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429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东没想到郑钧会有这样的请求,看了眼郑慧,又瞧了瞧郑钧,感觉爷俩不像是在开玩笑,于是只好点头道:“只要孩子想学,我一定倾囊相授,就是怕我这个野郎中没什么本事,再误导了......”话还没等说完,就被郑钧打断了:“东子,我刚才都说过了,过分谦虚就等于骄傲,你就别废话了,就给一句痛快话,郑慧这个徒弟,你收还是不收吧!”
  “必须收啊,大哥发话,我哪里敢不收啊。”他笑着说道。
  “好,那今天就算正式拜师,对了,你收徒弟还有啥规矩吗?我们一切都按正式的来。”郑钧是个急脾气,嗓门又大,恨不能马上把事情就给办了。
  倒是他爱人偷偷捅了他一下,低声说道:“你急什么,今天是给嫂子过生日,小慧的事改天再说呗。”
  “就是啊,我说郑黑子,没你这样借花献佛的,谢大师是今天专程给我过生日的,小慧要拜师,你得另挑个日子,正经八百的办一下,怎么,你是怕花钱啊?”表姐也在一旁说道,于是众人的笑了起来,郑钧也感觉自己有点鲁莽了,连连拍着脑门,称自己忘记了正事,真是该死该死。
  众人落座,生日宴会正式开始,丁苗苗紧挨着谢东坐着,不停的给他往碗里夹菜,其关切程度,让谢东感觉有点难为情,有心拒绝却又怕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她下不来台,只好假装什么也不知道,心里却始终惴惴不安。
  吃罢了饭,收拾好了碗筷,丁苗苗这才拉着表姐走了过来,他定睛望去,只见表姐脸色晦暗,明显是休息不好的样子,再伸手在颈椎处摸了几下,便清楚是颈椎变形压迫神经所致,只是表姐常年伏案工作,病情相对严重一些,于是便笑着说道:“嫂子颈椎的毛病,还真不是做一两次针灸就能好的,估计要多来几次,才能彻底缓解。”
  丁苗苗一听,马上说道:“那没问题,你说吧,需要多少次,到时候,我陪着姐去找你,现在你是名人了,咱们可不敢总劳驾你亲自登门了。”
  表姐则笑着道:“其实,我今天一见到谢大师,就感觉这脖子舒服多了,一定是你身上带的气场强大,这病直接就好了。”
  谢东哭笑不得,只好说道:“哪有什么气场强大,那都是忽悠人的,不过嫂子这毛病,我还确实有把握的,我母亲之前也有很严重的颈椎病,我用针灸给她老人家治疗过,虽不敢说痊愈,但效果非常明显。”说完,起身走到表姐身后,先是按摩一番,然后又取来银针,选取几个穴位扎下去,大概过了半小时左右,这才起了针。
  针一拔,表姐用手扶着脖子活动了几下,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口中连连称赞道:“大师就是大师,简直太舒服了。”于是,大家对又是一番惊叹和赞扬,谢东倒也习惯了这种情况,只是一笑了之。
  治疗之后,几个女人去房间里聊天了,客厅里只剩下了他跟郑钧、周伟三个人,见时机差不多了,他赶紧往郑钧身边凑了下,低声问道:“大哥,我有个事想求你帮忙。”
  郑钧愣了下道:“你可别开玩笑了,你现在认识的都是大人物,哪里还需要我这么个小丨警丨察帮什么忙。”
  “你就别拿我开心了。”他苦笑着道:“我就想打听下,高阳那件事到底怎么样了?”
  “高阳哪件事?”郑钧瞪着两只眼睛,就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道:“你说的话,我咋听不懂呢?”
  他想到过,郑钧可能有各种托词,只是没想道会是以这种方式,完全是装傻充愣,只好叹了口气道:“郑哥,你要是这样的话,那我就无话可说了,我知道公丨安丨有纪律,可这是在家里,我问的又是自己的事,你至于这样吗!”

  同在公丨安丨系统工作,周伟知道郑钧最近行踪很神秘,一定是在执行特殊任务,听两个人这样说,赶紧站起身,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大哥,要不是想跟你打听下案子的进展,我根本就不会来凑这个热闹,咱俩认识这么久,你让我做的事,我从来就没说过半个不字,可轮到我求你,咋就这么难呢?”见周伟也走了,他又低声说了一句。
  郑钧还是沉着脸,低着头默不作声,半晌才无奈的道:“东子,案子正在调查之中,确实不能告诉你什么,而且告诉你,也没什么意义啊!”
  “可是我每天都提心吊胆的,这日子可咋过啊,我现在也是一家子人呀,好歹让我有点心里准备,要是真有危险,我一个人挺着没问题,可不能把老婆孩子也搭上吧?”他有点急了,声音不知不觉的高了起来。

  郑钧连忙示意他小声说话,然后苦笑着道:“你的心情我理解,可我的工作性质决定了我必须遵守纪律。不瞒你说,我在R国那些事,家里到现在一点也不知情,所以,东子,你这个忙我不能帮,违反纪律的事,我不能做。”
  听他这么义正言辞的,谢东把嘴一撇道:“你要是这么说的话,那我可得掰扯一下了啊,当初把我从看守所带出来给关老爷子看病,那不是违反纪律啊,我是在押的嫌疑人啊,那时候,你咋不这么坚守原则呢?难道在你心目中,这纪律和纪律之间,还可以不同对待吗?”
  一番话把郑钧说得哑口无言,眨巴了半天眼睛,最后低着都道:“好吧,那说说看,你到底想打听什么?”
  谢东一听郑钧吐口了,赶紧问道:“袭击我的那个人,抓住了吗?”
  郑钧没说话,只是点了下头。
  谢东见状,心里不禁大喜,连忙问道:“在高阳抓住的?”郑钧摇了摇头。于是想了下又问道:“那是在省城?”这次郑钧倒是点了下头。
  他的心里顿时紧张起来,看来,这个杀手一路跟着自己,是非想要我的命不可啊。
  谢东又问了些问题,但郑钧的脑袋就像拨浪鼓似的,无论问什么,用什么样的迫切的语气,配上多么诚恳的表情,他只是一个劲而摇头,摇到最后,他自己都笑了。

  “你就别问了,我能告诉你的就这么多,至于其他的,就算拿枪顶着我的脑袋,也不能说一个字了。”郑钧苦笑着说道。
  “谁又拿枪顶着你脑袋了?”几个女人正好从房间里出来,郑钧爱人无意中听了一耳朵,于是便问了一句。
  郑钧赶紧解释道:“谁也没有,我和东子瞎扯淡呢。”谢东也连连点头称是。郑钧爱人也不再说什么,径直走过来,笑着对谢东道:“谢老师,刚刚我们几个商量了下,咱家小慧拜师的事,不是跟你开玩笑的,她自己也非常愿意,你看这样好吗?你挑个日子,剩下所有的事情由我们来操办,一切都按照你定的规矩来。”
  说心里话,他现在满肚子都是闹心事,根本没心思收徒弟,可郑钧的面子又不好驳,只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道:“是这样的,我最近马上就要去省中医研究院上班了,这件事等上班之后我再跟院领导碰一下,然后再具体操作,你看这样好吗?”

  日期:2019-01-25 07:1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