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52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啊,刘组长通知我们中午不打扰他的,本来我们要调班呢,结果短信没看到,所以就耽搁了,就算赵秘书长也在招待所,也没起到什么作用啊,谁知道啥时候跳的,我送午饭的时候,他还好好的呢!”
  其中一个女孩子说话脆生生的,她的话却叫沈明哲心头一颤:许军民跳楼的时候,赵志民在招待所?

  沈明哲握了握拳头,不动声色的走下楼,他点了一支烟,站在副楼门口,看着L型布置的招待所,月光初上,映照着这排水杉,路边的水廊里红色的金鱼在慢悠悠的游着,一道道波纹抖动了主楼的倒影。
  谁能想象,就在这看似温馨而静谧的夜色里,华灯初上,银白色的月光里隐藏着一道道刀光剑影,现实是那样的凶险和残酷。
  沈明哲暗自揣摩着,他起先不明白市招待所所长张明新为什么故意将水搅浑,但得知在许军民死亡的时候,赵志民也在招待所,倒有些想明白了,市长难道故意要搅浑这潭水?
  沈明哲抽着烟,走到水杉后面,沿着水廊坐在水边,看着月光如水,他心里却久久不能平静。
  他坐在水边,香烟在嘴里一支接着一支燃烧着,许久之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沈明哲转头,看到从辅楼里下来一个人,借着路上昏暗的灯光他看到赵志民朝这边走来。
  赵志民四下张望了一下,在确定没人之后,拿出了手机。
  “嗯,是的,张明新在现场,卫生间里有些水渍,负责登记的小姑娘来的时候,已经处理完毕了,是从窗户跳下去的,法医确认已经死了,是的。”
  “嗯,嗯……”赵志民连“嗯”几声,又接着说,“是的,辅楼由于办案需要,没有安装监控设备,目前法医还没出报告,叶书记已经在现场了,看起来很生气,事情应该会大事化小……”
  “对对,您说的没错,最好能大事化小,应该会先统一口风。目前叶书记也没有表态,要不要先放一下风声?舆论应该还不知道。”赵志民又连说几声好,“好…好,我们这边就静观其变!”
  看到赵志民的电话这样的毕恭毕敬,沈明哲陡然间想到电话那头的人是谁来,肯定是市长陈彦庆。
  他刚才就想到张明新身上有问题,但亲耳听见赵志民与市长陈彦庆商议许军民的死,还是叫他心里震惊不已。
  表面上看许军民的死跟陈彦庆他们无关,但围绕许军民的死,所展开的肮脏阴谋,绝对不比他们直接谋杀许军民干净多少,而且事情的真相是什么还有待研究。
  张明新的那番话,完全是出于赵志民的安排,他们甚至还对洗漱间动过手脚,这不得不引起别人无尽的联想……许军民悄无声息的撕掉,掩盖了什么?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
  赵志民打过电话就又回招待所辅楼了,沈明哲也不敢再留在这里,怕叫赵志民察觉到刚才那番话给他偷听了。

  等赵志民进了辅楼,沈明哲弯着腰,沿着一排水杉绕到了招待所主楼的位置,然后才走了出来。
  许军民学问好,脾气却很臭,工作注意效率,但加班是家常便饭,他虽然带动了青云地方经济的发展,但是几年以来,青云的变化并不是太大,直到去年青云高架开工,青云的经济才有所好转。
  许军民和叶建平之间并没有多少利益冲突,而和陈延庆之间的关系就更为微妙,他们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干部,其中有多少利益关系就不得而知。
  当然许军民是县委书记,县委书记和市长本身就不再一条线上,所以陈延庆为什么急于息事宁人?

  或者说许军民的供述会威胁到什么人?自古以来,多财之仇、杀人只恨都是此生必报的大仇,许军民现在突然死了,应该是有些人幸灾乐祸才对。
  当然不管什么原因,媒体公开的许军民的死因,必定是突发疾病,但真正掌握这个世界的秘密的,永远都是潜伏在阴影里的规则。
  为了掩饰许军民的真实死因,必定会有所顾忌,乾玉高架的调查才刚开始,就出现这种事情,省里负责高架工程的牵头部门也会脸上无光,甚至会有一些逃不掉的责任。
  势必会停止调查,或者事情就不了了之,这也许就是背后黑手最期待的结果。
  沈明哲之前跟市长陈彦庆没有怎么接触过,他越想越多,也为陈彦庆的狠辣感到心寒,真是一个厉害而心狠手辣的人物啊!
  不过沈明哲相信,叶建平应该能看出一些疑点,但照眼前的事态发展,叶建平同样摆脱不了地方利益的牵绊,更摆脱不掉省里对重大项目的监管和插手,面对更强的势力,他的能量还是显得很乏力。
  叶建平站在楼上没多说什么,不代表他已经被赵志民、张明新他们牵着鼻子走了。

  他肯定有自己的想法,明争暗斗, 这才是肮脏的官场,这才是最真实的官场。
  许军民的死讯,就算在招待所内部,除了一些参与案件的丨警丨察和法医之外,消息还被严格控制着。
  其他楼的工作人员,虽然知道招待所副楼发生了大事,但也不知道严重到什么程度。
  沈明哲走进招待所的主楼,就有工作人员凑过来问:“沈秘书,副楼那边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没啥事,不管自己的事,别瞎打听“沈明哲厉声堵住工作人员的嘴。

  看看时间不早,手机又快没电了,这事情还没解决,今天肯定是回不去了,于是又吩咐道,“给我开个房间,今晚要加夜班。”
  他需要有个能冷静思考、能给手机充电的地方。
  虽说陈彦庆、赵志民他们不是直接针对叶建平,但许军民作为青云县的县委书记,是和叶建平同一条线的干部,如果就因为这样白白死掉了,那对叶建平的影响也是不好的。
  就算为了自己,沈明哲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他要找出证据,解开这个谜团。
  在房间里,沈明哲站在床头柜前盯电话看了一会儿,他犹豫着要不要给童远山打个电话,征求一下他的意见。
  作为一个官场里的新手运动员,他确实有太多的不敢想,除了求助,他真不知道该找谁。

  不过听着电话那头的“嘟…嘟…嘟…”声音,沈明哲禁不住还是有些心虚,现在可正封锁消息呢,他的问题该怎么问?
  过了片刻,电话在那头给拿起来,传来一个温宛柔曼的声音:“你好,请问你找谁……”
  听到这个声音,他脑海里闪现一个容貌端庄、气度雍容的少丨妇丨形象,没错,电话那头正是张静然。
  沈明哲在电话这边微微一笑,道:“嫂子,我是沈明哲……”
  “明哲啊……”电话那头马上响起了欣喜的声音,“明哲啊,远山念你好几次了,说你不来玉州……”
  沈明哲笑笑,说实在太忙了,抽不开身,以后有空一定会登门拜访,随后问道:“童总在么?”
  “他出差了呢,你有什么事,可以直接和我讲。”张静然温柔的说。

  “哦,也没什么事,等过些天就去看望你们。”说着,他便挂了电话。
  他犹如被困的猛兽,呆坐在房间里,看着夜色越来越深,却怎么想不出一个对策来,自己的发现和疑问要和叶建平讲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