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53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想一直坐在房间里也不是办法,沈明哲又下了楼,从招待所西侧的水杉绕道了水廊边,他站在水杉的阴影里,刚好也挡住了月光的轻洒,418房间的窗户开着,他把里面看了个清清楚楚。
  叶建平依然在房间里踱步,其他人也围在房间里,沈明哲观察着他们不同的表情,楼里的人,肯定想不到外面会有人偷窥着这里。
  透过一楼大厅,他看到两名登记的女孩子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旁边踱步的依然是两名丨警丨察,从出事到现在,他们都没有离开过。

  在场的人都看着叶建平,赵志民的眼神中充满的担忧和疑惑。
  沈明哲一个一个看过去,竟然没发现市长陈延庆。
  不管在哪里,一个地方上的市长跟市委书委,关系能融洽的,少之又少,但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市长又是市委副书记,竟然还没有露面,这就有些不寻常了。
  叶建平应该是踱步累了,他靠在了窗边,大声的问道:“陈市长怎么还没来?”
  赵志民回答的声音很小,沈明哲听不清楚,但看得见叶建平脸上的神情,颇有不满跟不耐烦。
  “省里的童部长刚好路过岳州,听说了这个事情,马上就到了,老赵,你打电话告诉陈市长,不管他什么事情,暂时放放,马上赶到这里。”
  叶建平坚持要陈彦庆出面,沈明哲能理解,在许军民的突然死亡,如果仔细追究起来,关系甚大,这是接受审查期间,突然就死亡了,是不是掩盖事实真相?
  省里一旦认真起来,市委书记和市长都有责任,叶建平不能避免,陈延庆也肯定是一起垫背的人。

  叶建平心里很清楚,出了这么大事情,陈彦庆还躲着不出来,他这是想规避风险,说明任何事情都和他无关。
  沈明哲心里暗想,如果他告诉叶建平,从头到尾,都是陈彦庆躲在背后遥控赵志民、张明新他们,叶建平会怎么想?
  他如果帮助叶建平取得掌控权,把陈彦庆阴谋揭开,是自己可以展现才能的最佳机会。
  没多久,招待所又开进来一辆黑色奥迪小轿车。
  沈明哲看到那车挂着“江A”的车牌,显然是玉州来的车子,回想叶建平曾说的省里的童部长,沈明哲心里突然有了一些想法。
  紧跟着“江A”进来的是岳州市的2号车,沈明哲一看,这是市长陈延庆进来了,不过如此默契的跟着省里的车屁股进来,也太巧合了吧?莫非他一直在外面等着?
  陈延庆虽然停在“江A”的后面,但是却提前下了车,他赶紧迈出几步,走到黑色奥迪车跟前,热情的拉开了车门,车里下来一个高冷俊的男人,黑色窄领中山装,平头,带着宽边眼睛。
  沈明哲想到叶建平说的省里的童部长,应该就是这个人了,童部长?童部长?沈明哲在心里默念两遍,突然想到一个人,莫非他就是童远山的弟弟,江南省组织部部长童远峰?
  看着陈延庆大显谄媚,沈明哲心里一动,凭着他和童远山的关系,应该有机会和童远峰聊上几句吧?想到这里,沈明哲大步朝辅楼走去。
  叶建平对陈延庆的姗姗来迟非常不满,而陈延庆又抢先一步,迎上了省委组织部长,如果陈延庆先一步汇报工作,那叶建平就被动了。
  以前在宣传部的时候,他得罪了很多人,但他从没想过得罪市长这种级别的领导,但现在他管不了这么多了,有童远峰在这里,就算陈延庆是地头蛇,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陈彦庆神色凝重的握住省组织部部长童远峰的手,说道:“童部长,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与剑平书记都深感悲痛;刚才一直在洽谈一个重要的招商项目,拖到现在才赶到这里,实在是很愧对许军民同志……”
  陈延庆短短的几句话,先把自己排除事件之外了,说明案发时间,自己正忙于政务,毫不知情。
  多余的话,陈彦庆也不再多说,只是用力握住童远峰的手,以示他内心对许军民的惋惜和悲痛。
  童远峰脸上很平静,但内心并不平静。

  他本身只是路过岳州,给叶建平打了个招呼想住一晚叙叙旧,没想到叶建平简单汇报了这个突发事件,能当上省委组织部长,童远峰的思维敏锐性可想而知了,他意识到事情的性质可能有些严重,让叶建平通知许军民的家属,又亲自赶来驻地询问案情。
  在童远峰赶往岳州的路上,岳州市委书记叶建平又进一步向他汇报了细节——光着身子死在辅楼窗外,由不得人不往那种事情上想,又在隔离审查期间,事情的复杂性,远远超过普通的跳楼自杀案件。
  许军民青云县的县委书记,涉及到乾玉高架这个省级重点工程,他突然死了,还是这样蹊跷的方式,让省里一些部门也非常被动。
  童远峰站在车门前,等着叶建平下台阶来跟他握手,他看似与陈彦庆寒暄,却暗自琢磨陈彦庆的话:陈彦庆把自己撇的很干净,那接下来的事,就要听叶建平的汇报了?

  叶建平当然也听到了陈彦庆把自己撇的很干净的话,他心里虽然不满,但也没有办法,招商引资本来本身就是市政府的工作,他也不能断定陈延庆说谎了,只是对他的姗姗来迟,心怀不满而已。
  “许军民隔离审查期间,由于意外,坠楼身亡,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气绝了,市委和市政府没有做好监管责任,请组织上批评……”
  叶建平斟字酌句,一个多余的字都不愿意多说,指着身后张明新等人,对童远峰说道:“张明新是岳州市政府后勤部主任,也是招待所所长,许军民坠楼之后,是他最先发现的,他对情况最清楚。具体的情况,还是由他来跟童部长汇报……”
  从叶建平缺乏感情的介绍里,童远峰听不出太多的消息,甚至比叶建平在电话里的汇报还要简洁。
  就在这时,陈延庆的秘书郭俊山已经带着许军民的家属来到了招待所,由于现场已经封锁,许军民的尸体已经被法医拉走。
  陈延庆看到许军民的家属到了,跟童远峰咬了一下耳朵,告诉他,家属到了,不过童远峰也只能先处理问题,于是说:“那张所长先介绍一下当时的情况吧……”
  其实他也想着许军民的家人,听别人介绍里了解到具体的情况,冲击力应该比直接去看到被法医解剖的尸体要小一些。
  童远峰转身看去,看见一个年轻人大步从辅楼走出来,他同时又注意到岳州市委书记叶建平的眉头下意识的皱了一下。
  “沈明哲啊,刚才就打你电话呢,你去哪里了?”赵志民看见沈明哲突然从辅楼出来,便问道。
  沈明哲没有理会赵志民,看向童远峰,心想童家果然实力超群,童远峰看起来就像个精明的猎手,那种气质让人觉得有种凌空的威慑力。
  沈明哲看了童远峰一眼,又转眼看向叶建平,说道“我手机没电了,刚好想到有一个小问题,就上楼去验证下。”
  许军民的爱人猝受噩耗打击,也是伤心过度,在车上就哭晕过去几回,此时虚弱得快说不出话来。
  叶建平看到沈明哲的神色,也怕他说错话,忙说:“小沈,你想说什么?童部长面前,可不能乱说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