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17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果然周灵雪挥起小手,捏着郭涛的耳朵,嗔怒道:“不许欺负莫愁妹妹啊。”
  苏莫愁倒是微微一笑,毫不在意的样子,拉拉周灵雪的手,轻声道:“没事,闲闹而已,你快说。”
  周灵雪低头摆弄着手机,忽然发现一句极好,就大声念了出来:“楼上残灯伴晓霜,独眠人起合欢床。相思一夜青多少,地角天涯未是长。”
  周灵雪念完后突觉异样,抬眼瞧去,却见沈明哲脸上尽是欢欣鼓舞之色,扫过来的目光中大有深意,就觉得似乎是哪里不妥,又重新默读一遍,才猛然醒悟。
  这不是鼓励沈明哲么?他就住在楼上,郭涛出差的时间里,她和沈明哲两人都是独眠人,虽然她对沈明哲有情,但她毕竟是郭涛的妻子,作为嫂子她时刻记着自己的身份。
  想到这里,周灵雪心里怦怦乱跳,娇躯一震,就慌了手脚,连忙摆手说:“咦,好像又错啦,这个不算,我换个。”
  郭涛紧跟读了一遍,大声笑道:“俺媳妇这句真是极好了啊,真是好句子,还念念不忘,就用这句,别换了。”
  “该莫愁了。”郭涛并没有理会面红耳赤的周灵雪,而是兴致勃勃地望着苏莫愁,看她如何应答。
  苏莫愁把手支在下颌上,想了想,就拨弄着筷子敲打着桌子道:“日日双眉斗画长,行明哲絮共轻狂。”
  她说完这句,郭涛就跟沈明哲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满是骇然之色,不禁都暗自倒吸了口凉气,沈明哲不禁对这个苏莫愁有些刮目相看,她还真是厉害,这句和周娅婷下去说的那句有异曲同工之妙,这是公然挑衅沈明哲啊。
  周灵雪却听得一头雾水,轻声道:“莫愁,你这句?。”
  苏莫愁就坐在那里抿着嘴笑,她媚着眼睛看着沈明哲。

  郭涛拉过周灵雪,在她耳边轻声说:“再读一遍,这是莫愁在约沈明哲呢!”
  沈明哲心里已经明白了,他内心不尽感慨万千,昨天之前,还没人搭理自己,一天过后,却不断有美女投怀送抱,权利真是个让人沉迷的东西。
  郭涛正玩到兴头上,就忙推了沈明哲一把,催促道:“快点,轮到你了,人家约你呢!”
  几圈之后,每个人都喝的有些醉了,苏莫愁和周灵雪相互搀扶着才去了一趟卫生间,郭涛使劲的站起来,走到沈明哲身边,俯下耳朵,说道:“518房间,我给你安排了大礼,别谢我。”
  沈明哲坐在椅子上打瞌睡,也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被服务员轻轻推醒。
  沈明哲拿起手机一看已经快晚上10点了,手机里又多出来许多恭贺的短消息,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踉踉跄跄地奔了出去,上了电梯,按下5号键。

  站在房间门口,沈明哲觉得头重脚轻,酒劲一浪一浪地往头上涌,拿出房卡打开了房门,他没有开灯,径直走向床边,上面隐隐约约躺着个女人,他知道这应该就是郭涛送的大礼。
  初入仕途,他还是很谨慎的,他想说让这个小姐赶紧滚,自己安安稳稳的睡个好觉,明天开始美好仕途的第一天。
  沈明哲想去叫醒她,他伸手按在她身上,摇了几下,手感很软。
  沈明哲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加运转,呼吸也急促起来。而此时,女人翻了个身,她喘着粗气,似醒非醒。
  又人说,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也许在此刻就是这样。
  沈明哲悄悄从床上坐起,有些笨拙地趴在女人身上。

  此刻他再一次想起那句诗“花茎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这个女人就是他今天叩开的蓬门吧?
  “明哲……你……!”
  女人声音细弱蚊蝇,却如同在沈明哲耳边拉响了炸雷,震得他目瞪口呆,身子立时僵住。
  “她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
  沈明哲赶忙睁开双眼,仔细看去,苏莫愁俏脸微红,正咬着薄唇。
  怎么会这样?沈明哲呆呆地被定在那里,动也不敢动,他突然觉得这是一个圈套。
  清晨,沈明哲躺在床头,点燃了一根烟,他看着床上的苏莫愁,暗叹这个女人的心计多端。
  苏莫愁睁开迷离的双眼,问道:“醒了?”
  沈明哲猛抽了几口香烟,答道:“嗯。昨晚……”
  “你放心,我不会要挟你。”苏莫愁抢着说道。
  “那你想怎么样?”沈明哲问。
  “我只要你帮我对付一个人。”
  “谁?”

  “以后我会告诉你。”
  “仅此而已?”
  “嗯。”苏莫愁淡淡的答道。
  沈明哲临走之前,说道:“想好了对付谁,记得告诉我,欠人情不是我的风格。”
  苏莫愁躺着,露出一半香肩,回道:“我不会忘记。”

  沈明哲开门离去,笑着说:“下次别忘记自己的房号!”
  从酒店出来,沈明哲回家换了身衣服,从柜子里拿出了养父留下的一套金丝雕花柄银针,文章是可以拯救人的灵魂,现在他先要稳固自己的地位。
  一路上他回忆着以前看过的相关书籍,秘书是中国官场的特有角色,当然由于领导级别的不同,配备的秘书也不同,岳州属于地级市,市委书记属于正厅级,已经可以配备专职生活秘书,而沈明哲担任的正是这样的角色。
  为什么叫生活秘书呢?因为他们不需要写材料,文稿之类的有秘书科统一负责,生活秘书主要负责给领导提包、安排生活起居等等,看着简单的工作,其实最需要学问,不但要做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还要谨言慎行,低调做人。
  因为他要从各处收集有效信息转达给领导,越是细微的小事越要记在心里,比如领导看文件的时候,你一定要及时送上老花镜。有些领导,以前是近视,现在加上了老花,你得知道,什么时候给他近视眼镜,什么时候给老花镜。

  秘书跟着领导出行,要抢先一步下车、最后才能上车,而且领导上下车的时候,秘书要用手挡住车顶,避免领导的头撞到车顶上。
  再有就是秘书要和司机做好配合,天气不同,领导上下车选择的地点就不同,总不能让领导一脚踏下来,踩了一脚水,肯定就会觉得秘书不会办事。
  如果领导下车时,车外有人迎接,领导到迎接者之间的距离要保持多远?再有就是传达下级和领导指示的时候该如何表达,不同场合对领导的称呼等等。
  沈明哲一一回忆,这时候才发现对于这些细节,他竟然能做到了然于胸,看来先前无事做的功课,真的发挥了作用。
  车子马上就进了机关驻地了,他停在大门口等待保安开门的时候,手机又响了,大早上清脆的铃声,让他精神一振。
  他看了下号码,是个陌生的手机短号,机关大院内,工作人员之间都是以6位数短号编码,他能认出机关里的手机号,却无法判断到底是谁打来的,思考片刻之后,他按下接听键,说了声:“你好,”

  手机另一端传来一声有些沙哑的男低音:“是小沈吧?”
  这个声音,沈明哲觉得似曾听过,虽然自己以前没有职务,大家被称呼他为小沈,或者沈干事,但这个声音里的语气却明显不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