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工小伙,遭人陷害,九死一生归来,走上阴阳路》
第50节

作者: 红海的海虹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9-01-24 16:22:54
  任雪蜷缩在组织为她提供的当做落脚点的小公寓里,她躲在黑暗中,没有开灯。窗外闪烁的霓虹,在她的脸上跳跃,就像她的心,她在动摇,她在害怕。她闭上眼睛,两行泪无声的顺着白皙的脸流下来,留下一丝冰凉。
  活在谎言,欺骗之中,周旋于不同的男人之间,游刃有余的她,曾经一度以为,她能轻易的掌控一切。在最恰当的时机抽身,是她能一直保住自己清白的诀窍。
  这一次,自己面对的,是疯狂而又霸道的王琰。第一次,她感觉到自己的无力,而且,她不能逃避,这是任务,是使命。如果达不成使命,组织是不会在乎丢了她的性命的。她恨命运,恨这个把她的人生变得扭曲又不堪的组织。可是,又能怎样?她不过是一颗可有可无的棋子,如果没有了利用价值,随时可以丢掉。
  在她的内心深处,还有一个纯真的少女梦。她幻想有朝一日能脱离组织的控制,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放下一切心机,欺骗,和不安,可是这个梦想从来没有过希望。

  她擦去脸上的泪水,握紧了挂在脖子上的符牌,眼神变得坚毅。她下定了决心,她要活下去,不惜一切代价,得到自己想要的权利,地位,那样才能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将所有亏欠了自己的人,踩在脚下。而不是躲在角落里流泪,祈求上天的可怜。
  苏琳开着她的法拉利,在路上飞驰。法拉利撕裂般的怒吼着,随着车外飞速倒退的光影划破夜空。气流涌进开着敞篷的车里,将苏琳眼角的泪珠扯断,飞向漆黑的夜空,像璀璨的星星。
  她以为自己放下了,他也放下了。所以她回来找他,没想到他是那么在乎。他的在乎,不知道对她是悲还是喜。真的回不去了么?自己错了么?
  她咬牙狂踩油门,轮胎尖叫着,在弯角留下完美的弧线和焦糊的味道。她开到人工湖边,一脚急刹,拉开车门捂着嘴奔向人工湖。在无人的湖边,对着无边无际的湖面,大声的喊,大声的哭,发泄自己的委屈,“为什么?为什么?”

  一年前,那个屈辱的夜晚,像一个噩梦。苏琳被那个男人,压在身下…疼痛和屈辱,让她泪流满面。她咬着嘴唇,承受着…,直到那个男人带着扭曲和满意的笑容起身。
  “你可以带他走了。”那个男人扔下一句话,离开了。
  王琰被丢进房间,看着眼前的凌乱的床上痴痴地望着天花板的苏琳,王琰留下一个冷漠又陌生的眼神,头也不回地走了。
  噩梦之前的那个晚上。
  “你是王琰的女朋友?”电话里一个阴鸷的声音问道。

  “是,王琰怎么了?”
  “他杀人了。”电话里的人说道,“你过来,我们商量一下,怎么解决?”
  一个会所里,一个黝黑的寸头胖子身后站着一群黑墨镜,他一看到苏琳,眼睛像刚通了电的灯泡,瞪得大大的,眼里闪着贪婪的光,他用猥琐的目光将苏琳全身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瞄了个通透,恨不得将她连骨头吞下去。
  “他捅了我的兄弟十七刀,这情节足以达到故意杀人手段残忍的认定了,如果我报警,等待他的一定是死刑。死不了,我也会找人在里面做了他。”胖子盯着她的胸道。
  “不要报警,我们赔钱,我们有钱,一百万,可不可以?”苏琳央求着。
  胖子老大笑着看了看他的小弟,又对苏琳说:“你觉得我像是缺钱的样子么?”
  “那你想怎么样?”
  胖子站起身,向苏琳走过来,苏琳害怕的后退,一直退到墙上。
  胖子逼到苏琳的脸几寸的地方,呼出的口臭让苏琳皱着眉头转过头。
  胖子在她的耳朵边轻轻说:“我要你。你让我满意了,我就放了他,这件事一笔勾销。”
  苏琳看着他的眼睛,脑子里全是王琰和她在一起的画面。

  一幕幕,花前月下,王琰对她百般呵护,两个人欢声笑语,深情相拥,让她觉得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拥有了最完美的爱情。幸福一定也可以一直下去,直到老去的那一天。王琰说,她一辈子都是他的公主,和她在一起一辈子都是热恋。
  他死了,自己怎么能独活?
  “你说话算话?”苏琳咬牙道。
  “必须的,我说话算话。不然怎么带兄弟们混啊。你跟我做了,我就放你们走。”

  苏琳点下了头,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她清晰地听到心里有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疼痛,让她走路都走不稳。她回到校园,躲在宿舍里。王琰来找她,她不见。她不怪他,她知道自己不再是一尘不染的公主了,他怎么可能不在乎?
  她把怨恨全部放在了那个胖子身上,仇恨让她从一个弱不禁风的乖乖女,变得坚强,狠辣。她结识另一个大佬,大佬认她做义妹,在义兄的帮助下杀死了夺了自己清白的胖子,成了这一片圈子里谈之色变的女大佬。
  可是,这一切都换不回曾经。
  她还是无法面对王琰,她过不了自己的坎。

