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56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沈明哲和其他男人一样,他也会垂涎徐小悠的美色,他想象着她这个守着活寡的女人,在漫长的夜,该是经历着怎么样的煎熬?
  徐小悠眼角的余光,还是可以看到沈明哲的,她感觉到沈明哲的目光在直钩着她身体哪里,于是微微侧过去一些。
  她以前觉得他不过是个跟班的秘书,没想到还有这么多心思,竟然能挖掘到这么多疑点。
  徐小悠到招待所之后,也看到一些疑点,但她不敢随意揣测,这可是事关人命的大事,她也只是想息事宁人。

  但是看到沈明哲大胆推测之后,竟然得到了市委书记的认同,这也说明了叶建平心里也有这些疑问,她不得不佩服沈明哲的观察力和心机,想到他那双色呼呼的眼光,徐小悠心里瞬间也升起一阵寒意,她断定这个人肯定不简单。
  童远峰及随行工作人员,都给安排在主楼休息。
  主楼里有上级领导住宿的专属接待区,沈明哲带着童远峰住进了招待所。
  童远峰让工作人员先出去,翘起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等沈明哲泡好了茶水,他指着身边的沙发,对沈明哲说道:“过来坐吧,只有我们两个,随意一些好了。我过来之前,就觉得事情并不会太简单,没想到果真很复杂,你的观察力和判断力不错……”

  其实童远峰已经料到了事情的结果,能处理到这个程度,他还是比较满意的,看着家里人曾经提过的沈明哲,他内心还是挺满意。
  在童远峰的眼里,沈明哲算得上英俊,还有些不俗的气质,那种气质是与生俱来的,那种孑然而立的感觉,同时还有细腻的内心,是个难得的人才。
  如果不是刚好沈明哲就在事发现场,他到也想找机会看看这个年轻人。
  沈明哲在沙发上侧身坐下,大部分身体对着童远峰,其实屁股仅仅坐了一小半儿。

  “招待所辅楼的窗户定时肯定是锁起来的,不可能只有这一间是开着的,事发的时候,一楼大厅里没人,也没有监控设备,所以不知道是否有人到过418房间,不过凭着卫生间里的水迹和用品的摆设来看,许军民应该是打算洗澡的,或者是刚开始洗,就心脏受不住发病了,但是即便发病,他没力气爬窗的,意外跌落也不成立,但是自杀我也不相信,所以我就起了疑心,张明新推测说是心脏病发,取药的时候,跌落窗外,当时就觉得他的话有问题……”

  “这么说,你也不确定许军民不是自杀?”童远峰倾过身子来,兴趣更大,沈明哲没有足够的把握,还闯出来搅局、破局,除了足够的聪明之外,还需要足够的勇气。
  事实上情况也极险,如果叶建平也是想息事宁人的态度,那叶建平和陈延庆已经初步达成了一致,沈明哲这么说的话,就等于直接挑衅了市委书记和市长,他这个秘书的日子铁定到头了。
  “我应该能确定吧,但是这种确定肯定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只能凭我对许军民的了解。”
  沈明哲并无意偷听到赵志民跟别人汇报的事情也告诉了童远峰。
  “赵志民及张明新事发时都在招待所,要做手脚,也只有他们能做手脚,张明新是所长,他可以拿到招待所的所有钥匙,叶书记到现场的时候,已经事发了,我与徐小悠一起到招待所。”
  “而且赵秘书长和人通了电话,被我无意中听到了,他说张明新处理了现场,这和张明新第一个到达现场的事实相符,所以我怀疑是张明新,或者别人进了418房间,刚好看到许军民心脏病发,于是将他推出了窗外,这样乾玉高架的事情,开始就蒙上了阴影,以后查起来就困难了。”
  “哦,你小子的推测够大胆的。”童远峰也没有想到事情背后有这么多曲折,也没想到沈明哲的心思会这么缜密。
  童远峰了解过情况,又多问了一句:“你这个猜测如果正确的话,你就捅了马蜂窝了,有没有想过离开岳州?”
  沈明哲对童远峰不熟悉,他并不知道童远峰产生了想要带走他的想法。
  童远峰在官场里浸淫已近二十年了,他坐到省组织部部长的位子上,眼力之敏锐,思维的全面和周全并不是普通人能比的。
  沈明哲一愣,随后笑着说:“离开岳州,能去哪里啊,我才跟着叶书记不久,应该不会有人敢对我怎么样吧。”
  “恩,你是个有正气的年轻人,不过你也要有心理准备。毕竟老许的死对乾玉高架的调查是个敏感的事情,省里应该也不会搞太大。”童远峰说道。
  沈明哲点点头,知道童远峰这么说,是不想再让事态再复杂化、扩大化,许军民死了,如果真如沈明哲的猜测,抓住了凶手哦,在顺藤摸瓜,可能牵扯到的利益集团就不仅仅在岳州了。
  招待所的专属接待区和日常住宿是分开的,沈明哲汇报完情况之后,从专属区来到大厅,打算走楼梯回房间休息。
  一个丰盈的背影一闪而过,飞出了招待所的门厅,那不是徐小悠吗?
  ————
  陈彦庆回到办公室里,将窗户关严实,合上窗帘,气呼呼的坐在椅子上,然后死命的撕开了让他快要呼吸不畅的衬衣扣子。

  赵志民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同样是沉默的黑着脸。
  陈彦庆克制着喘了几口粗气,压抑自己即将爆发的火气,沉声严肃的问:“你不是说张明新处理好了?现在可怎么回事?”
  赵志民叹气的拍着桌子,说道:“哪里想到童部长会刚好过来,也没想到会弄的这么复杂,你也知道,让许军民闭嘴是上面的意思,但是小张的手法确实不妥;都怪沈明哲这个小子乱捅马蜂窝啊,叶建平开始也没说什么,都是被这个小子给缴了起来,不过他们也没有证据,陈市长尽管放心。”
  “你们真是吃了豹子胆了,这是命案,做的这样疏忽,告诉张明新,一旦事发,他要做好准备,事情只能截止到他身上。”陈彦庆背抵着老板椅,眯眼看着赵志民。
  “我做事唯恐不够小心啊,小张这次也是尽力了,要不结束之后,让他辞职吧?”赵志民和陈彦庆的关系,并不是个人的关系,他是政坛不倒翁,处理问题的方法还是很周全的。
  “那也只能这样了,但愿能够平安过度了,你以前也小看这个沈明哲了,”陈彦庆蹙着眉头,揣测的说道。
  “招待所的副所长徐小悠没发现什么吧?”
  “应该没什么发现,她今天的态度是尽快低调处理呢,”赵志民顺着陈彦庆的语气说道,“而且她主要负责的是接待和叶建平的起居,所以根本不会触及到我们。”

  “那也不能不防,这段时间,还是小心点。”陈彦庆眉头锁紧,说道。
  “那这两天怎么办?”赵志民小心翼翼的问。
  “我突然觉得也未必就是坏事,”陈彦庆坐在椅子上摇晃着说道,“整件事怎么处理,也扯不到我们头上来,而且法医说了确实有心脏病发的迹象,至于怎么会跌落阳台,那就是一团疑案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