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43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恩?别说县里,人家在市里都有靠山呢,据说是什么大官呢,小老百姓哪里惹得起。”
  “大官?”沈明哲又吃了一惊,周启明灰溜溜的离开了岳州,现任书记叶建平是空降来的,能有多大的官?
  “嗯,听说啊,老姜家的亲戚当大官呢,去年过年回来的时候,山脚下姜家屯里的姜麻子还挨家挨户的发红包呢。那真叫气派,好家伙,大车、小车排成一大溜,县里领导全陪着下来了。”
  沈明哲听了‘扑哧’一乐,老大爷说姜家屯,那应该就是指的姜建国了吧?印象里姜建国的老家确实是这一带,莫非垄断市场的还真是姜建国的亲戚?

  另一面,他心想这些乡下的土豪们就是有钱啊,全村的发红包,这该有多牛逼啊。
  一瓶泸州老窖,沈明哲就喝了一小口,其余都被老大爷痛痛快快的干掉了,沈明哲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又掏出两百块钱给了他,让他保密,跟谁也不要说自己来过。
  他抓了几片牛肉,放进嘴里,嚼着开车离开了,直奔了山脚下的姜家屯。
  破旧的桑塔纳轿车爬下了山坡之后,就行驶在在坑坑洼洼的小路上,小车慢得如同蜗牛般缓慢爬行,车轮后不时溅起泥汤,车身上已满是斑点。
  在车上,沈明哲抓紧时间向叶建平汇报,请他指示相关部门对嘉华水泥厂的进货渠道和质量进行调查取证。
  到了姜家屯,在村民的指引下,沈明哲直接将车开到村东头的村长家,沈明哲见这家的院子很大,里面盖着四间砖瓦房,一间炤房,院子里很是整洁,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正在端着铁盆喂鸡,芳草一般的年纪,阳光一般的天真笑容。

  沈明哲下车后进了院子,笑着问:“小朋友,请问村长在家吗?”
  小姑娘看到陌生人,还是有些吃惊的,她回头望着屋里,赶忙把盆子放下,说道:“爷爷,爷爷,有人找你。”
  话音刚落,从屋子里钻出一个年逾五十的黑瘦男人,黑黢黢的脸盘,一瘸一拐地走上前来,上下打量沈明哲一番,试探地问:“你是干啥子的?”
  沈明哲摇摇头,说道:“我是市里来的,想调查下咱们矿场石灰石的事情。”
  村长见沈明哲很年轻,脸上就有些失望,“这个事情?你也敢管?你和市里的大官谁的官更大?”
  沈明哲笑着说:“肯定是市里的官大,不过我是市里最大的领导派来的,就代表了实力最大的官,比其他人管用。”
  老村长还是有些将信将疑,放眼看去,来人就是一个毛头小子,能管得了这么大的事情?
  沈明哲就说老村长你放心,我这次是带着尚方宝剑来的,这个问题肯定查清楚,要给人民一个交代。
  听了这话,老村长就当真了,他想想就兴奋起来,冲着炤房里大喊:“内家,市里大领导来了,赶紧杀一只鸡,再去买两瓶酒。”
  半个小时后,老村长家的堂屋里做了五个人,除了村长、沈明哲之外,还有村里的会计和两个村民代表,大家边吃边聊,借着酒劲,村民们就把老姜家一家人在姜家屯干得坏事都一件件地摆了出来,甚至他们暴打村长的事情也抖搂了出来,也难怪村长会这么兴奋,兴许报仇的机会就在眼前了。
  姜家人真能干出来这些坏事啊?果真当无法无天了,沈明哲听得直皱眉。
  原来这村东头有一家叫姜富勇,家里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叫姜欢长得膀大腰圆,仗着在市里有做大官的亲戚,在村里人称姜霸天,喜欢干着欺男霸女的勾当,最嚣张的时候,村里谁家的小伙子娶媳妇,第一晚洞房夜必须是姜欢的,不然的话不但婚礼办不成,甚至还会被打成残废。
  村里很多小伙子惹不起,干脆就不摆婚礼,带着姑娘外出打工了,姜欢因为后台够硬,所以不但在姜家屯,就算在整个县里都是排的上名的。
  二儿子姜晓阳读书较多,相比五大三粗的哥哥,他长的秀气些,早早就借着关系霸占了附近山上的石灰石采石场,开始的时候还请了一些村民做工,但后来全部采用了外来的石灰石,最后村民都失业了,但是姜家出产的石灰石却更多了。
  酒喝到一半,沈明哲就拿出手机,搜索出来姜建国的照片,问他们见过这个人没有?村里人轮换着看了看,一致都说这个人见过,就是老姜家的亲戚,上次来村里的时候,别提多气派了。
  沈明哲听了不动声色,心里暗想着,事情挺严重的,已经到了村霸的地步了,他说:“你们放心,不久之后,山上的采石场肯定可以重新开工,村民们也不用背井离乡去打工了。”
  村会计一听,一脸愁容说道“想开工太难了吧?姜家老大霸占着附近一带,养了一群狐朋狗友,其实就是一些打手混混,另外还听说姜老二最近要出国了,还欠着村民几个月的工资,一直都找不到人,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啊。”
  沈明哲听了心一动,看来姜家老二是想要逃跑了,不过他没有在脸上表露出来,而是继续和大家喝酒吃肉。
  等村民喝的差不多的时候,他抽空去院子里,给叶建平打了个电话,说事情有眉目,青云县姜家屯的姜家控制了嘉华水泥厂的货源,使用的石灰石都是最差的,而且姜家胡作非为,部分人员甚至可能涉黑,并有潜逃的迹象,需要领导紧急指示,并派市局协助追查。
  几分钟之后,一个电话打进来,沈明哲一看,是公丨安丨局“扫黄扫黑”组组长孙新余打来的。
  他和孙新宇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大闹皇家一号的时候,也幸亏是孙新余及时赶到才算圆满收场。
  孙新余说:“沈秘书啊,领导安排了,你这里有情况啊?让我跟你联系,我带队就过来了,一切你的指挥。”
  沈明哲就把情况简单的介绍了下,青云县姜家涉黑、垄断石灰石市场,可能是乾玉高架事情的源头,由于恶势力的关系,又有地方部分人的保护,所以就想请市局的人下来查查。
  孙新余一听,心里马上就明白了,这可能涉及到姜建国副书记,开始心里还是有些胆怯,不过听到沈明哲说是叶书记的意思,也只好勉为其难,就说那好,我尽快过来,并通知青云县公丨安丨分局来一个突击行动。
  临下班的时候,沈明哲才回到办公室,赵志民就通知他准备会议,晚上要临时召开市委常委会。
  会上的气氛相当紧张,青云县县委书记许军民列席会议,并且首先发言向常委会汇报了青云的情况。
  青云的情况比想象的要糟糕,炸桥墩凶手不但没有找到,由于民愤的关系,不少人和调查的丨警丨察发生了冲突,民众认为这是官官相护,乾玉高架两年时间了,大部分人还未收到征地的补偿款。
  现场集聚的农民越来越多,已经将县城的主要道路都堵死了,目前的情况以及是交通瘫痪,市场也一定程度的失去了次序,县里很头痛,但是没有拿出切实可行的办法,几乎不能掌控局面。

  叶建平坐在象征核心的头把交椅上,他用手轻轻的敲了敲桌面,道:“刚才许军民已经把情况汇报清楚了,我初到岳州,大家畅所欲言,都说一下自己的意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