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221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华一想到自己要流离失所心中本就不好受,现在方长还跟他开这种玩笑,他的火一下子就上来了。
  方长马上安抚道:“里面那几个人怎么样?”
  李华平复下来后,说道:“他们这辈子只怕都和药物分不开了,没有直系亲属签字,这一辈子都不可能走得出来。”
  方长点点头道:“那就好,这样吧,洪隆二医院里有个精神科门诊,我想法子把你弄过去,职位还是挂在都城四医院,等风声过了,你再回去。”
  “行,有你在洪隆,我觉得放心!”
  方长冲李华伸手道:“我要你准备的东西呢?”
  李华哼了一声道:“我可不敢忘!”

  说着,李华从包里拿出一份诊断病历来,放在方长的面前来说道:“上面可有几位专家的签字,就算告到天王老子那里去,你都算是个注册的精神分列症病患了,而且病况严重!”
  接着,李华又从包里拿了几瓶药出来,说道:“个人建议,药你最好别吃,要是真把自己弄疯了,以后可怎么办?我才不想当你的主治大夫呢!”
  李华这话本来是可以不用说的,但是念在跟方长在一起这么长的时间了,多少还是该担点一下。事实上,他更多的是想知道方长到底想干什么,有的人拼了一辈子都在证明自己是清醒的,像方长这样努力证明自己是个精神病患者的还真是不多见啊!
  方长并不需要跟他解释什么。当着李华的面,方长打了两个电话出去。得到的答复是,下周一就可以去洪隆二医院坐诊了。
  得到这样的消息后,李华冲方长竖起大姆指道:“你是真牛逼啊,这种事两个电话就搞定了?”
  方长一脸平淡,也不觉得这种事有什么好牛逼的,不是常规操作吗?淡然地说道:“回去收拾东西吧,明天一早去四医院做个交接,你得记住,如果那几个人跑了一个,我收拾你!”
  看着李华半天没有动作,方长说道:“去吧,我早就安排了人在身边保护你,如果你有危险的话,他们会第一时间杀出来……”

  听到这话过后,李华才放心地离开。
  小地主马上冲方长叫道:“老大,你派了谁保护他啊?”
  “没谁啊!”
  小地方眨巴眨巴眼,懵逼道:“你骗人?”
  方长哼哼一笑,的确是骗了李华,这家伙是被人吓破了胆,连家都不敢回,如果不这么告诉他的话,岂不是还带着他回家?

  左右看着方长没什么事可做,小地主换了位置坐到方长的身边搓着手嘿嘿笑道:“老大,有阵子没有聚了,你这么关照我,是时候反哺一波,今晚我带你去澡堂子吧,一边泡澡一边嘿嘿看脱舞,还是民族风情的哦!”
  方长瞪了小地主一眼,笑道:“都特么脱光了,哪儿来的民族风情?毛是黄的?”
  小地主一脸懵,卧草!好有道理啊!
  方长没好气地说道:“最近可以跟费昂走近一点了,不用套他的话,他愿意怎么吹是他的事,九里岗准备妥当了,带着人过来就行了。”

  给小地主交待了一番,方长看看时间,也就离开了。
  今年国能集团的效益集体下滑,这一年的最后一天,万众期待的年终奖才发了下来。
  钱一到账,员工爆炸了。
  去年才上了头条,国能人均收入二十二万八,无数人嘴里骂着草尼玛,然后把自己的年收入贴在网上,并且清楚明白地标明自己属于国能集团的那一个单位,什么岗位,可是不管他们多想在狂喷的网民面前证明自己的无辜,最终这些贴子居然没有一条能通过审核,这让人不得不感慨网络审核的神奇所在。
  于是,国能集团的员工们不得不戴着高收入的帽子辛苦地劳动了一年,而这一年到头,以为是个丰收的季节,才发现现实与理想的差距有多么的真实。
  上卡年终奖税后一万一千块,这还是人均,换句话说,所有人都被平均了!

  “老贺,下午出差!”
  “出尼玛勒个比,不去,爱找谁找谁去!”
  老贺是可是野外作业处的老人了,拼了二十多年,从来没有像今年这么窝火过。
  于是八年前年终奖拿两万,七年前拿一万八……今年拿一万一。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按理说,收入是越来越高的,以前说到国企,不知道多少人竖大姆指。
  如今在外头,夏天顶着日头挥甩二锤,背上的皮是脱了一层又一层,冬季更是在风雪当中加班加点,活越来越多,钱却挣得越来越少,这口气不光他老贺咽不下去,他所在的基层单位,今天九成的人都撂了挑子,老一点的有了家底可以不干了,年轻一点的有家人罩着,出去花的钱比挣的还多,谁还愿意出去?
  野外作业处的任务来了,可以队长加经理分头抓人,一个个摆足了抓壮丁的架式,到头来,连一支出差的队伍都凑不齐,最后,连开车的司机都把钥匙给扔了,这下子事情真的闹大了。

  企业管理,是逐级上报,然后依次下达,所以这个最让人头痛的问题最终还是传到了孟常德那里去了。
  孟常德性子软,保江山不错,打天下就是个废物级,天崩的难题摆在面前,他想的不是求变,而是,“我能怎么办?我也很难过啊!”
  正当孟常德叉着腰看着窗外的天思考人生的时候,曾凡柯站在大开的门边,作势地敲了三声。
  “进来!”
  扭个头来的孟常德看到曾凡柯时,叹了一声,朝他招了招手。
  曾凡柯脸上凝重地说道:“孟总,事情严重了!”
  “怎么了?”孟常德有点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味道,随口问了一句。

  曾凡柯压低了声音,捏着嗓子说道:“下头工人开始闹情绪,刚刚从外边回来的一线员工打包回家过节了,龙山区块的任务要得这么急,高压裂、油管作业等公司没一个人愿意出差,这怕是要误大事啊!”
  孟常德急得一薅头发,原本就快颓了,这一把下去又弄下来一戳来,不知道是心疼头发还是怎么着,脸色惨白,气得嘴皮子发抖,颤声道:“这几个公司的经理都是干什么吃的?”
  曾凡柯一脸无奈,尽可能语气放平,语速慢中有快地说道:“这事也怪不着他们啊,今天奖金上卡了……”
  “奖金上卡怎么了,上卡不是应该更有动力才对吗,发了钱还撂挑子,滑稽,滑天下之大稽!”

  曾凡柯嘴里发苦,动了动嘴皮子,喃喃道:“七八年前的年终奖都两万了!”
  孟常德脑子一懵,是啊,七八年前都两万了,房价涨了十几部的情况下收入却降,让人怎么想得通?
  日期:2019-01-31 07:1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