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26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本来是一个其乐融融的座谈,却因为青云副县长,现在已经退下来钱有亮的发言,将整个气氛全部破坏!
  钱有亮开头就讲近几年来,青云县班子搞乱了整个青云县,他第一点讲了嘉华水泥厂,他措辞很难听,把嘉华水泥厂的厂子直接就说成了一个渣子,到处靠跟领导干部睡觉,青云的大小政府工程都是用的嘉华水泥厂的水泥,不但如此,政府还给了她很多政策,这些都是私下交易的结果。
  第二点,他讲到了乾玉高架,青云县前前后后烧了几十亿元,征收了老百姓几万亩土地,由于乾玉高架施工受阻,造成大量的土地闲置,工程质量,征地补偿等都有重大问题。
  钱有亮讲话语惊四座,他这是明确的将矛头指向了正在任的青云县班子,完全不给大家留面子,语气激昂慷慨,他双手舞动的样子激情杠杠的。
  沈明哲和钱有亮打过一番交道,上次他就闯到市委要反应乾玉高架的事情,被沈明哲和秘书长赵志民拦了下来。
  沈明哲心中暗叹,钱有亮能够出现在这个座谈会上,那绝对是有人事先安排的,他这一番言论,指明了就是打青云县领导班子的脸。
  叶建平视察下来,青云县这是第一站,而且还是临时改了路线,却有人已经布局了这一招,他想想就觉得背后有无数双眼睛在看着自己。

  沈明哲这样一想,很自然就想到这事说不定和市里有关系,因为叶建平的行程和做派,第一时间被市里洞察的可能性最大,然后从市里传递到青云县,这个流程可能更清晰。
  有了钱有亮这个大炮讲话,叶建平神色明显有些不高兴,以他的智商,这事是怎么回事,自然是瞒不过他。
  幸亏县委书记许军民掌控局面的能力很强,他赶紧发言将钱有亮的讲话风头抢了过去,并且将钱有亮摁在椅子上再也没讲话!
  原定一个多小时的座谈会,开了四十分钟的样子就结束了,座谈会结束,叶建平叫住沈明哲劈头问:“这个离职的钱副县长你以前认不认识?”
  沈明哲道:“我以前没有和他打过交道,不过知道一些情况,乾玉高架出事之后,钱有亮是被迫离职。”
  叶建平眼睛盯着沈明哲,良久,他道:“行了,我知道了!今天我有些累,想休息一下!对了,明天清早我们去那个水泥厂,然后再去乾玉高架的施工现场看看,我们单独去,不要安排太多人。”
  沈明哲从叶建平身边离开,他忽然才想到,叶建平可能以为钱有亮就是他安排进座谈会的?

  一念及此,沈明哲后背感觉冷飕飕的,还别说,让钱有亮出来闹腾一下,还真是一阴招。沈明哲开头还没看明白,现在想想,还真是险些中招了!
  如果不是叶建平对自己的信任度高,沈明哲觉得今天这事自己就悬了,说不定明天就灰溜溜的回宣传部了呢。
  沈明哲越想,心中越发凉,至此他才清楚,书记秘书还真不是那么好当。
  沈明哲马上给县委书记许军民打电话,劈头就问:“许书记,怎么搞的?怎么把钱县长给叫去了?搞得场面很尴尬,险些下不了台!”
  许军民在电话那头也很紧张,道:“具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最怕的就是他,满嘴放大炮,天不怕地不怕。”
  沈明哲想想也有那个可能,最多许军民也不知道,他便挂了电话。
  电话刚挂,县长施华亭的电话过来了,他小心翼翼的问沈明哲,“叶书记是不是生气了。”
  沈明哲本身就一肚子窝气,道:“能不生气吗?青云这么多问题,这让叶书记怎么表态?明天要去水泥厂和工地看看,我又担心会有节外生枝的发生!”
  施华亭在电话那头捶胸顿足,道:“小沈啊,这是我的错,老钱是县里的老同志了,平常敢于说话,比较正直,乾玉高架的事情他确实受了委屈,所以我才想安慰他,让他参加了座谈会,没想到竟然闹了这么个结果!我要做检讨啊!”
  沈明哲在电话那头一听施华亭这样直接就承认了,看来施华亭也不是乾玉高架直接的受益人,不然谁会故意捅自己的篓子?
  沈明哲闭上眼睛,他心中越来越迷糊了,到底谁才是背后的黑手?
  给自己点上一支烟,沈明哲深吸一口,缓缓的吐了一个烟圈。
  他忽然想,叶建平这个时候在想什么呢?岳州政坛的复杂,沈明哲初接触,就感受到了其复杂,极其复杂!
  如此复杂的环境,这么大一个乱摊子,该如何收拾?
  要往前走,到处都还有暗刀暗枪要防着,一不小心,就可能走错,一步错、步步错,就是万劫不复。
  高层政治果然复杂得让人头疼,现在的局面沈明哲根本看不明白,他自己内心都发虚,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就中了别人的枪了,然后莫名其妙的就被挂掉了?
  “一首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突然响起……”桌上的手机响起来。
  沈明哲一看来电,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对方叫黄芮春,青云县县委副书记。
  熟悉黄芮春还是很久之前的事儿,沈明哲到青云县组织宣传活动,那天黄芮春在,黄芮春这个人很会来事,又比较热情,和沈明哲见过一面,便频繁给沈明哲电话联系,问寒问暖非常热情。

  基于这个原因,沈明哲对他的印象还不错。
  “黄书记,这么晚打电话什么事情?”沈明哲先开口道。
  “沈秘啊,出事了!”黄芮春的声音很低沉,略带一些嘶哑,“乾玉高架10号桥墩被人炸了!”
  沈明哲只觉得后背一麻,倏然站起身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出了多大的乱子?”
  黄芮春咽了一口唾沫,道:“幸亏还没有通车,没有造成另外的影响,周围的局面也已经拆迁撤离,”

  黄芮春顿了顿,道:“不过从现场来看,桥墩使用的水泥和钢筋都不达标……”
  “知道了!这件事情……”
  沈明哲想问问这件事情青云县的领导们怎么看,但他转念一想,担心自己这么一问会让黄芮春多想。
  乾玉高架的问题,是个老问题,解决这个问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沈明哲相信,青云县委县处置这样的事情肯定是有了一定经验了。

  黄芮春没有说太多,只说情况紧急,便挂了电话。
  沈明哲接到这个电话,有些睡不好觉,他心情凌乱,不知道是否要把这事汇报到叶建平那里。
  当上了市委书记秘书,沈明哲现在是感到压力了,岳州每天有多少的事情发生?
  沈明哲一天就会收到很多事情的汇报,他总不能每一件事情都向叶建平汇报,他只能选最重要的事情第一时间汇报叶建平,还有很多事情,他都只能压住,或者汇报秘书长,让秘书长通过其他的渠道去处理。
  犹豫了良久,沈明哲有些拿不准,虽然时间很晚了,他一咬牙还是拨通了秘书长赵志民的电话。
  赵志民没有跟着叶建平到县区走访,心情是可想而知,他用心安排的行程被叶建平轻易就推翻了,这明显的说明叶建平并不太信任自己。

  他在电话中听了沈明哲的汇报,冷冷的道:“这个事情你是听谁汇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