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438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脑梗引起脑干大出血,昨天半夜发的病,等我赶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快不行了,送到医院抢救到四点多钟,人就没了。”王远的儿子声音低沉的说道。
  他没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王远的遗像发呆。平心而论,他与王远之间谈不上有什么感情,师父在世的时候,只知道这位老哥一来,便有好酒好烟,还能跟着混一顿好吃喝,倒是来省城之后,才算有了些交集,结果还闹出了这么多不愉快的事。
  昨天上午还有好多话没说完啊!也许这就是命吧,老天爷不让他把那些事说出来。想到这里,他苦笑了下道:“王叔临终还留下什么话了吗?”

  “没有,从发现不对劲,爸就一直处于深度昏迷状态,没有任何意识,什么也没说。不过这也算是老人家前世的修行吧,走得很安详,就跟睡着了一样。”王远的儿子道,说完,示意他稍等,然后转身回了房间,不大一会,拿着个小皮包走了出来,直接递给了他。
  谢东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犹豫了下,并没有伸手去接,王远儿子见状,连忙解释道:“爸昨天晚上回来,就让我妈把这个包拿出来,说是打算今天交给你的,里面是一些药方的笔记,你看看吧。”
  药方的笔记?他心里一惊,赶紧接了过来,打开一瞧,其实就是个很薄的小册子,翻开看了看,不由得感慨万千。
  小册子的封面上写着几个字:杂病笔记。里面都是用毛笔书写的一些药方和用针的方法,一看就是师父所书,那笔迹他再熟悉不过了。
  “这是......?”他抬起头,疑惑的问道。
  “具体我也不清楚,我爸这个人脾气挺古怪的,很少跟家人说他自己的事,就连我妈也不怎么了解。”王远儿子苦笑着道:“要不是他手机上有你的联系方式,我们都不知道怎么找你。”
  他并不知道,这份笔记就是当年王远从师父行李中偷走的,当然也就想不明白,为什么王远会莫名其妙的交给他。只是捧着小册子,默默的坐在那里,心潮起伏、良久无语。

  半晌,他站起身,重新走回到灵位前,双手合十,在心里默默的念道:王叔,我不知道你和师父之间有什么恩怨,也不管我们俩发生过多少不愉快,总之一切都过去了,就冲这份笔记,我一辈子都感念您的恩德。然后再次深施一礼。
  他与王远儿子聊了几句,又进屋安慰了下老太太,便告辞出来了,回家的路上,心情格外沉重,甚至有些后悔,后悔昨天没硬拉着王远去医院检查一下,如果那样的话,也许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同时,心中的好多疑惑没准就会有了答案。
  然而,现在一切都来不及了,随着王远的离去,有些谜团可能永远也解不开了。回到家里,将小册子拿出来,看着上面那些熟悉的字迹,不禁感慨万千,不知不觉眼窝就有点湿了。
  随便翻看了几页,忽然里面的一行字引起了他的注意,反复读了几遍,越发感觉不可思议,于是连忙找出手机,将那天夜里张万成发给自己的照片调出来,两个一对比,顿时大吃一惊。
  手机照片上的内容,与这本小册子上的内容完全一致,虽说只是短短的几句话,但也足以令他震惊了。
  难道我手中的小册子,就是师父从丹药论中摘录下来的?想到这里,他不禁欣喜若狂,赶紧找来纸笔,一字不落的将小册子上的内容完全抄了下来,再将原文收好,拿着抄下来的内容,认真看了起来。
  可惜的是,他对药材知之甚少,很多药物别说亲眼见,就是连听都没听说过,更不要说药理和药性了。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明白什么,于是叹了口气,习惯性的想道,还是找个机会,让常局长这样的行家给看看吧。这个想法一出,猛然想起王远昨天说的那些话,不由得心里一惊。还是算了吧,这位美女局长更加深不可测,还是别跟她走得太近了,敬而远之吧,别稀里糊涂的被她给卖了都不知道。

  可转念一想,不对啊,不能总这样下去,什么事都是别人在暗地里算计我,我只能像一个傻子似的等待着危机出现在眼前,然后再凭着运气化解,万一要是运气用没了咋办呢?难道真就被这帮人精儿给卖了不成?
  对!我也应该有所动作,起码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和干什么,即便做不到知己知彼,也总要心里有点数才行吧。
  可是,这事说起来容易,真要做的话,自己实在不知从何处着手,一点头绪也没有,原来还指望从王远口中得到答案,结果现在人没了,剩下的就只有......
  他不禁暗暗苦笑了下,剩下的也就只能是找丁苗苗帮忙了。她既然能知道张力维的行踪,就应该有非常特殊的消息渠道,只要她肯帮忙,揭晓谜底,似乎也并非不可能。
  一想到丁苗苗,他的心里不由得忽悠一下,说不上是种什么感觉,冲动、愧疚、怜爱、困惑,总之五味杂陈,纠缠不清。拿着手机,犹豫了足足五分钟,最后还是把心一横,拨出了电话号码。
  电话很快便接通了,听筒里传来丁苗苗懒洋洋的声音。
  “难得啊,咋想起给我挂电话了呢?我都做好了你一去不复返的准备了。”她淡淡的说道。
  “这个......我......”他支吾了半天,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行了,别磨叽了,说吧,是不是有什么事想让我帮忙呢?为大师效劳,我非常荣幸,同时也希望大师能将宝贵的感情分享给我一些,以安抚我空虚寂寞的心灵。”丁苗苗半真半假的说道。
  一番话听得谢东无言以对,心里的愧疚无形之中又多了几分,唉,这种畸形的感情啊,分明就是让两个女人都受伤害啊。

  “昨天去雄州医院了吗?”见他沉默不语,丁苗苗问了一句。他嗯了一声。“看见那个中华道医研究中心了吗?”他还是嗯了一声。丁苗苗被他给逗乐了,笑着说道:“谢大师啊,我看你在高阳的时候,站在讲台上夸夸其谈的,也挺能白话的啊,咋跟我说话,总是嗯嗯的呢?能不能把具体情况跟我说说,别弄得我跟审问犯人似的。”
  他略微沉吟了下道:“我去了医院,也见到了王远,和他聊了几句......”
  “王院长都告诉你什么内部消息了?”丁苗苗插了一句。
  “他应该是想跟我说点什么,可是没来得及,今天早上,他突然去世了。”他有点无奈的道。

  “什么?去世了!”丁苗苗的声音突然提高了许多,短暂的沉默之后,急切的说道:“你跟我详细说一下,你们都聊了什么。”
  “我们......”他刚一张嘴,又被丁苗苗打断了:“算了,别在电话里说了,你到我家里来一趟吧。”
  日期:2019-01-27 07: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