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206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怎么了,你们年轻人不就喜欢过西洋的节日吗?”欧阳建雄笑了笑说道:“怎么啦,长大了,成熟了,所以也不过这洋节日了?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欧阳帅一脸死灰,沙声问道:“今天……是妈的忌日,都过了这么多年了,要不您来她坟前看上一眼吧,我有事要跟您说。”
  欧阳建雄一听,顿时清了清嗓子,打了个哈哈道:“原来是你妈的忌日啊,我现在走不开啊,你有什么事就在电话里说吧!”
  “是这样,我在洪隆的生意出了点问题,需要一些人手解决些麻烦。”
  “摆不平啦?行吧,一会儿我亲自打个电话帮你关照一下。”欧阳建雄沉声说了一句,后,总感觉差点意思,于是又补了一句道:“替我给你妈上一柱香吧!”
  欧阳帅连应都没有应一声,就直接把电话给挂了,然后在自己母亲的坟前磕了三个头,大雪纷飞,然而他的心更加的冰冷,因为他已经有了答案了。
  欧阳建雄的脾气欧阳帅是有数的,他不会逼问,但是从欧阳建雄的态度上来看,就已经有了明显的答案。欧阳帅的妈的死,十有**都被茹意给说中了。
  欧阳帅不想再拖时间,他要赶紧回洪隆去,三杰的事不能拖,拖得越久,自己越容易被边缘化。
  在上完坟之后,欧阳帅马不停蹄地朝洪隆赶了回去。
  另一边,欧阳建雄倒也没有完全骗他儿子,的确在谈一些事情,而且非常的重要。
  连知行就在一旁听到欧阳建雄的通话内容,肃然道:“今天是嫂夫人的忌日,大哥该去看看,要不我先撤,明天再聊。”

  “撤什么撤?漫天大雪,你能撤到哪儿去?”欧阳建雄从秘书手里接过一支烟来,夹在指间抽了一口,又递了回去,叹道:“看看这天儿冷的,百姓的温饱问题都没有解决,哪儿还顾得上这些事啊?”
  连知行一听,也就不再客气什么,当即道:“这周建安不让老大哥您省心啊!”
  欧阳建雄心中冷笑,老子在浑水里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轮得着你拿我当枪?嘴里毫不留情面,叹了一声道:“到底是他周建安不给我省心,还是你连知行不给我省心啊?”
  “大哥,瞧你这话说得!”连知行连忙起身,从欧阳建雄身边的人手里抢过茶壶来,一边给欧阳建雄掺茶,一边道:“这么多年来,大哥您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怎么就让您不省心了,您就算给我一百个胆儿,我也不敢忤逆你的意思啊!”
  目光紧盯着茶杯里冒着滚滚热水的茶水,欧阳建雄重重地哼了一声,不咸不淡地说道:“那你来跟我解释一下,这个季度陕甘内三省的煤突然减产百分之三十是什么意思啊?挖不出来东西了吗?”
  “老大哥,我这次上来不就是为了这事来的吗?”连知行委屈道:“你说这矿业部我一手管着,多少矿区指着冬天这一遭吃饭呢,工人工资就那么一点,全凭着效益拿点奖金,他周建安倒好,只顾个人利益,不管我们这些老伙计的死活。大力搞天燃气供暖,看这样子这清洁能源是要逐步取代超排放能源,我们煤矿不就成了第一个挨刀的产业了吗?老大哥,你也是能源部门出来的,知道这些年我们为国家出了多少力,他周建安这一手,即是卸磨杀驴,又置百姓利益于不顾。这三个省的煤矿企业一见这形势,不是早晚得减产吗?那就减吧,早适应早完蛋!”

  “混账!”欧阳建雄一巴掌砸在桌子上,茶碗瓷器震得哐哐直响,连知行当即一愣,缓缓朝椅背上靠了过去。
  只听欧阳建雄吼道:“你特么把你当矿长那流氓脾气给我收敛一点,也不看看这是哪儿,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身份,你以为这还是拿着刀枪棍棒抢矿过日子的时候?早适应早完蛋?这里是你发牢骚的地方?”
  连知行赶紧摇头道:“不敢不敢,我这不也是受了他们负面情绪的影响吗,老大哥,年底了,工人们的年终奖都还卡着不敢发,这个年关怕是不好过哦。”
  欧阳建雄沉吟片刻,哼道:“有什么不能发的?该发的发,该安抚的安抚,大过年的,弄得天怒人怨的,我看是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你自己的人不管好,竟给我闹事,我看你这个矿业部的头头也干不了多少日子了。”
  连知行一摆手道:“老大哥,我不过一个陕林省的矿业部长,不干也就不干了,但是不该背的锅肯定不背,老大哥你不能厚国能,薄黑金,这让人看了该有多寒心啊,大伙都在等消息,说是要蓝天不要温度,正好也可以轻松点,不用起早贪黑地拿命换钱。”
  “怎么就厚国能啦?他周建安什么时候出来抢了风头?”

  连知行马上说道:“周建安自己没有,但是你看看他做的那些事,他那个未来女婿在洪隆呼风唤雨,和他女儿成立一家卓越集团,主业正是能源勘探与能源机械的加工制造,这头刚把南方的液化气储备厂站拿下,马上就搞出了天然气供暖的业务,都城见状,哪儿稳得住,准备全省推广。好家伙,南方从来不是用煤大户,用什么天燃气我也就忍了。这帮吃人不吐骨头的东西居然打起了北方的主意,周家和骆家是儿女亲家,骆家的进出口业务做得如日中天,一个月之前拿到天然气销售经营权,现下正和他们的宝贝女婿周昊在老毛子的地盘谈最后的合同,一旦拿下大单合同,那边一开阀,不到二十四小时,老毛子的天然气就能送到北方各大省份,哪里还有我们的活路啊。老大哥,你可得给我们做主啊!”

  做主?你特么的都把老子的主给做完了,还用我做什么主?欧阳建雄对连知行的反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主要是这家伙行事风格太简单粗暴,总让人心里不舒服。
  出手对付周建安是板上钉钉的事,可是欧阳建雄也不喜他逼宫这一套。
  想到这里,欧阳建雄的心中早就有了主意。
  北方天寒地冻,在所有人的眼里都像地狱一样的存在,感觉一入冬就没办法活下去了。实不知人家关紧门窗,光着膀子涮着羊哼着曲儿满头大汗。
  所以想象终归是想象,现实总归是现实,就有这么残酷。
  然而今年的冬天是真的残酷,气荒了,煤缺了,家里的暖气时有时无的,温度怎么都上不去,感觉日子过得大不如前。
  京城还好一点,周边的城市那是真的快疯了,据说过了山海关还没到最冷的时候,已经冷死了好些个的人。
  这让人不得不感叹,今年的冬天真特么的冷。
  私底下,不知道有多少人开始破口大骂,骂谁啊?逮谁骂谁。

  先骂热力公司,就特么知道挣钱,暖气不给力,这是特么的又打算涨暖气费了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