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16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沈明哲看到这首诗,瞬间便明白了,虽然内心无比激动,但并不欢喜,他眉头一皱,写道:“红稣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其实就是想告诉周娅婷,昨天和今天已经不同了,不过他的表达还是很委婉,周娅婷看到这半首词,羞红着脸帮沈明哲收拾东西。
  沈明哲装着东西,手机再一次响起来,他看了一眼显示屏,竟然是“老赖涛”三个字。
  这是他给郭涛取的专用名字,他和郭涛是好兄弟,一直以来不太计较得失,这么多年,郭涛找各种理由跟他借了不少钱了,所以沈明哲给他起了个老赖的外号。

  “涛哥,啥事?”沈明哲问道。
  “你小子,高升了啊,我又要出差了呢,赶紧回来庆祝啊。”
  沈明哲心想,这消息传的未免也太快了吧?
  他本想说,改天吧,不过话还没说出口,郭涛抢说了一句就已挂了电话,他道:“在家等你啊,速度。”

  下午三点多钟,沈明哲刚刚走到楼梯口,迎面郭涛刚好下来,见他回来,忙一把抱住他,说:“老弟你可回来了,可想死我了。”
  沈明哲就嘿嘿笑着说:“哥,才一天没见,能演的像点不?整点实在的,包拿着!”
  郭涛赶忙拿过他的包夹在腋下,跟在他后面一起上楼,沈明哲打开房门,两人进去,沈明哲就往沙发上一坐,说:“涛哥,我这叫野百合也有春天啊,今天可是推了好多饭局,你想请我吃啥啊”
  郭涛站在沈明哲的对面,说:“老弟,这句话我特别喜欢,我们的春天来了,哈哈”
  沈明哲点着烟,扔给郭涛一根,郭涛拿着烟在鼻子底下臭了半天,然后放在了一边。
  “怎么?嫌差?”
  “没有,这不是立了军令状嘛,不让抽烟。”
  沈明哲听了‘哼’了一声,“那嫂子让你去玩女人了?你也戒了?”
  郭涛听后‘嘘’了一声,赶忙看看房门是否关严了,他挠头道:“戒女人,直接杀了我算了!”
  沈明哲白了他一眼,“你啊,每次出差都拈花惹草,那些野花能有嫂子漂亮?”
  郭涛嘿嘿笑了两声,他再次拿起那根香烟,点上火之后深深的吸了一口,“你懂啥,再漂亮的老婆,睡久了也是左手摸右手!”
  沈明哲侧过身子,瞪了他一眼,皱眉道:“说的跟结婚十几年一样,你们才刚满两年吧?这要到了七年之痒,怎么办?”
  郭涛狠狠吸上几口,笑着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这话没错,你还是个新兵蛋子,以后你就知道了,燕窝熊掌再好吃,天天吃也会腻。”
  沈明哲愣愣地盯着天花板呆,嘴里轻轻的吐着烟圈儿,说道:“你啊,当初我就该和你抢嫂子,这么如花似玉的大美人,整天独守空房,你于心何忍。”
  郭涛捏着烟屁股狠抽了几口,然后撵在了烟灰缸里,似笑非笑地道:“你小子,这是怜香惜玉了啊,你早干啥呢,实在不行,我和你嫂子离了,让给你?”
  沈明哲一拳打在肩膀上,“你活傻了啊,说的都啥话。”

  “我这不是开玩笑嘛。”
  沈明哲懒得理他,问道:“到底去哪里吃啊?”
  “哦,对了,是这样,我有个同事,关系还蛮熟的,说晚上丽清酒店请吃饭。”
  “以前咋没听说同事请你吃饭呢。”