  她去了英国,在那里完成了自己的涅槃。
  再一次见到王琰,他眼里的惊讶,陌生,让她感到两人隔了一座山。
  任雪的出现,她没在意,她只是王琰报复自己的工具。
  “我,嫌,你,脏!”这四个字却不断地敲打着她的心。
  会所包间里,王琰挥手让其他人都离开。

  他一个人瘫在沙发上,哭了…从抽泣到哽咽,最后哭出了声…
  音响里自顾自的放着陈奕迅的歌:
  我说了所有的谎,
  你全都相信;
  简单的我爱你,

  你却老不信;
  你书里的剧情,
  我不想上演,
  因为我喜欢喜剧收尾。
  我试过完美放弃,
  的确很踏实,
  醒来了,梦散了,

  你我都走散了。
  情歌歌词何必押韵,
  就算我是K歌之王,
  也不见得把爱情唱的完美。
  只能说我输了,
  也许是你怕了,

  我们的回忆没有皱褶,
  你却用离开烫下句点。
  只能说我认了,
  你的不安赢得你信任,
  我却得到你安慰的淘汰…
  李文乐很奇怪,从来都是拒他千里之外的任雪,今天突然很主动的挎住了自己的胳膊,这让他感到受宠若惊。
  在李大全交给李文乐和准儿媳任雪的4S店里,李文亮跟员工们介绍着:“这是任总,以后这家店她说了算。大家一定要配合任总的工作,争取拿出好的业绩,大家一起赚钱。”

  众员工哗哗的鼓掌。
  李文乐的办公室里,李文乐坐在沙发上,操作着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这些本来他就很头疼的数据,现在终于可以交到任雪手里了。他不在乎店里赚不赚钱,反正老爸的钱花不完了,他只要有份事做,爸妈不在他耳朵旁唠叨,他就心满意足了。
  任雪伏在他的肩头,看他讲说电脑里的数据。李文乐闻着她身上的芬芳,心神荡漾起来。他轻轻搂住任雪盈盈一握的腰,任雪嘤咛一声顺势伏到他的怀里,滚烫的脸上,无限娇羞。
  李文乐沉醉不已,低头想去吻任雪的嘴唇。
  任雪本能的想躲开,但又停住了。任由李文乐吻上了她的唇。
  李文乐激动地抚摸着任雪的背,想进一步动作的时候,任雪推开了他。那一脸娇羞的模样,让李文乐感觉灵魂都已经被任雪抽离了。任雪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在他眼里都变成了风情万种。
  腾冲,一座楼宇内。王洪山站在大窗户边,于世海被绑着扔在沙发上。两个穿西装的人站在于世海后面。王少龙手里拿着一把折叠刀,一只脚踩在地上,一只脚踩在于世海脑袋边上。于世海看看王洪山,又看看王少龙,苦着脸道:“王总,该说的我都说了,我就知道她来了云南,她具体去了哪里,我真不知道啊。”
  王洪山没动,王少龙将折刀的刀尖抵在于世海的脖子上:“于叔,你也是个识相的人,不然在俄罗斯就把你埋了。留着你就是要你帮我找出于梦,你现在跟我说,你什么都不知道了,是不是说你没什么利用价值了?是不是该给你送行了?”
  于世海的脸抽动着,挥着包裹着纱布的断手:“别,别,我现在这个样子,哪还敢骗你们啊?我再想想,我再想想。”
  王少龙将刀抽离,“于叔,那您得快点了,我没什么耐心了,我现在太想她了,想得我一秒都不想多等了。”
  王洪山回过身,盯着于世海道:“如果找不到你女儿,我会再把你送回那个奇怪的房间里,在你最后一口气咽下去之前给你来一刀。”
  于世海惊恐的回忆着,洛基的游戏室。
  洛基,北欧神话里的邪神,喜欢用恶作剧折磨人。那就是个被诅咒的房间,看起来与普通房间无异的摆设,却处处隐藏着恶意的恶作剧,会咬人的马桶,铡刀般的橱柜门,想起来就让他心惊胆战,他宁肯被一刀捅死,也不想再去那个可怕的房间。

  那时候他在想,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王洪山一刀结束自己,可是王洪山的刀子在将要划过自己脖子的时候,身体不由自主的求饶了,还说出了于梦南下的秘密。人,不怕死都是假的,在死亡面前,身体是很诚实的。
  他带着王洪山来到腾冲,他知道如果找到于梦,两个人都得死。他期望组织会派人来救他,最好能在王洪山他们找到于梦前,将他们解决掉。这样不仅可以保住于梦,自己也能得救。
  他知道自己是在赌,赌于梦这次任务的重要性。如果于梦这次也是可有可无的,那么组织是不会为了他们两人而暴露出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