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51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中午到现在,到底谁进过副楼,也不太清楚,门口的两个工作人员下午轮休,交接的时候,疏忽了,所以下午的时候,楼下的登记处没有人在值班。……”
  “谁也没想到会这样”赵志民话就说了一半,就被叶建平打断了。
  “乱搞!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们这么大意,现在先不要公布消息,不要叫外面有人乱嚼舌根子。”叶建平盛怒的训骂了一句,双手抱着膀子,也没有再说什么。
  市委书记与张明新的对话,叫沈明哲听出些蹊跷来。
  沈明哲与徐小悠站在门口,由于叶建平在这里,他本来不想说什么,但是在觉得蹊跷,于是侧着身子走进屋里。
  他观察了一下房间,又随手捡起几片纸碎片,虽然不清楚全部的内容,大意可以看出是悔过书之类的,然后又垫着脚尖,通过许军民跳窗的那扇窗,往楼下看了看,楼下的法医正在取证和拍照。

  沈明哲心里暗暗奇怪,许军民在招待所里,为什么大白天会光着身子?
  沈明哲越想越惊,一个县委书记没穿衣服死在招待所里,这消息传出去的话,铁定变成了桃色新闻,问题更复杂的是发生在调查组审查期间,就更加戏剧性了。
  沈明哲踮着脚,打开了卫生间的门,他伸头往里看了看,里面的水迹很多。
  “你做什么?”叶建平这时候才注意到沈明哲进来了,他以为沈明哲要去卫生间方面,所以声音陡然尖锐的喝止他,叫他出来。
  这是案发现场,任何一点破坏都有可能导致案情更加复杂。
  众人的目光都聚过来,叫他脸上有些火辣辣的,但在关上卫生间的房门之前,淋浴房边的一个钥匙扣,引起了他的注意。
  副楼因为用途特殊,窗户都是锁死的,而418房间的窗户是什么时候打开的?是谁打开的?为什么开打?
  许军民有心脏病,所以才准备了速效救心丸,卫生间里的水迹很多,应该是洗澡导致的,不过冲凉水澡心脏容易受刺激,会诱发心脏病,招待所要晚7点之后才提供热水,许军民为什么要傍晚洗澡?
  沈明哲看了一眼洗漱台上的东西,相对整齐,并没有洗澡的迹象,如果说没洗澡为什么要脱衣服?还有水迹?
  莫非还有其他不可告人的事件?一个被调查的县委书记,不可能有哪个女人主动送上门来吧?
  “案件现场,不知道不能随便动东西么?万一掩盖了指纹怎么办?去办公室帮我把手机拿过来”叶建平看到沈明哲走动,训斥了他。
  许军民作为被调查的干部,死因又有些蹊跷,身后事的处理自然不会简单,因为这事涉及到乾玉高架的问题,而乾玉高架又是省里的重点工程,所以省里也会第一时间派人来岳州。
  这两天所经历的大惊大变,已经够多了,也叫沈明哲的神经粗壮起来,听过叶建平的话,他本想说什么,不过看到现场这么多人,却说不动声色。
  其实他也听出了一些玄机,叶建平说的是万一掩盖了指纹怎么办?掩盖了谁的指纹?

  沈明哲下楼的时候,徐小悠瞥过来一眼,那明亮的眸子里倒是藏着几分幸灾乐祸的神色。
  这个坏娘们,敢笑我!沈明哲肚子里暗骂了一声,下楼时,则有意缓下步子。
  过了一会儿就听见徐小悠的声音传出来:“也许是许书记在洗澡时心脏病发作,转身回来找药,不小心跌出了窗户,所以……”
  “招待所除了晚上才提供热水,恐怕许书记因为洗冷水澡……”张明新有意压低声音,但沈明哲有意欠着身子站在楼梯间没有下去,还是将张明新的话听了一清二楚。
  沈明哲心里一惊,张明新的话叫他疑窦乍起:要是许军民确实是心脏病发作来不及找药而猝逝跌落窗外,那么洗澡时光着身子发病,这无疑是对大家都有利的解释。

  张明新最早进房间,就算他没有看到淋浴房那滩水渍,但也不应该急着确认许军民就是有洗澡时发病啊?
  房间里就徐小悠与张明新两人在说话,也就简单两句对话就停止了,叶建平、赵志民等其他人始终沉默着,仿佛暴雨将临前的死寂……
  换作从前,沈明哲绝对无法从徐小悠与张明新的这两句对话里听出什么,但现在,从现场和对话中,他就已经能听出足够多的疑点了。
  许军民光着身子,死在了楼下,有多种解释。
  一是洗澡时发病,到窗边取药的时候,由于全身无力,拧不开药瓶,想通过窗户呼救,不慎跌落而死;
  另一个就是他并没有洗澡,而是某种暧昧、肮脏的交易……可能就是桃色事件,之后由于病发,寻药无果后,跌落而死,

  三是,许军民面临即将到来的审讯,自觉罪恶深重,畏罪跳窗而死。
  四是,……
  想到这里,沈明哲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如果真的有四种可能,才是最恐怖的情形,那是他最不愿看到的。
  其实不管怎么原因,许军民死在招待所里,从方便收拾局面的角度考虑,也应该尽可能的往最好解释的方面靠拢,那就是失足而死。
  这种解释,从各种层面,包括许军民的家属以及调查人员过来,按照程序办丧事、开追悼会就是。
  对岳州来说,即使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也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留下来,只是乾玉高架案件的调查会陷入僵局。
  徐小悠也没有进卧室跟洗漱间,但她站在外面就直接猜测说许军民可能是洗澡时发病猝逝,可以说她虽是一个女子,还是知道“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规则,但她忽略了很多细节。
  张明新说那一番话的意图,就太明显了,简直就是要直接确认了许军民洗澡发病的事实,又或者倾向于潜在事件,这就是一个形象问题,会引起舆论的轩然大波。
  沈明哲几乎是下意识的断定:张明新这么说,是有意想息事宁人。

  为什么张明新要尽快定案?
  叶建平为什么又保持沉默?叶建平的暗示是否和自己想的一样?
  其实现场根本就没有证据表明许军民的死跟心脏病发沾边,作为岳州市的市委书记,也应该调查清楚才对。
  叶建平、张明新他们是要做什么?
  他们当然不会直接说许军民死在女人肚皮,毕竟有没有这么个女人,还未可知,也没有什么有力的证据——他们只要坚持说许军民大中午在房间里光着身子因病猝逝,就足够了。
  世人总是有不惮以最坏恶意去揣测别人的习惯,这就足以能将许军民身后的声誉毁掉。

  但是,这么做,对张明新有什么好处?对张明新背后的人有什么好处?乾玉高架涉及几十亿资金,才开始审查,就出了乱子,这是有意阻拦吧?
  沈明哲很快将叶建平的手机拿了回来,这时候,副楼里又来了不少人,包括审查组成员,以及刘华,沈明哲把手机交给叶建平,然后退了出去。
  副楼登记值班的那两个女孩子,虽然长得眉清目秀,但突发这种事情,着实给吓住了,这么久了脸上依然没什么血色。
  沈明哲走过去,看她们唯唯诺诺的样子,便安慰她们,“这种事情谁也不会想到,你们也不要担心,等事情过去了,一样可以上班,你们不要自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