  “那以前是以前啊,现在我兄弟可是市委一秘啊,我怎么也粘点光不是?”郭涛嘿嘿一笑,沈明哲知道,这小子肯定瞒着自己答应人家什么了。
  晚上六点,在丽清酒店的包厢里,四个人相视而坐,沈明哲认识请客的人,应该说还算熟悉,正是经常和郭涛一起出差的美女苏莫愁。
  苏莫愁,二十五六岁,皮肤白皙如玉,笑面如花,天生有一种娇媚的容颜,少了些许的端庄,如果说周灵雪是一个大家闺秀,那苏莫愁就是一个多才多艺的青楼歌姬,她更懂的抓住男人的心。
  既然都不陌生,四个人就说说笑笑围着桌子,郭涛和沈明哲两人喝白酒,周灵雪和苏莫愁喝红酒。
  四人举杯庆祝了沈明哲的平步青云,在几杯酒下肚后,郭涛本性难移,就要开始讲段子,周灵雪就撅着嘴说:“你啊,每次都说这么俗气,羞不羞呀!”

  郭涛听了就哈哈一笑,他举着酒杯,说:“既然俺媳妇儿发话了,那今个就来点雅的,每人都要说出几句‘你懂得’诗词,说不出来的要罚酒。”
  苏莫愁笑着说:“好啊,这个好玩啊。”
  沈明哲瞄了周灵雪一眼,心想周灵雪学舞蹈的,对古诗词肯定不在行,要吃亏啊。
  想到这里,沈明哲说道:“咱们玩的是乐趣,只要讲得出来就行,不管手段。”
  周灵雪一听,似乎明白了,赶忙摸出了手机,羞惭惭地说,“我没啥问题,开始吧!”

  郭涛笑吟地道:“金针刺破莲花蕊,不敢高声紧皱眉。”
  周灵雪听了立时粉面绯红,在郭涛的胳膊上掐了一把,咬着嘴唇道:“要死了……。”
  苏莫愁笑着说:“不对啊,郭涛,你要喝酒啊?”
  沈明哲淡然一笑,轻声道:“美女,金针啊,多没意思。”
  苏莫愁一听,马上羞到,“你……我就喜欢呢,哼哼……”
  苏莫愁看这沈明哲,“我们大才子,你先来……”
  “还是女士优先吧,别说我抢了你们的诗句啊。”沈明哲点上一支烟,慢悠悠的吐着烟圈儿。
  “那我来吧。”周灵雪拿着手机,滑来滑去,最后低着头悄悄说出一句:“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苏莫愁一听,再次对沈明哲说道,“这句你给解释下?”
  沈明哲皱着眉头,似乎也觉得劲道不太够。
  周灵雪抬头看见三个人都盯着自己,着急的解释道:“当然有啊,放着船不摇,还不是回家那啥了。”

  郭涛赶忙说:“对啊,还是俺媳妇想象力丰富啊,这个肯定算,虽然是含蓄了一些。”
  苏莫愁拿着水杯敲了敲桌子,“你们夫妻相互啦,赌桌上不讲情面哈,我也来一句,‘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
  沈明哲心里一颤,这个苏莫愁竟然想到这么一句。
  郭涛也看在眼里,尤其是苏莫愁的小手端起红酒杯,伸出舌尖轻添杯沿的那一刻,他的眼都看直了。
  沈明哲本想说周娅婷下午写下的那句,但想想不合适啊,那句适合女人,于是转而说道:“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
  郭涛马上站起来,说道:“这啥啊,喝酒!”
  “怎么不算啊,有深更半夜化缘的嘛?”
  “那也说不过去,万一人家借宿呢,不要狡辩,男爷们搞这么委婉。”说着,郭涛给沈明哲斟满了一大杯。
  沈明哲摇头,“哎,被你们欺负啊。”随后一饮而尽。
  看着沈明哲喝完,郭涛坐回了位置,看着苏莫愁说道:“重帷深下莫愁堂、卧后清宵细细长。”
  沈明哲听了心里‘咯噔’一下,他觉得郭涛的胆子太大了,当着周灵雪的面就敢这么明目张胆地调戏苏莫愁,就算周灵雪不是文科出身,但是这句也太明显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