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58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小悠犹豫了一下,看看尴尬的衣服,还是接过了他的外套。
  看着沈明哲离开,徐小悠从前面穿进去沈明哲的外套,遮住了胸前没有扣子的尴尬,她抬头看看沈明哲的背影,越发觉得这个人太复杂,这么晚的时候,他怎么会一直站在这里?不过想想刚才被他看到的尴尬一瞬,她的心里又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个男人总是让她尴尬万分。
  这一夜,对市委书记叶建平来说,注定是要无眠的。
  沈明哲回到招待所的时候,刚好看到叶建平在等电梯,于是问道:“叶书记,您怎么现在才回来休息,你的腰不好,可要注意休息啊,今天本来要给你熬些药材的,也给耽误了。”
  “有些事情,还是没想明白,公丨安丨局结果还没出来,许军民的遗体后天就要火化了。”叶建平抬起头来,眼神里充满了疲惫。
  看着叶建平的疲惫的神色,沈明哲突然觉得当领导也蛮可怜的,该强硬的时候很强硬,但无奈的时候,又是那样的无奈。

  “咦,小沈,你这脸上是怎么回事?”叶建平这才注意到沈明哲的脸上有被打过的痕迹,似乎还有些肿,嘴角有些红色的印迹,似乎是血。
  沈明哲说道:“刚才在外面散步,灯太黑了,不小心摔了一跤。”
  沈明哲轻描淡写的说道,“我倒觉得招待所里还要加强一下亮化和监控工程,如果这块完善了,也许今天的事情调查起来,就简单多了。”
  “恩,你说的有些道理啊。”
  叶建平和沈明哲说着话,回到了他的房间,沈明哲今天的推测和自己的猜测非常吻合,但是以他的身份说出来是不合适的,但是以沈明哲的身份却非常合适,他心里对这个秘书更满意了。

  “今天我多说了一些话,但愿没给您添麻烦。”沈明哲说道。
  “该说的时候,年轻人应该勇敢说,不要怕得罪人,当然不该说的时候,自然就要少说一些。对了,你是传媒大学毕业的吧?”叶建平似乎想起些什么
  “传媒专业的大学生,眼界都比较开阔,看问题的角度很敏锐,适当的时候,大胆发表自己的想法,年轻人不要过度谦虚……”
  能让市委书记夸奖的这么明显,谁都免不了会轻飘飘,想想上班这么久以来不被人认可的憋屈劲头,沈明哲心里暖暖的。
  不过沈明哲确实优秀,家传中医的底子,矫健如飞的体魄,文才犀利的才华,加之他几乎过目不忘的记忆力,这些足以让他骄傲的资本,唯一的短板就是没有强劲的背景。
  年轻人的思维总是天马行空,沈明哲夸夸其谈,一些不切近期目标的宏伟蓝图在他的嘴里落地生花,却让叶建平听的津津有味。

  这时候,徐小悠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用沈明哲带来的中药,给叶建平熬了一晚药,端了过来。
  叶建平抬头看向站在门口的徐小悠,问道:“小悠,你说说看,按照小沈的思路咱们能不能治好岳州?”
  沈明哲这才注意到徐小悠站在门口,已经听了好一会儿,但接下来,他又下意识的想:徐小悠跟叶建平什么关系?叶建平竟然这样问她?
  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她一个招待所副所长,虽然说她负责叶建平的生活起居,但她悄无声息的站在旁边听上半天,就有些不太讲规矩了。
  徐小悠听了半天,其实她不太懂这些,但是看到沈明哲夸夸其谈,她的内心还是很佩服的,当年认识丈夫的时候,他也是一个大才子,文思泉涌让她钦佩不已,但命运弄人,自己的丈夫却早早摊在床上,几近废人。
  徐小悠端着中药,缓步走进来,伸手递给了叶建平,说道:“沈秘书是岳州出了名的才子,他的思维可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年轻人容易冲动,想了不该想的事情,要做的话,还要够胆量。”
  沈明哲看着徐小悠看过来,忍着不去看叶建平的脸,他明白徐小悠这句话并不是针对他的治市方针,而是说他色胆包天,想了不该想的事情,却还不够胆量。
  徐小悠前倾着身子,在灯下看了看沈明哲脸上的伤,有些浮肿,于是问道:“沈秘书,你这脸可没事吧?”
  她的头挨得沈明哲的脸很近,那种香味,一股脑儿钻进他的鼻子里,浸入了他的骨子里。

  沈明哲不知道徐小悠的关心是不是由衷,但也不得不承认,让她这么“关心”的看着,他心里情不自禁的感觉到有那么一点儿舒服。
  有些女人,确实有这样的天赋,柔和的眼神能直接把男人的心泡软了,而且徐小悠的容貌又是这么明艳迷人,身材又是如此的诱惑,几乎没有几个男的能抵住她的诱惑吧?
  但也很显然,此时的徐小悠是在有意识的利用自己的天赋,她对这个男人产生了一些好感。
  沈明哲心想:要不是叶建平在跟前,自己可能都忍不住会冲动。

  沈明哲只是轻轻的摇了头,笑道:“没事?我这身板,路不平,摔了自己,还怕压坏了石板呢。”
  沈明哲的从容自如,反而叫徐小悠有些难堪,抬起头说道:“招待所里有些路是不太平整,晚上的时候,别到处黑灯瞎火的乱走,要不下次再跌一个狗啃泥,哈哈”
  沈明哲摸了摸鼻子,知道徐小悠在怪他突然出现在她的身后,他转而跟叶建平说道:“对了,刚刚跟童部长谈过话,还没有跟您汇报呢……”
  “童部长找你谈话,那是你们直接的事情,其实不用跟我汇报什么。”叶建平见沈明哲还算聪明,让沈明哲到房间的本意正是如此。
  他心下稍稍放松,跟聪明人说话就省事,他端着那碗中药,一口气喝了个见底,然后身子往沙发后靠了靠,使自己看上去没那么关心这事。

  “其实也没谈什么,主要就是说了一下我在现场的发现,我和童部长确实还有些渊源,机缘巧合,我和童部长的哥哥比较熟童远山有过一点交情,所以……”
  “哦?你还认识童远山”叶建平果然吃惊不小,身子又坐直起来。
  “不巧的事情而已,还算相熟,童远山看得起我,让我以兄弟相称,”沈明哲怕把牛皮吹破了,只是轻描淡写解释。
  “哦……”叶建平应了一声,笑道,“原来还有这层关系,童家的大方集团可是全国性的大公司,以后咱们招商引资,可以让你出马了,你可要为岳州尽一份力啊,哈哈。”
  “岳州用得到我,我一定尽力。”沈明哲笑着说。
  “许军民同志就这么走了,叫人很是痛心,虽然他有问题,但罪不至于此”叶建平转而说道。
  “听童部长的意思,许军民的死应该是一场阴谋,但事情涉及的层面问题,恐怕上面也不想事态再复杂下去……”
  听沈明哲这么说,叶建平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上面的做法,他心中早已猜到了。
  第二天早上的,天才蒙蒙亮,沈明哲就被电话吵醒了。
  由于昨夜睡得很晚,这时候正沉浸在美梦中,而且是个香艳的美梦,梦中女人的身材像极了徐小悠,不过还没有进入正题,手机就响了。
  他极不耐烦地接起来道:“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