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20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单这一点来看,这小子似乎真的有一手。
  沈明哲微微一笑,探手捏着银针的顶端,轻轻捻动,“老板,如果有酥麻的感觉,跟我说一声。”
  随着沈明哲的捻动和逐步刺入,叶建平感到浑身麻痒难耐。
  沈明哲停下手,稍稍凝神,就又以第一根针为中心,连续下六根银针,形成了一个不规则的六角形。

  就在这时,赵志民缓步进来,刚到门口,却看到叶建平刺裸后背的趴在桌上,而沈明哲盯着他的后背,似乎在做抚摸状。
  赵志民心里一惊,赶忙转身回去,他心惊肉跳,一种挥之不去的念头瞬间萦绕在脑海里。
  叶建平办公室里,沈明哲一只手寻找着叶建平背部的穴位,另一只手沉稳的拿着银针。
  五分钟之后,沈明哲逐一将根针提出三分之一,轻轻捻动,尔后银针悬空再次无声刺入。

  如此反复三次之后,叶建平的额头已经滴下了汗珠。
  沈明哲长出了一口气,缓缓的将银针全部拔去,消毒后装入精制的牛皮针囊,他抬头笑了笑道:“叶书记,您可以起来了。”
  叶建平试探着活动了一下,感觉腰疼部位非常轻快,他试着扭了扭,旋即忍不住‘哈哈’大笑,然后大呼了两声“痛快,痛快啊,太爽了。”
  赵志民靠在不远处的走廊处,听到叶建平发出酣畅淋漓的笑声,脸上的狐疑的神色更重了。
  叶建平的腰疼是顽疾了,在此之前他看了不少中西医,但效果都很一般,而今天沈明哲的施针却轻易就缓解了他的疼痛,叶建平心里高兴极了。
  “小沈啊,你还真是神针啊,名不虚传!我不但招了个秘书,还招了个贴身医生啊!”叶建平紧握着沈明哲的手笑道,“针到病除,叹为观止啊!”
  沈明哲在一旁笑道:“叶书记,您太客气了,做好服务工作是我的本职啊,您身体好,岳州人民才更有盼头嘛。”
  “恩,说得好,那我们照原计划安排,近几天到下面县区去走走,你和赵秘书长商量一下,安排一个行程。”
  “好的,我这就去。对了,虽然施针效果好,但恐怕还要两三次才行,您还是要注意休息。”沈明哲前脚刚迈出叶建平的办公室,迎面走来一个人。
  此人年纪四十左右,西装革履,意气风发,乌黑的平头,给人一种精神抖擞的感觉,沈明哲认识这个人,有过几次交道。
  他就是青云县县委书记许军民,青云县地处岳州市最好的位置,岳州的旅游资源主要集中在青云县,许军民能够担任这个县的县委书记,实力也非同一般。
  沈明哲和许军民打了个招呼,然后又转身回到了叶建平的办公室,有人要见领导,也要看领导愿不愿意呢。
  叶建平没有抬头,直接说,你让许军民进来吧。
  沈明哲于是再返回去,告诉许军民,说叶书记请他过去。
  沈明哲带许军民过去时,顺便端了纸杯和水壶,给他沏了一杯茶,又看了看叶建平的茶杯,往里面加了一点点水。

  然后才到了赵秘书长的办公室,商量走访视察的行程。
  赵志民说,周一要开市委班子会议,暂时不安排了,那我们周二开始第一站,去鼓楼。鼓楼是经济开发区,工业经济带动全市经济的发展,以前的历任市委书记,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鼓楼。至于去鼓楼看哪些地方,由鼓楼区管委会安排。我们在鼓楼只住一晚。
  沈明哲立即在本子上记着,口里将要点复述出来,说,好的,周二,鼓楼,晚上住宿。
  赵志民接着说,第二站,去密山市,和鼓楼一样,住一晚。

  沈明哲说,周三,密山。住一晚。
  赵志民说,星期四去泗平县。泗平离岳州近,可以不住,当晚赶回来。周五可以休息一天。
  沈明哲迅速在本子里记着。赵志民所提到的三个地方,一个是工业开发区,两个是农业大县。
  见赵志民不说了,沈明哲又问,人员和车辆怎么安排?
  赵志民说,车辆就按叶书记说的,开一辆旅游巴士去,人员嘛,市委办这边,你和我是一定要去的。考虑到可能需要组织材料,研室主和秘书科要有人同去。另外,发改委、建设局、农业局、水利局等都要有2-3个人参加。完全保卫方面,市委的保卫处的开道车要去,接待处去一个人。
  沈明哲把这些内容一一记下了,直到忙完下班的时候,他提着叶建平的公文包,同他一起回市委招待所,把具体的安排情况做了汇报。
  市委招待所是岳州市机关内部的住宿机构,只安排副厅级以上领导干部的住宿问题,叶建平空降到岳州市,也只能暂时住在这里。

  虽然沈明哲是生活秘书,但因为不能住在市委招待所,所以管理局又专门给叶建平安排了一名接待员徐小忧。
  他们走到招待所外的时候,徐小悠刚好出来。
  远远看去,她约莫二十五六岁,身高一米六五,比周娅婷的身材还好,虽然穿着招待所的制服,但丝毫掩盖不住她诱人的曲线。
  沈明哲看着徐小悠,心里瞬间升起一个念头,叶书记正值壮年,老婆又不在身边,每天有这么漂亮的接待员,管理局的干部们真是用心良苦。
  沈明哲此刻不知道的是,徐小悠其实已婚了,丈夫也是机关里的一人,不过出差期间交通事故,全身瘫痪,徐小悠已经算守了活寡。
  下班回来的时候,沈明哲老远便看见小区楼下有两个穿得很非主流的黄毛青年,他们靠在一辆电瓶车上抽着烟,其中一个还在听手机音乐,放的那首流行的《跑马杆》。
  沈明哲心中升起了一丝警惕,他看了看两个混混,突然发现这电瓶车竟然是周灵雪得。
  于是他直奔了车子,说道:“让让啊。”
  “小子,你谁啊?”拿着手机的混混忽然站了起来,凶巴巴地对着沈明哲吼道。
  “我是谁,一定要告诉你吗?”。
  “妈的,这车谁都不能动,给老子滚,不然废了你!”另一个混混恶狠狠地道。
  沈明哲却没有再和他们说话的兴趣了,他拿出手机,想给周灵雪打个电话。
  “妈的,你是哪根葱啊?揍一顿再说。”拿着手机的混混说。
  两个混混站在沈明哲背后,一左一右就形成了攻击的架势。

  沈明哲不想找任何人麻烦,但麻烦却总是自动找上他。两个混混骂他,他都懒得理,但他们却得寸进尺,想暴揍自己一顿?
  “你们是谁啊?为什么在这里?”沈明哲问道。他其实已经隐隐猜到了点什么,只是还没有确定而已。
  “问你妈个头,打!”拿手机的混混啐了一口,一拳就打向了沈明哲的鼻子。
  另一个混混抬脚踢向了他的要害部位。

  沈明哲心里一怔,这两个混混打架显然是很有经验的,一出手就这么狠。
  不过他们再狠,也不是沈明哲的对手,他探手抓住了拿着手机的混混的拳头,然后一个侧踹挡住了另一个混混的腿。
  “哎哟……我的妈呀”
  黄毛混混顿时露出了惊慌的神色,有些结巴地道:“你……你是沈明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