速发展、生态型旅游战略的信号,要在发展岳州特色旅游、农业旅游的同时,要加大基础建设的投入,要将岳州和周边省市的联系通过高速公路路网串连起来。
  另外,叶建平提出了将岳州市南城区建设成新城区,这一想法得到了省委的强力支持。
  岳州新城区的规划,完全按照外国专家设计的花园城市路线走。对新城区的建设问题,叶建平已经拟定成立专门的管理会,通过招商、引人社会资本合作共建的方式,积极建设新城区。

  工作忙完之后,叶建平抽时间回了一趟家,而沈明哲没地方去,只能再去拜访童远山,上次没见到,这次碰碰运气也好。
  第二次找到童远山家的别墅就容易多了,到楼下的时候,沈明哲给张静然打了电话,张静然笑着说;“明哲啊,你来的正好,我正无聊着呢,徐婶的围棋下的太差了,你刚好陪我玩几把。”
  进门之后,沈明哲看到张静然和徐婶正在下棋,从形式上来看,徐婶基本不太会,看到沈明哲进来,徐婶赶忙站起来说,明哲你来,我要去擦地了,我就说这个我不会嘛。
  沈明哲就顺势坐下去,替徐婶下起来,张静然笑笑,没有做声,局面上来看,她占了绝对优势。

  沈明哲抬头看看,然后拿起一颗棋子,突然发现张静然趴着身子,笑着盯着棋盘,上衣敞开的大大口子,里面是真空一片,雪白的肌肤几乎充满了他的眼球。
  沈明哲的心跳瞬间加快了马力,他盯着那片雪白看了半分钟,才努力的扭转自己的注意力,不过他还是觉得自己捏着棋子的手有些微微发抖。
  他掩饰性的咳嗽了一声,稳定住心神,笑着夸赞道:“嫂子,你这棋下得真好,看来我没有多少机会了。”
  张静然身子微微前倾,悄声笑着摇头道:“明哲,你别谦虚,徐婶她是不会,你不一样啊,你有机会赢呢。”

  沈明哲听后就赶忙把心神从她的身体上挪开,盯着眼前的棋盘,专注地看了半晌,终于瞧出端倪,就点头微笑道:“哈哈,嫂子提醒得好,这盘棋虽然你有两个明显的优点,不……,两个明显的优势,但是也有一个漏洞,我刚才没看出来,你的优势在这个漏铜下可能被我攻陷哦。”
  说完后,他捏着棋子,在张静然的胸前晃了几下,才将棋子放在了一行黑棋的顶端,旁边是两簇错落的白棋。
  张静然长吁一口气,苦恼地摇头道:“就怕这样子走呢,哎,到底是被你看到了,这样就不太好堵呢!”
  这番话说得格外婉转动听,沈明哲的心就开始怦怦地跳了起来,他赶忙伸手摸起茶几上的一个苹果,啃了一口,说道:“我这个优势不是很明显,但多了这一颗之后,连接成线,就可以直捣黄龙了,毕竟嫂子的盘上有漏洞啊”
  张静然摇头道:“直捣黄龙问题到不大,我这两边的白棋封住了你的路,漏洞还是有机会堵住的.”
  说完后,她支着下颌凝思半晌,才又伸手拿了一颗白子,手落之处,结合刚才的局面,将沈明哲前进的路围了个严实。
  落棋之后,张静然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沈明哲伸出手指在棋盘上点来点去,叹息道:“这白子的布局,可没漏洞可钻了啊,嫂子让我一下吧?”
  张静然笑着摇头道:“不能让呢,让了那就没意思了,没漏洞可以尝试着探索啊。”
  沈明哲摸着下巴想了半晌,他垫着手里的黑棋,悄声道:“这边有条通路啊,不过需要形成合围之势,我就可以吃你了。”
  张静然笑道:“你想得不错呢,但这盘是输定了,这么下,你后面那些进不来呢,怎么形成合围?”
  沈明哲见她的棋路极好,就摇头叹道:“不能合围也没关系,只要靠上去了,你这两团白色就尽在我一手掌握……”
  张静然正微笑间,忽然觉得这话里的味道不对,她赶忙收起笑容,皱着眉头拿眼向沈明哲望去,却见他正举着一枚棋子刚刚按在棋盘上。

  似乎刚才那句只是他的无心之说,自己实在是有些多疑了,这才放下心来,把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抬手从茶几上拿起一杯白水,抿上一小口,继续看着眼前的棋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