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61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起来,沈明哲被破格提拔,还是正式走了组织程序的。
  对孟建波这次来找他的目的,沈明哲心里是有底的,无非就是想探听青云班子的调整意向,组织部可以推荐人选,但最终任命谁用谁还要市委班子讨论决定。
  叶建平将青云的事情处理妥当,针对青云班子调整的问题,叶建平应该是搞了两个方案,一个是组织部的方案,另一个是根据叶建平的意思,让秘书长赵志民准备的方案,由于赵志民是市长陈炎庆的亲信,所以这个名单中就可以看到很多的博弈。
  这两个方案,关系交错复杂,叶建平究竟怎么取舍,这是目前谁都不知道的。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叶建平希望利用这次机会,让组织部拿个态度出来!

  如果组织部提供的方案,不是叶建平心中的方案,叶建平可以否决这个方案,虽然表面很正常,但实质上这对组织部是一个敲打,间接的说也是一种不信任,说不定下一步,叶建平就会在组织部上面动脑筋,那就威胁到了组织部的切身利益。
  市委书记要掌控岳州的局面,必须要掌控两个条线,一个是组织部,另一个就是公丨安丨局,所以如果组织部不掌控在手中,干部的任免大权没有抓在手里,那怎么能控制岳州的经济发展?
  叶建平借青云班子调整这个契机,不仅要掌控青云,还要掌控组织部,逼迫组织部表态,这是叶建平治理地方采用的手腕高妙的地方!
  孟建波心中自然明白这一点,但是要准确摸清叶建平内心的意图,他还做不到,只能借助叶建平身边亲近的人,秘书沈明哲就是最佳人选。
  组织部长不能准确领会领导意图,这本身就是一种失职,所以孟建波找沈明哲的目的就显而易见了。
  “沈秘书,叶书记一直强调,我们岳州干部选拔任用,一定要唯才是举,要量才识用,这对我们组织工作来说,要求是相当高。最近,我们在很多干部推选的问题上,困惑重重,难以决策啊,尤其是尺度把握不住!”孟建波道。
  他顿了顿,话锋一转,“比如说,这次青云被免职的几名干部,我们怎么安排他们?安排他们在什么岗位上合适?对认错态度良好,改过自新的同志,我们又需要用什么尺度对待,这是目前我们感觉压力最大的地方!”
  沈明哲推了推眼镜,沉吟不语。
  孟建波见沈明哲不说话,他坐在沙发上手抚摸着沙发扶手,心中很是忐忑,自己一个组织部部长,屈尊来讨点信息,这小子竟然不发表意见?
  叶建平这个人很不一般,他让孟建波表态,但是表态的方式却是一个哑谜!
  孟建波不仅要表态,而且还要摸清叶建平内心的意图,表态是态度问题,孟建波能否领悟叶建平的意图是能力问题。
  但是这两个问题不是孤立存在的,孟建波如果没有能力摸清叶建平的意图,那就是能力有问题,这就给了叶建平下一步掌控组织部提供了合适的理由。
  孟建波揣摩不清叶建平的意图,拿出的人事调整方案遭叶建平否决,否决的不止是能力,还有态度!
  这就是叶建平的风格,上一次市委班子会议的时候,叶建平就严肃的批评了市政法委书记兼公丨安丨局长刘华,由此可见他态度的强势。
  本来,孟建波经过多方调研,他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叶建平的意图,已经有了一份成熟的方案了!

  但是就在他自以为方案成熟的当口,秘书一处处长徐杰托关系找到了他。
  这件事起因是市人大主任郭玉坤请他吃饭,孟建波到了地方,才发现徐杰也在。在饭桌上,郭玉坤暗示,今天这饭其实是徐杰请客,原因嘛,就是在一处呆的时间太久了,想活动一下。
  孟建波当时颇为惊讶,徐杰不久之前被叶建平从秘书的位置上撤了下来,现在还能动?但是他转念一想,觉得这里面可能有问题。
  郭玉坤是老官场,做事向来都是讲究分寸的,怎么可能这一次就如此冒昧?
  当天晚上,孟建波便去和郭玉坤几人玩牌,徐杰在牌桌上大方得很,一会儿功夫送了五万多块钱,眉头都没皱一下。
  借打牌的时机,孟建波和徐杰说了几句话。徐杰谈吐清晰,不卑不亢,分明就没有下面干部见他的那种谨小慎微,反倒有一种胸有成竹。
  孟建波当天晚上回去,就来回思索这个问题。

  孟建波的方案是基于什么制定的?他就是基于赵志民的方案制定的。
  赵志民是个什么人,赵志民有些什么人,基本都要经过陈彦庆的过目,这些孟建波都知道。
  他想,如果两份方案相差无几,那这不就是最好的表态吗?就算叶建平不满意,也不至于单单批评组织部。
  但是,这半路杀出个徐杰,这又是怎么回事?他分明记得徐杰的名字已经被赵志民勾掉了,因为屡次推荐,却得不到叶建平的重用,陈彦庆已经不想再用这个人了。
  孟建波的思路乱了,他搞不清楚事情究竟怎么走向了,这才有了他今天来见沈明哲了解情况这一手。

  “孟部长,说句实在话,您说的这些东西,我都似懂非懂!但是有个态度,书记是很明确的。那就是对犯错的同志,能够给予改过自新机会的,要尽量给予他们机会。”沈明哲道。他额头上冒汗,说这几句话,他动足了脑筋。
  有些事情不能够说破,只能说得似是而非,能不能听懂,能懂多少,那就是个考验悟性的事情。
  沈明哲清楚,叶建平要孟建波和赵志民分别拿青云人事调整的方案,这不仅是利用这件事情要掌控孟建波,更重要的是,他要探探下面的人,有多少可以为他所用。
  孟建波如果拿出来的东西,真的和赵志民雷同,那充其量只能算是态度可以,但是能力还是欠缺。
  岳州这个大个摊子,叶建平下面的人如果意见全部统一,那就说明出了大问题,什么叫蒙蔽视听?就是你想听到的声音传不上来,那他这个市委书记还怎么当,就成了孤家寡人了嘛。

  显然,叶建平是这方面的高手,陈彦庆是本土派的顶梁柱,他手下有一股力量,叶建平就需要有其他的力量来牵制他,这便是仕途里面的制衡,任何事情都需要平衡。
  孟建波和沈明哲聊了很多,他越聊心中越吃惊,他是官场老油条,哪里有他用心还看不透的事儿?
  事儿看透了,孟建波心中却舒爽得很,能够和赵志民有不同的方案,这是他最高兴的事儿,这不仅是两个人的意气之争,更牵扯到以后在班子中的地位和发展……
  中午的时候,张雨寒打电话过来,问沈明哲什么时候回家,没有领导的指示,沈明哲只好在办公室待命。
  直到下午上班的时候,叶建平才打电话过来,说今天不回岳州了。
  沈明哲看看时间,距离晚饭还早,回家就对着一个小魔头,确实有些把持不住啊,再者坐了大半天实在腰酸背痛,决定去市委的健身中心活动一番。
  岳州市委的健身中心是室内游泳馆,再加一个室内篮球馆,他在登记处领了泳裤,就直奔了游泳馆更衣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