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205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是很贱,可是你不是一样很贱?”茹意快断气了,却依然在笑,上气不接下气地喊道:“人家跟本就没把你当回事,你还这么上赶着,可笑。”
  啪!啪!啪!
  欧阳帅一撒手,茹意才刚松了一口气,脸上就挨了狠狠的三记耳光,脸肿了,嘴角也溢出血来。欧阳帅又像拎鸡嵬子一样将她提起来翻了个面,将她的头摁在被窝当中,想生生将她捂死一样,这时的茹意才相信了汪梅的话,这个男人随时会要了她的命。
  一想到这儿,茹意的牙关子就咬紧了。
  茹意恨汪梅,却又不得不受控于她,相比起汪梅,欧阳帅让她更为失望。
  想了整晚,在无数次纠结当中,茹意在到坟地之前将她和方长的事情告知,当然了顺带把方长口中那惊人的消息一同带到,然后,汪梅对她很有些交待。
  换句话说,事情进展到这一步,完全在汪梅的预料当中,坟地上的那一通电话,只不过是汪梅顺势为之,方长借汪梅的手除掉欧阳帅,汪梅借方长的势吞下三杰。

  这是一出隔空的合作,是人是鬼都在秀,唯有欧阳在挨捧。
  恼羞成怒的男人只会把火发泄在女人的身上,这样的男人让茹意很失望。
  茹意没有难过,反而在勉强能呼吸的当口,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茹意的笑声从被窝里传来了出来,只听她叫道:“娶不到心上人生气吗?只能跟我这样的表子在一起是不是心里特别的难受?”

  怒火中烧的欧阳帅手上一松,从背后将茹意身上那件名贵的大衣扯了下来,再将那皮裙也给一道扯掉,厚厚的裤袜也懒得脱,直接给撕出一条大口子。
  欧阳帅跪在床上一边松裤腰带,一边冷声道:“草尼玛的,你不是表子吗?我特么就让你看看表子该有什么样的待遇,呸!
  一泡口水啐自己指尖上,欧阳帅一下刻直接上手,茹意一声惨叫之后,撅了起来,趴在床上笑得更开心了,边叫边喊,“来啊!搞我啊!好舒服啊,我们女人永远都在享受,你总是被折磨!啊!啊!”
  一会儿工夫过后,欧阳帅觉得自己手没劲儿了,满腔怒火全都聚在自己的腰杆子上,带着节奏地朝茹意发泄。
  茹意的嘴根本停不下来,“哈哈……啊,为什么会这样?你就不想知道原因吗?当年你妈的死真的只是意外?和周芸的妈死在一辆车里,同一起车祸?世界上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你可以回去问问你爸,你妈为什么会死!”
  “卧草!”欧阳帅脑子一炸,顿时一个激灵,抖了几下之后,也不容自己缓缓,一把扯着茹意的长发,叫道:“草尼玛的,你说什么,你到底在胡说八道什么,我妈的死,跟我爸有什么关系。”
  茹意脸脸潮红,一脸阴柔地笑容,叫道:“不敢面对现实吗?你爸当年在外面有多少女人他自己可能不清楚,可是你妈清楚啊,都帮他一笔一笔地记着呢,不光女人,还有倒你爸权谋斗争下的冤魂,你妈知道这么多事情,突然要揭发你那个高高在上的爸爸,你猜,你爸会怎么对她?一场车祸不但葬送了你妈,连周芸她妈也死在了车里。死得好啊,如果不死,只怕你跟周芸的好事就成了!哈哈……”

  “我草尼玛!”欧阳帅死死地掐在茹意的脖子上,将她的脸都给憋红了,脖子到脸颊的青筋爆起,那满脸狰狞的样子终于让茹意的心理有了阴影。
  “杀了我啊,你有本事杀了我啊,龙波被你已经弄死了,再把我也给一块儿埋了,还有什么了不起的呢?”
  就在茹意快要断气的瞬间,欧阳帅眼睛一横,撒了手,冷声道:“是不是汪梅告诉你的?”
  “咳……”一阵猛咳之后,茹意再次笑了起来,眼角挑衅地看着欧阳帅,哼道:“谁告诉我的有什么关系,回去问问你爸,看看他有对你妈有多狠心!”
  欧阳帅两眼失神,心中突然一慌乱,不可能的,我爸怎么会杀我妈,这一定不是真的。
  想到这里,欧阳帅已经顾不得茹意,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从散乱的衣服当中找出一包烟来,然后从桌子上火柴里拿出一根划燃,然后点着,半天也没有顾得上吸上一口。
  如果是真的呢?如果真是他杀了我妈,我还能继续认他当爸?
  欧阳帅怕了,越想越害怕,他好像突然明白一件事,这么多年,欧阳建雄从来不去九宝塔,也许并不是因为触景伤情,而是他在心里的忌诲。
  不行,一定得当面问问他,如果真是他把妈给杀了,我……我……欧阳帅的太阳穴开始剧烈地跳动着,暗想,要是他承认了怎么办,要是他压根连否认的工夫都给省了的话,那自己该何去何从?
  和他断绝父子关系?
  想到这里,欧阳帅更怕了,要是没有欧阳建雄这光环的话,自己还能继续做那个欧阳家的大少爷吗?

  六神无主的欧阳帅一把捧住自己的脸,再抓住自己的头发,接着大嘴巴朝自己的脸上猛抽,拳头照着自己的头猛捶。
  茹意再看不下去,一把将欧阳帅搂在自己的胸前,大叫道:“不要,不要这么打自己,你打我,我情愿你打我,这样至少不会心痛。”
  这一天对欧阳帅来说,简直就像世界未日,因为他的世界真的崩塌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欧阳帅终于冷静下来了,只听茹意在他耳边轻轻地说道:“欧阳,别难过,就装什么都不知道回洪隆去把你该拿回来的东西拿回来,最该死的不是别人,而是汪梅,只有除掉汪梅,把你在洪隆的地位稳固了之后,你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欧阳帅不得不承认茹意的话说得非常有道理,借助他爸的力量将汪梅铲锄掉,这才是当下最应该做的。
  可是欧阳帅偏不这样做,凭什么你们说什么我就要信什么?这个世界上太多的谎言,谁都不可以相信,只能相信自己。
  欧阳帅清醒了,第一时间订了回京城的机票,茹意也一直跟着他。
  第二天早上,京城受强冷空气影响,下起了暴雪,虽然出行艰难,可是欧阳帅还是赶到了被大雪覆盖的九宝塔公墓。

  将一众祭品摆在这宽大气派的墓碑前后,就着雪地,欧阳帅跪了下来,然后摸出电话来,给欧阳建雄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电话很快接通了,听到对面沉重的呼吸声时,欧阳帅的心就像拧在了一起似的。
  “圣诞快乐,儿子!”
  欧阳帅脸一僵,圣诞快乐,好一个圣诞快乐,欧阳帅已经快吐血了。

  欧阳建雄并不是把失去妻子的痛苦给埋藏在心底不愿提起,而是他压根就把这座坟里的人给忘记了。
  日期:2019-01-27 07: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