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467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再仔细一瞧,林静的卧室房门紧紧关着,隐隐约约好像听到有人在说话,侧耳仔细听了下,应该是秦枫正在打电话。
  这个臭小子,还知道跑我这里来找媳妇儿,放着好日子不过,三天两头的吵架,正好今天静儿也不在这里,我得好好跟他谈谈。他在心里默默的想道。
  “小枫,小枫。”他喊了一声,却被楼上的电镐声淹没了,于是换了拖鞋,走到房间门口,正打算推门进去,却听秦枫在里面说道:“你讲这话要有证据,谢东被抓进去,跟我有什么关系。”
  林浩川并没有偷听别人说话的习惯,可突然听到这句话,心里不由得一惊,正好此刻楼上的大锤和电镐也都停了,房间里一下安静了许多,他略微犹豫了下,还是决定先听听再说。
  秦枫是如何会出现在房间里,而他又在跟谁通话呢?这件事还要从头说起。
  自从那天在月子中心被谢东挤兑了几句之后,他的心里就始终憋着一口气。尽管现在谢东风生水起,可在他内心深处,只不过是走了狗屎运的跳梁小丑而已,根本不值一提。而这个小丑如今居然敢公然揭他的短处,简直是有点蹬鼻子上脸了。
  妈的,等把开发奇穴治疗的事落实下来,再想办法收拾这个傻逼!他恨恨的想道。可是,到目前为止,他还在这场争夺战处于劣势,要想真正将谢东控制在手中,光靠抓小辫子显然是不够的,只有彻底的击败竞争对手,才能获得最后的胜利,而现在最强劲的对手就是常晓梅。
  如何对待自己这位曾经的老领导和老情人呢?他反复考虑了很久,最后决定还是打一打感情牌,毕竟在对付女人方面还是颇有自信和心得的,而且,这张牌如果运用得当,成本极低,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在对付常晓梅之前,他必须先把林静安抚住,否则每天后院起火,分散精力不说,而且还容易被人抓住把柄。
  实际上,对于无休止的猜忌和怀疑,他已经厌烦了,甚至怀疑这个林静在被车撞了之后,性格发生了变化,以前乖巧听话好糊弄,现在却变成了一个十足的怨妇,每天都像一只受惊的猫,竖着浑身的毛,瞪着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像在月子中心不辞而别这种事,更是令他气愤到了极点,说实话,要不是因为顾忌儿子,他真不想再搭理这个女人了。
  他心里清楚,林静不过是回娘家了,因为除了那儿也无处可去,所以并不怎么着急,正好自己清净几天。直到今天吃过了午饭,他才决定去一趟岳父那里,先把林静接回家再说。

  在去的路上,他在给常晓梅挂了个电话,感情是需要预热的,尤其是和常晓梅这样的女人。不过连着挂了两遍,却始终无人接听,也许是在忙吧,他想,于是将手机调成静音模式,放在了一边儿。
  到了林浩川家,却发现楼门口停着一辆清运建筑垃圾的卡车,自己的车无法开进去,便将车停在距离稍远的地方,下车徒步走了过去。
  上了楼,敲了几下门,屋里却无人应答,只好拿出钥匙打开家门,进去一瞧,房间里空空如也,一个人也没有。
  怎么搞的,难道林静没回来?他不禁有点纳闷,掏出手机给林静挂了个电话,不料却是关机状态,无奈之下,只好又打给林浩川,可电话一通,却发现岳父的手机在房间里响个不停,看样是没带在身边。
  这爷俩,一个没带一个关机,真够可以的,他想,正打算转身离开,却突然记起今天应该是冬冬打预防针的日子,估计是岳父陪着林静一起去了。有心去社区保健站接一下,却又担心走两岔儿,正犹豫之际,手机屏幕忽然一闪,常晓梅回电话了。
  他犹豫了下,心中暗想,反正今天也只是个预热,说不了几句话,于是换鞋进了屋,关好了房门后便接了起来。
  “找我有事吗?”电话一接通,常晓梅便淡淡的问。

  他若无其事的道:“没什么事,就是想和你聊几句。”
  常晓梅冷笑了一声道:“好啊,聊吧,我洗耳恭听。”
  还可以,这个开头虽然稍显冰冷,但起码有说话的机会,只要让我说话,那一切就好办,凭我的巧舌如簧,不怕你不为所动,他暗暗想道。
  “其实,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我们俩走到了如今这一步,说心里话,我始终无法忘记那段日子,毕竟,那是我迄今为止,感觉最美好的时光。”他尽量用煽情的语气说道。
  电话听筒里很安静,只能听到常晓梅的呼吸声,显然,她在静静的听着。

  有效果了,他想,看起来,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只要一提到情字,都难免为其所困啊。于是便又继续说道:“晓梅,我也不瞒你,昨天晚上我梦到和你在一起了,真的,醒过来之后,心里就非常不好受,想来想去,还是决定给你打这个电话,即便我们之间不能再跟从前一样,但做个普通朋友总可以呀,怎么也不至于反目成仇吧。”
  秦枫的自信,源于他经历过太多的女人,在他看来,所有女人的感情都是脆弱的,只要给予足够的外力,均可以成为他的俘虏和玩物,可他却忘记了一点,常晓梅不是一般的女人,他们之间的恩怨,也不仅仅是感情上纠葛那么简单。
  “秦枫,你跟我开玩笑吧?都到了这个地步,你还跟我说这些,以为我是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吗?我们之间的感情,从一开始就充满了欺骗,难道这样的感情,还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吗?”常晓梅突然说了一句。
  他愣了下,这句话说得挺绝的,但似乎还没到不可商量的地步,于是想了想道:“你这么说也有点偏颇吧,我承认,由于理念不同,后来咱俩确实出现了些分歧,但最开始的感情,怎么能说是欺骗呢?是你骗我了?还是我骗你了?”
  常晓梅冷笑了下道:“当然是你骗我了啊,从你把谢东送进看守所那一刻开始,你就在不停的欺骗我,难道不是这样吗?”
  他没想到常晓梅会突然这样说,不禁有点急了:“你这么说可以要有证据,谢东被抓进去,跟我有什么关系?”说完这句话,他忽然有点后悔,毕竟是在岳父家里,并不方便就这样的话题聊起来没完,还是应该及早结束这场谈话为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