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38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到沈明哲进来,孙新余和徐波纷纷站起,徐波更是毕恭毕敬的上前两步,冲沈明哲伸手道:“沈秘啊,没几天不见,你都是市委的人了,哈哈,飞黄腾达啊”
  徐波带着金丝眼镜,笑面如花,那毕恭毕敬的态度和之前在宣传部的时候,兼职判若两人,哪里还有当日的气焰?
  沈明哲象征性的伸手和他握了—下,感觉对方手上全是汗,随口说道:“多亏徐主任栽培。”
  随后扭头看向孙新余道:“孙组长,你怎么还有空来吃饭啊?青云那边据说事情不小啊?”
  孙新余嘿嘿—笑道:“群众的问题是治安科的事情,可不是我分管的内容,市里和县里的警力很多,足够处理啦,龙主任说要请客,我就过来蹭个饭,哈哈,沈秘书不介意吧?”
  “哈哈,孙组长这话说的,能和你一起吃饭,求之不得啊”沈明哲呵呵笑道。
  徐波陪着笑,但心里却不是滋味,沈明哲那句‘多亏栽培’让他如芒在背,悔不当初。

  沈明哲坐定之后,观察了下几人,应该是徐波有事找他帮忙,又碍于以前的事情,所以才找了龙慎强邀请。
  徐波能当上宣传部办公室主任,也是有关系的人,他出身文人世家,父母都是退休教师,姐姐是岳州电视台的副台长,徐波在交际方面也是颇为擅长的,当然是指的博取上司欢心方面。
  菜一上来,他就给沈明哲敬酒,说的话谦虚客气,把自己并位置放得极低。
  看到徐波和沈明哲碰杯,龙慎强说道:“沈秘啊,这话不该讲的,我也要讲了,徐波这个混球啊,说以前收过你的钱,今天说想还给你,我没答应啊。”

  沈明哲笑笑,其实他早就不在意这点钱了,就徐波今天的态度,他还是很满意的。
  龙慎强继续说:“这个时候给你钱,那不是陷你与不易嘛,说潜了叫还钱,说重了叫啥,受贿啊!”
  孙新余看到龙慎强说的差不多的时候,从身后拿出一个包,打开之后却是一幅画。
  随着卷轴的缓缓打开,沈明哲看到了四个字“明哲鹤舞”,而最后的落款更让他吃了一惊‘莫正航’

  莫正航是岳州的名人,也是岳州走出去的最著名的书法家,同时还是官职最高的人,退休的时候,担任了江北省省长,退休后一直从事书法艺术工作,能拿到莫正航的字,沈明哲心里还是很震撼的,特别是这幅字还写着自己的名字。
  孙新余看到沈明哲的神色,说道:“听说你非常喜欢莫老的字,这幅字是徐主任花了不少心思才弄到,对我们不值多少钱,但对你收藏来说,还是很有价值的,正合适你啊,哈哈。”
  沈明哲默默点头,心中十分欢喜,孙新余接着说道:“以前的事情就过去啦,徐波这小子以后不敢在耍花枪,大家都是朋友。”
  孙新余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沈明哲还能说什么?
  这幅字他就收了,“明哲鹤舞”,沈明哲盯着看了几遍,心里越发觉得舒坦了。
  那的确是值得珍藏的—赢字啊……
  因为叶建平下午就回市里,沈明哲没有喝酒,但是龙慎强和徐波还是很会活跃气氛,沈明哲最后只能以茶代酒,整个饭局还是其乐融融。
  四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最后还是谈到了青云的事情。
  饭桌上谈事,不自然就谈到了这两天青云的事儿。
  孙新余确实去过青云,他到过第一现场,是最有发言权的,他道:“照我的观念,青云县这事就是一本糊涂账!为什么上面不查?因为查来查去,只能查到乾玉高架的工程本质上,为啥岳州市这么多年解决不了,因为是层面的问题啊。”
  孙新余和沈明哲关系随便,所以说话也就没有忌讳,叶建平现在面临的难题很清晰,青云这个突发事件对他来说就是个考验!
  沈明哲这两天恶补,大致也知道了目前市委的态势,市委的几个重量级常委,背后都有很硬的靠山。
  市委副书记姜建国是副省长的姜昆明的亲侄子,后台极其扎实,而常务副市长李海东,其背后更是有省里的关系,至于市长陈延庆,沈明哲还摸不清其门道,在岳州政坛,能摸清他门路的不多,他一直都藏得比较深,是本土派里最老道的。
  至于叶建平,现在看来,他属于省一把手曹捷这一派的,这样说也许有些牵强,但叶建平调任岳州,确实是省委常委会通过后的决定。
  “小徐啊,这个关键时刻,正是你们组织部和报社联合起来的时候,你到青云走一趟,那到处都是材料,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可以报道这件事情、剖析这件事情嘛!而且还可以转移群众的注意力。”孙新余大着嗓门冲徐波道。

  徐波神色有些窘,支吾了半天,道:“我们现在是时刻准备着,今天宣传部党组会议已经决定了,通知还没下发,要求各级宣传部门时刻准备打一场宣传战!”
  龙慎强轻轻的笑了笑,道:“青云的事情外面早就曝光得差不多了,要打宣传战,早就应该要动手了,还用时刻准备吗?”
  徐波尴尬的笑了笑,道:“你们也知道,宣传工作要谨慎,我们也是听吩咐嘛。”
  “得,得!沈秘书在这里呢,他曾经也是你们宣传部的老人了,你们觉得这事该怎么收场,现在青云的事情,是民愤的问题啊,不解决这个问题,其他都是扯淡。”孙新余道。
  沈明哲轻轻摘掉眼镜,从口袋里掏出眼镜布擦拭。
  他这是个习惯动作,这个动作常出现在他有些尴尬,同时脑子又高速运转的时候。
  沈明哲想,青云县的问题要解决,首先得控制局面,然后应该就是要给老百姓交代。这其中难免要找几个负责人出来严肃处理一番,这也是给媒体一个交代,给全国关注青云事件的人的一个交代。
  做了这一点,然后抓住炸桥墩的人,交给司法机关起诉,通过法庭宣判,将其绳之以法。
  最后才是解决乾玉高架豆腐渣工程的问题,要追查施工,监理甚至是工程主观部门的责任。
  这个过程说来简单,但是真正要去处理,则很复杂。
  就说严办几个负责人的问题,青云这事闹这么大,处理的人职位太低,那根本就是敷衍,上次处理了副县长钱有亮,事情根本就没有平息,媒体和老百姓立马就会站出来反击。
  但如果处理的人职位高,各种关系盘根错节,叶建平真就能贯彻自己的意志?
  “行了,我们讨论这些问题好像有些杞人忧天了!叶书记做事深谋远虑,说不定早就胸有成竹了!”沈明哲朗声道。
  孙新余咧嘴一笑,冲沈明哲指了指,道:“别说是叶书记了,说不定沈秘书都胸有成竹了!领导秘书嘛,那就是领导心里的蛔虫,领导是什么心思,秘书最先知道,沈明哲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少说多看,多观察”,这是沈明哲给自己的忠告,岳州的那些大事,那都是领导该干的事儿,又与自己何干?
  “咚,咚!”有人从外面敲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