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之恋下的情感之路》
第10节

作者: 沈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翻推盅换盏之后,一斤茅台已经喝完了,沈明哲感觉胃里暖暖的,唇齿留香,这就定然价格不菲。
  “静然,把那瓶酒也开了,我和明哲投缘,今儿多喝几杯。”童远山说着,就站了起来,“我先去个洗手间。”
  章婧然犹豫的另一瓶茅台,看着童远山,说道:“要不少喝点吧,你的身体……”
  “没事,打开。”童远山说着走进了卫生间。
  既然童远山身体不好,自然是不能多喝,沈明哲马上站起来,准备和童远山商量。
  童远山醉意朦胧,他一看沈明哲也站了起来,于是笑着说道:“明哲,来,一起去放鸟。”
  酒店的包厢里只有一个卫生间,既然童远山开口了,沈明哲也不好拒绝,反正都是爷们,谁怕谁。
  站到立便器前,童远山解开皮带,开始撒尿。
  “嗯……嗯……”童远山的喉咙里发出奇怪的声音,似乎表情有些痛苦,他使了很大的劲,但却没有哗啦啦的水声。
  相反的,沈明哲这里却是流水如瀑布,那畅快淋漓的感觉,让沈明哲全身一抖。
  沈明哲转身看看童远山,他依旧站在那里,滴答、滴答、滴答……
  一个男人尿尿的声音尿成这样,这是多么丢人和痛苦的事情啊!
  “嗯……嗯……”童远山用手撑着墙壁,使着劲儿,终于,他又憋出一条小溪儿。

  淅淅沥沥,滴滴答答……
  看到这里,沈明哲心里彻底明白了,童远山的病的还不轻啊。
  “童总,你是有前列腺炎吧,还是肾炎?”
  “哎,老毛病了,让你见笑了,看了多家医院,就是没什么疗效。”
  “这个病看起来不是大问题,但长期尿路不畅,很容易演变成尿毒症、肾萎缩之类的啊,后患无穷啊。”
  童远山转头看看沈明哲,眼神有些惊讶,“你还懂医学啊?”
  沈明哲笑着说“不瞒童总,我自小在跟着一位老中医长大,你这个病,我真会治,不过中医贵在调养,需要些疗程。”
  童远山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苦笑的摇摇头,“明哲啊,全国知名的医院,我都看遍了,他们都没办法。”言外之意,就是他不相信沈明哲能治好自己的病。
  “中医贵在养,而不在治,童总啊,你用手指按压肚脐下方一掌的地方,然后轻柔试试看。”
  童远山本想摇头,转念之后,试试也无妨啊,果真伸出手指,压在了小腹上轻柔了几下。
  他只觉得小腹下方如同沐浴了温泉,随后自己的小小鸟微微抬头,紧接着一股浑浊的尿箭笔直地射向立便器,打得白色的陶瓷哔哔直响!
  “哈哈哈哈……爽啊!”童远山发神经似的大笑了起来。
  他的喜悦,一般人是体会不到的,浊尿如同开闸一样,释放了他满心的忧郁。
  尿完收鸟,童远山也顾不得洗手,他拉着沈明哲的手,激动的说道:“明哲啊,你小子还真有一手,走,喝酒去!”
  章婧然看到童远山拉着沈明哲的手,一脸笑意的从卫生间出来,心里还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静然,快倒酒,我今天和明哲一见如故,要好好喝几杯。”
  “我也是啊,一见您就觉得似曾相似,酒逢知己千杯少,童总,我敬你!”
  童远山兴奋的猛拍一下桌子,大声说:“哈哈,既然这样,那也是上天注定的缘分,你不要总叫童总了,叫我一声大哥,以后我们就是兄弟。”
  沈明哲一听,赶忙举着酒杯站起来,笑着说:“大哥,既然这样,那我要敬大哥和嫂子一杯,祝你们长长久久,幸福美满啊”
  童远山笑着摆手道:“都叫大哥了,还这么客气,快坐下,坐下……”

  如此一来,气氛就变得轻松许多了,沈明哲心里并不糊涂,童远山是什么人?他跺跺脚,全国的经济都要抖一抖的人物,要说童家背后没靠山,连三岁小孩都不信,能攀上这样的人,机会是千载难逢。
  张雨涵专注的听着几个大人讲话,时不时的参合进来几句,但她确实听不太懂。
  第二瓶茅台就要见底了,童远山满面红光,心情舒畅,他夹了几口菜,又抿了两口茶,随后笑盈盈的说道:“明哲啊,岳州市要变天了。”
  “这个我也听说了,大家都说陈市长要升书记了,又有一批人等着排队升官呢。”
  “你看到的都是表面传闻,陈延庆当不上这个市委书记,他的手段如此强势老道,省里怎么会不知道?让他当上书记,岂不是扰乱了省里的局势。再说周启明为什么只做了一年市委书记,就申请调离了?”

  沈明哲知道这里面肯定有内情了,组织上的说法是周启明另作安排,他淡淡的说道:“应该是上面另有安排吧,虽然接触不多,但周书记口碑还是不错的。”
  童远山摇头说:“老弟啊,亏你还在宣传部,这政治嗅觉太低了,周启明很明显是搞不定陈延庆,所以才被调离了岳州,自古就有“异地为官”的说法,陈延庆怎么可能当上市委书记。”
  “那看来又要来新书记了?”沈明哲若有所思的说道。
  “那肯定的,这个陈延庆,大方集团在岳州的项目洽谈失败,他也是尽了力的,哼,童家不差这个地产,却咽不下这口气。我告诉你啊,新书记已经来几天了,估计明天就要公布了。”
  “啊,没想到大哥和陈延庆还有这些瓜葛。”沈明哲也是愤愤不平。

  童远山擦擦嘴角的菜汁,就又接着说:“我自然不会和他有什么瓜葛,他也没有这么大本事,他只不过是别人的走卒罢了。”
  沈明哲心里一沉,岳州市市长在童远山眼里,都是走卒一般,看来童家真是深不可测。
  章婧然见到童远山侃侃而谈,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忍不住插话道:“远山,什么时候和远峰打电话了?”
  童远山老脸一红,轻轻白了章婧然一眼,对着沈明哲让道:“来,明哲,再吃点。”
  “姐,你是不是说,姐夫刚才说的这些都是三哥说的?”张雨涵似乎终于听懂了一些,笑着问道。
  章婧然抿嘴笑而不语。
  “哈哈,姐夫,你见三哥不带我去啊,还说的这么有板有眼,原来都是三哥说的。”

  “小孩子懂什么,一边去。”童远山白了张雨涵一眼,赶忙抿了口茶。
  “远峰从来不干涉家里的生意,他怎么突然会和你说这些?”章婧然轻声问道。
  “哎,还不是省里也要换届了,有人顶着远峰的位置呢。”
  童远峰?沈明哲想着这个似曾见过的名字,童远峰不是江南省组织部部长吗?原来如此,不愧是童家,商场叱咤风云,政坛如日中天,每一个人都不可小觑。

  “那大哥在岳州的项目,如果我能帮忙,您尽管开口。”沈明哲接着说道。
  “算了,岳州的项目暂时不做了,我也不想蹚这个浑水。”
  “嗯,那也好。”沈明哲点点头,心里有些失落,如果大方集团在岳州有项目,岂不是可以经常见到章婧然了?
  “明哲啊,岳州是个好地方,有山有水,人杰地灵,你嫂子就是岳州人。”
  “都说岳州出美人,以前不觉得,见到嫂子才真真的信了,哈哈……”沈明哲看着章婧然调侃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