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445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姜一愣,这才反应了过来,揉着脑袋道:“我想说来着,可我不是没媳妇嘛!”说完,笑着启动了车辆。
  用手机导航,五分钟之后,车子便开进了粮库小区,围着2号楼转了一圈,小姜将车停到了远处,两个人下车,徒步走了过去。
  进了单元门,他把耳朵贴在102门上听了听,见没什么动静,抬手轻轻敲了几下,随后就听里面传来脚步声,大牛打开了房门。
  三个人互相对视了两秒钟,大牛脸上的肉轻轻颤了下,咧着嘴干笑着道:“强哥,你怎么找这儿来了?”
  小姜也不说话,迈步进了房间,谢东也马上跟了进去,大牛明显有些害怕,哆哆嗦嗦的站在原地也不敢动,只是两只眼睛贼溜溜的观察二人的一举一动。
  小姜回手关好了门,斜了大牛一眼道:“你就是躲到天边去,老子也能把你挖出来。”
  大牛吃过小姜的苦头,至今还心有余悸,也不敢直视小姜的目光,只是低着头,小声说道:“好好的,我躲什么呀?”

  “你***敲诈了陈俊生50万钱,还能不躲起来?”小姜一边说一边往屋子里看了看,这是一间老式的一室一厅,房间不大,几乎一目了然,见没什么外人,他拉过一把椅子坐在大牛对面,优哉游哉的点上一根烟,冷笑着道:“来吧,那么多钱,总不能一个人独吞吧,拿出来大家分一分,不然的话,咱们就让丨警丨察叔叔给评评理。”
  大牛一听这话,当时汗就下来了,磕磕巴巴的道:“强哥,这事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啊,那五十万,我一分也没得着,说实话,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我就是个跑腿办事的。”
  “你能跟黄老邪打电话谈价钱,好像不止跑腿办事这么简单吧?来吧,跟我说说,你在QQ上跟黄老邪都聊了些啥内容,让我也开开眼。”谢东淡淡的道。
  大牛沉默了,只是一个劲擦汗。

  “咋的,要不,咱换个地方聊啊。”小姜说着站了起来,大牛赶紧往后躲了几步,惊慌的道:“别......别......”
  “那就痛快点,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小姜没好气的说道。
  大牛叹了口气,像是下了好大决心似的道:“好吧,我说。”
  原来,春节过后,他突然接到小玉打来的电话,说是有重要事跟他商量,而且可以挣一大笔钱,他虽然有些疑惑,但也并没想太多,于是约在一个上午,就高高兴兴的去见面了。

  不料,赴约的却是几个陌生男人,说是小玉介绍来的,让他打一个电话、办一件事,开价五万块。然后告诉他,整个事情没有任何风险,打电话是联系一桩业务,就说几句话而已,然后具体在网上谈什么就不需要他了,至于那件事,看似有点风险,实际上也非常安全,说完,给他看了几段小玉的视频,又把整个计划都说了出来,最后告诉他,陈俊生一不敢报警,二不敢打击报复,因为事情闹大了,他自己损失更大,所以只能是干吃哑巴亏,绝对没有任何风险。

  “那些人一看就是混黑道的,我当时合计,肯定是小玉被什么人控制了,而这帮人要敲姓陈的一笔,如果我不肯做的话,恐怕也会有麻烦,想来想去,就只能按他们说的做了。”大牛可怜兮兮的说道:“强哥,我说的都是真话,别说五十万,就是答应给我的五万块钱,最后也一分没有。”
  “小玉打电话约你,然后来了一帮混黑道儿的?”小姜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觉得我会相信吗?小玉要是认识黑道儿上的人,能被你欺负成那样吗?”
  大牛也很委屈,哭丧着脸道:“都到了这时候了,我骗你干嘛?后来,我专门托人打听过,那帮人也是平原县的,带头那人绰号叫嘎子,是专门做这种敲诈勒索勾当的。”
  “放你妈的屁!”小姜骂了一句:“越说越离谱了,今天不让你吃点苦头,你是不能说实话了。”说着,起身便要动手,谢东见状,赶紧抱住了他,然后也不说话,硬将他拽出了房间。
  回到了车上,小姜不解的问道:“师父,这小子撒谎呢,你咋就能信呢?”
  谢东也不解释,直接拨通了魏霞的手机。
  “你是不是认识个叫外号叫嘎子的?”他问。
  “是啊,怎么了?”魏霞笑着说道:“你咋打听起他来了,这小子可不是啥好人啊。”
  放下电话,两个人对视了一眼,谁都没有说话。魏霞无心吃饭,起身在房间里来回走了两圈,最后坐在沙发上,愣愣的望着窗外出神,好半天才用鼻子哼了一声。
  “嘎子的话可信吗?不会是在挑拨咱们之间的关系吧?”谢东试探着问了一句。
  魏霞摇了摇头,用手掐着两个太阳穴,皱着眉头,半晌才幽幽的叹了口气道:“古人说,画人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句话太有道理了,就是让我打着滚儿的想,也想不到这件事是晓梅干的,还有,她悄悄成立了个中华道医研究中心,如果把这两件事串联起来看,没准是在下一盘好大的棋啊。”
  谢东并不关心常晓梅要下一盘什么样的棋,只是想不明白,以他们之间的关系,常晓梅为什么要这么做,说心里话,如果他真去了省中医研究院,是完全有可能把这两本书赠送给院方的,而现在看来,一切都要重新考虑了。
  还有小玉,即便这件事她确实不知情,可在高阳,深夜与张力维见面同样是匪夷所思,这一对干母女,在他眼中都曾经是最值得信任的人,可忽然之间,就变得迷雾重重,似乎再也看不清楚了。
  “你怎么看这件事?”魏霞突然问了一句。
  谢东一愣,随即苦笑了下道:“我就是感觉有些对不起你。”
  “对不起我?”一句话把魏霞给闹懵了,呆呆的望着他,不晓得这句话有什么含义。
  他点了点头道:“是的,我真是感觉挺对不住你的,如果不是因为我,你和常局长应该是一辈子的好姐妹、好朋友,可现在却成了这个样子,说实话,我心里挺纠结的,不知道如何处理以后的关系。”

  魏霞听罢,歪着脑袋看了他一会,忽然伸手在他脸上轻轻掐了下,笑着说道:“傻瓜,这个世界上,只有咱俩才是真正的一辈子,你根本不用纠结什么,和你过不去,就是跟我过不去,不对,应该说是和我们娘俩过不去,还有盈盈啊,咱们现在是一家三口嘛。”
  提到孩子,谢东心里一暖,可是随即陷入更深的自责之中,是啊,现在是一家三口了,这份爱情和这个孩子同样来自不易,不论是面对着四姐黑洞洞的枪口,还是ICU病房外焦急和无助,魏霞都做到了一个女人能做的一切,可自己却背着她偷偷和丁苗苗幽会上床,实在有点昧良心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