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469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电话这次打通了。林静应该是和孩子一起睡着了,接起电话的时候,好像还有点迷迷糊糊的。
  “小静,你赶紧回家,爸出事了。”他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道。
  林静一愣,随即紧张的问道:“爸出什么事了?他......他不是住院了吗?”
  “你先别问了,你赶紧收拾一下,我一会让青林去接你。”说完,他便挂断了电话。
  给青林打完电话安排好了一切之后,120急救中心的人也赶到了,经过检查确认,林浩川已经死亡,出具了相关证明,急救人员便告辞了。
  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来得稍晚一些,他们将老人的遗体抬到床上,正打算装入棺椁运下楼,林静和青林急三火四赶了回来。

  看着父亲的遗体,林静一时有点没反应过来,她说什么也肯相信,早上还一切正常的爸爸,怎么会突然成了冰冷的尸体呢?在沉默了几秒钟之后,忽然一头栽倒在地,人事不省了。
  等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林浩川已经被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抬下楼了,她顿时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声,拼命挣扎着要冲下去,却被秦枫死死抱住,动弹不得。
  “小静!小静!”秦枫大声说道:“还有冬冬呢,你冷静一下好不好!”
  一提到孩子,林静似乎愣了下,随即靠在秦枫的怀里,开始嚎啕大哭,哭倒最后,本就虚弱的她,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连站都站不住了。

  此时此刻,青林的才干充分显现出来,在他有条不紊的安排下,市公丨安丨局、卫生局以及林静单位的有关人员相继赶来,大家七手八脚的布置好了灵堂,等一切都安排妥当,林静和秦枫作为子女,要为老人上第一柱香。
  林静已经平静了许多,在几个女伴的搀扶下,上过了香,然后就在一旁默默的流泪。出乎大家意料的是,秦枫手捻三炷香,磕头行礼之后,忽然放声大哭,而且哭得惊天动地。哭到最后,几乎险些晕倒,令包括林静在内的所有人都为之动容。
  那种哭,绝对没有表演成分,完全是一种情绪的释放,情真意切,实心实意。
  林浩川为官多年,门生故吏遍布省城的公检法司各个部门,去世的消息一经传出,便有人前来吊唁。秦枫贵为卫生局局长,手下自然也不肯落后,再加上林静单位的同事,一时之间,小区道路两旁的车位几乎被停满,声势之大,令人侧目。
  晚上的时候,市公丨安丨局和永安医院的领导也到了,祭拜之后,永安医院的院长显得很紧张,小心翼翼的道:“林老这个事,我们院方有责任,我已经勒令干诊今天值班的医护人员停职反省了,一定严肃处理。”
  秦枫听罢,摆了摆手道:“算了,别为难他们了,谁也不愿意发生这样的事,再说,跟他们也没什么关系。”
  “可是,林老毕竟在我们这里住院,如果医护人员细心一点,及时发现,就不会造成这样的后果......”院长还是谨慎的说道。
  “爸应该是要回家取手机,中午的时候,我们俩通话,他就是借别人的手机打的,这事也怪我,他说要回来取,我也没拦着.......”林静在一旁说道,然后又呜呜的哭了起来。
  秦枫叹了口气,一只手用力的掐着自己的额头,不无遗憾的道:“今天这事也都赶到一块去了,楼上那家装修,运残土的车就停在楼门口,我的车进不来,只好停得远一点,不然的话,哪怕能早进屋一分钟,都有可能救过来。”说完,林静听他这么说,心里更加难过,哭得简直泣不成声。

  “二位节哀吧,这都是意外啊,不过,林老的丧事一定要隆重些,市局已经成立了治丧小组,一切你们就都不用操心了。”市公丨安丨局的领导安慰道。
  秦枫连连点头,林静也止住哭声,深表谢意。
  “还是那句话,别再为难几位医护人员了,爸爸如果泉下有知,也不会同意你们这样做的。”临分手的时候,秦枫还没忘叮嘱医院院长。
  送走了众人,几个女伴陪着林静说话,秦枫则将青林拉进了书房。
  “有一件事,必须你亲自跑一趟。”他压低了声音说道:“省城有个法缘寺,你知道吧。”
  青林赶紧点了点头,那个寺庙在西北郊,虽然不算很远,但在山里,开车来回怎么也要两个小时。
  秦枫看了眼手表,然后又道:“法缘寺的住持普济大师,是我的好朋友,刚刚已经联系过了,你这就开车去,晚上八点之前务必将大师接过来。”
  青林有点糊涂,小声问道:“林老是公丨安丨局高级干部,还是党员,请个和尚来,是不是不妥当啊?”

  秦枫摇了摇头道:“请普济大师来做法事,是我个人的行为,跟市公丨安丨局无关。但最好也别太声张,低调一点,记住了吗?”
  青林赶紧连连点头,起身就要走,却被秦枫拉住了,他拉开皮包,拿出一把钥匙道:“这是我办公桌的钥匙,你先从里面拿十万块钱带上,直接给普济大师。”
  青林接过钥匙,略微犹豫了下,试探着问了一句:“秦局,还有个事,我师父那边,需要通知一下吗?你一直忙,我也没时间请示,所以还没通知。”
  秦枫皱着眉头想了下,点了下头道:“那你就给他挂个电话吧,就说是我让你通知的。”
  青林应了一声,这才转身出去了。从窗户里看着青林驾车离开,秦枫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从事发到现在,他的精神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似乎只有不停的张罗忙碌,才能缓解内心的恐慌和不安,这会局面稳定了,他的精神也略微放松了些。
  “秦局长,秦局长......”外面有人喊道。应该是又有吊唁的人到了。
  他赶紧应了一声,推门从书房里走了出来,猛一抬头,林浩川的遗像突然映入眼帘,那一瞬间,他感觉岳父大人正盯着自己,那深邃锐利的目光仿佛能将他的五脏六腑都看穿似的,不禁毛骨悚然,两条腿当时就有点软了,手扶着墙壁,连步都迈不动,只是在心里默念道:阿弥托佛,佛祖保佑啊,这事......真的不怪我啊。
  林静见状,赶紧走过来,扶着他柔声问道:“小枫,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他低着头,好半天才勉强说道:“没事。”
  “小枫,都是我不好,以后我再也不跟你闹了。”林静眼泪汪汪的道:“今天我才知道,你是多爱我和爸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