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80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照说,他应该要支持叶建平,但是偏偏不是这样,在很多问题上,李海东的立场很坚定,让人不可捉摸!
  而叶建平应对李海东的手段也非常高超,李海东作为常务副市长,主管建设、交通、国土和财政工作。
  叶建平作为市委书记,在花钱方面,他是频频表态,项目上开销的越多,财政就越紧张,不过市委书记表态了,下面的人自然要跑上来要钱,这一来,就造成市财政工作很有难度。
  再者,城建、交通、国土都不是闲置部门,处处涉及到拆迁、安置、民工上丨访丨和重大项目的决策。

  李海东万般无赖,他不得不向叶建平每个月汇报工作,尤其是汇报财政工作,至少要让叶建平心中有底,市里面究竟还有多少可支配的钱?还能建多少项目?
  李海东积极的汇报工作,在态度上面就是进步,叶建平对这种进步是喜闻乐见的,同时也是有奖励的!
  和李海东关系较好的一个副县长,一直没提拔起来,叶建平打电话到组织部,让组织部安排将此人调整为县常委,这对李海东来说,也是伸出了橄榄枝。
  叶建平有这样的手段在前,沈明哲在后面自然要配合好!
  就在沈明哲要推开叶建平办公室门的时候,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了,赵志民迎面出来。沈明哲忙侧身让路,道:“秘书长!”
  赵志民淡淡的笑了笑,他一眼看见站在不远处的李海东,冲他点头道:“李市长,太抱歉了!刚才一点事和书记讨论,耽搁您的宝贵时间了!”
  李海东摆手道:“哈哈,赵秘书长说笑了,您是大管家,要说忙,你比我还忙!”
  赵志民哈哈一笑,不说话了,而是扭头对向沈明哲:“小沈,书记刚才跟我夸你了!说你能够干事,我本以为凯莱国际的事情会很棘手,这事他让你去摸情况,你动作倒是挺快的!”
  沈明哲直愣愣说不出话来,脸唰一下变红。
  沈明哲的本质工作,是给叶建平担任好秘书,至于其他诸如调查凯莱国际这类情况的事儿,那都应该是秘书长应该要做的事情。

  沈明哲现在等于是把赵志民的事儿做了,赵志民心中能没有疙瘩吗?
  赵志民的话说得很诚挚,但是沈明哲听起来,却是有些心惊,他不明白,为什么叶建平会向赵志民说这些,那不是挑矛盾吗?
  一旁的李海东听到赵志民和沈明哲的对话,脸上露出了笑容,道:“沈秘书确实不错,我看你跟叶书记也不会太久,迟早是要下去锻炼的,下去就可以独挡一面,年轻干部经历过基层锻炼,才能取得长远的进去,以后调任了省厅、甚至部委里,那才真是我们岳州的骄傲!”
  李海东哈哈一笑,走过去推开叶建平办公室的门,慢慢踱步进去,沈明哲轻轻的过去将门带上了……
  青云县合作社转型升级、促发展的部署,马上引起了社会轰动,市委抽调精干笔杆子组织材料小组,专门组织写合作社的相关材料。
  市委全体工作人员开会,正副秘书长,各科室负责人,秘书科的所有秘书等等聚集一堂,秘书长赵志民主持会议。

  赵志民首先强调这次组织撰写材料小组的重要性和任务的艰巨性,市委拿出来的文章,那一定要过得硬,代表着全市的标杆和水平,所以,撰写小组的工作任务艰巨,担子很重!
  赵志民这个开场白表过以后,在会场上立刻就引起了骚动,能进市委秘书各科室的人,都是从各区县挑选的精英,耍笔杆子都是本职工作。
  只是市委门户深,内部论资排辈厉害,一般的大材料,只有少数老笔杆子有机会碰。有些特别重要的材料,甚至是秘书长亲自操刀完成的。
  赵志民不是等闲之辈,几届班子做下来,其看问题的角度和方式就是不同,写出来的东西高度也不同,一般的小秘书就达不到那个高度。所以,领导重要的讲话稿,都是秘书长亲自把关的,秘书科的很多秘书,只能够弄一些边角料。
  正因为如此,赵志民召开要成立材料撰写小组的会议,大家情绪一下就调动起来了,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宣传部副部长陈霄阴测测的笑,发言道:“材料撰写小组,这是个精干的小团队。我看可以打破一些条条框框,两办笔杆子多,水平很高,比如像沈明哲这样能够写出大文章的人,但是两办的人都太忙了啊,小组带头人务必要全力以赴,这个牵头要么让我们来?”
  沈明哲一听这话,知道陈霄又在给自己惹事,他压根就没想竞争这个小组长,但是秘书长没发话呢,于是他淡淡的笑了笑,不打算和陈霄一般见识。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文人相轻,更别说陈霄说这话,等于就把沈明哲推到了最外面。
  陈霄认为沈明哲年纪轻轻,现在为市委第一秘,这就够让人眼红了,这个表现的机会,决不能在落到他的手里。

  其实沈明哲在宣传部的时候,就已经是岳州一支笔了,他进市委办的时候,就注意了这些,除非是叶建平特意吩咐的,除此之外一些主要的汇报材料,领导的重要讲话等等他都找赵志民请示,赵志民会安排政研室的老笔杆子陈骞代劳。
  陈骞这个人有股子傲气,对自己弄的东西很有信心,沈明哲对他的材料少许改动过,他都能看出端倪。
  有一次,市工商联会议,叶书记的讲话稿,这算是个大材料,陈骞的文章转交到沈明哲手中,沈明哲考虑到叶建平的个性和脾气,便对材料稍微动了一下,为了以示对陈骞的尊重,沈明哲拿着材料向他征求意见。
  陈骞讲:“沈秘书,材料这个东西啊,谁好谁不好,这都是没有定论的。关键看个人对会议精神的把控,摸不清这一点,怎么整材料?”
  他又讲:“沈秘书,我这年岁大了,年轻人的思维我是撵不上了。过了今年,我就准备提出退二线,先想办法把我这腰和脊椎搞好。我们这些老头子啊,要服老,老窝在一线,自己累得吃不消,又挡了年轻人的机会,这又是何苦呢?”
  沈明哲听了这话,明白是陈骞不高兴,嫌弃他这个年轻人竟然不相信老同志的领悟能力,于是他把稿子原封不动的送到了叶建平那里!
  叶建平看了那篇文章,就向赵志民反馈,语气有些激烈:“我早就强调了,讲话稿不要搞那么多理论性的东西,怎么就听不明白?讲话就是以事实为根据,讲实际的东西,讲大家关心的东西,放空炮的讲话稿能不能少一些?”
  赵志民黑着脸把那个稿子送给陈骞,狠狠的说了他一顿。
  陈骞这时才想起沈明哲的修改意见,他才明白,沈明哲能当上书记秘书不是浪得虚名的,还是有几把刷子,万万不能小视的。
  经历了那件事,陈骞本身危机感就强了,他就是靠耍笔杆子吃饭的人,如果笔杆子耍不动了,谁还让他占那个位子?

  所以,后面的很多材料,他有些拿不准得就主动找沈明哲商量,整的东西也是越来越贴合叶建平的胃口,两人之间配合倒是颇为默契了,对沈明哲的佩服之心也是与日俱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