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工小伙,遭人陷害,九死一生归来,走上阴阳路》
第37节

作者: 红海的海虹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鬼将军不语,连攻数斧,皆被结界挡住。他双手擎起火焰战斧,火焰突增数倍,战斧亦暴涨数倍,以开天裂地之势劈了下来,刘峰暗道不好,急忙纵身躲避。鬼将军收势将斧一横,抛向刘峰。
  斧子旋转着,带着硕长的火焰,呼啸而至。刘峰急忙向后一翻,斧子贴着他的身子堪堪而过。

  刘峰还未回过神,忽然感到一股热流自脑后滚滚而至。回身躲避已来不及,急忙撑起结界抵挡。火蛇撞上结界,迸发出漫天火雨。竟将结界中的刘峰震得头晕目眩。这老鬼的实力真不是盖的。
  刘峰一看,单纯的躲避和防御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啊。这老鬼是集数百年怨怒于一体的至强之灵,生前又是一员猛将。硬碰硬自己真的不知道还能抗几下。这还是在自己的魂海之内,老鬼的魂力已被消耗十之七八,竟还如此威猛,若是当日在他坟前与他本体直接冲突,那当真是毫无胜算了。
  他突然想到,他的鬼体被邪神教的人打败的事。心想如何能找一个不交手,却破敌之法,想到此,刘峰眉头舒展,计上心来。
  刘峰一边躲避鬼将军的攻击,一边催动魂力,使出鬼算子之禁鬼术。这也算是以柔克刚的法子了。
  破魂术,上封天灵,下封地宝,再封中阴,令其元灵五感尽失,上不应天,下不接地,不能视物,听不到声,失去触觉。犹如身困虚空。
  流魄术,分攻七情,喜怒哀乐忧嗔贪,各个击破,破其意志。鬼将军终于失去所有感知,站在当场不再动弹。
  做完这一切,刘峰差点累死。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强敌,真够手忙脚乱的。
  不过,这还差最后一步。那就是化解。刘峰催动魂力,触及鬼将军的魂魄,寻找他的记忆。精神连接成功后,他开始了与鬼将军灵魂直接的对话。
  鬼将军触及刘峰魂魄惊怒不已,几乎要催发魂爆术与刘峰来个同归于尽。但见刘峰并不动手手,只好作罢。叹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到地上说:“唉!老夫真老矣。被奸邪小人用邪术破了法身,又在这魂海内为汝所羞辱。”
  刘峰恭敬的道:“老将军息怒,在下绝无羞辱之意。只是想为老将军解开心结,化解怨恨。”
  鬼将军闻言抬头看着刘峰的眼睛,刘峰真诚的望着他。鬼将军身上的火焰渐渐熄灭,良久对刘峰讲述起他的故事。

  鬼将军原名赵泰,于明太祖朱元璋在位期间投身军中,后战功显赫,提升至皇族近卫,统领内近卫军。
  洪武三十一年五月,朱元璋驾崩,皇子孙朱允炆登基,称建文帝。四年后,因削番,燕王发动靖难之役,建文帝逃至酆都,赵泰护建文帝逃难,为阻追兵,赵泰率部抵挡,不想部下畏死,杀赵泰投燕王。建文帝不知所踪。
  赵泰死后,被一部分衷心的部下偷偷掩埋,因怨念深重,五百余年郁结不散,怨念攻心终于人性理智丧失,涂炭生灵无数。
  今在炼狱中经过无数磨难,戾气已去十之八九,这才可与人理性地交流。
  刘峰告诉他,如今已过数百年,明朝早已不复存在,仇人也已因果循环经过数次轮回,不如就此放下,踏入轮回再做一世英雄。
  老将军道:“吾自知罪孽深重,轮回亦无望再做人,若少侠不嫌弃,倒不如随少侠结缘为守护灵,诛杀世间恶贼,岂不快哉?”
  刘峰喜道:“将军若有此意,在下受宠若惊,岂敢嫌弃。只是,将军所噬魂灵可否……”
  老将军道:“自当释放。少侠不必多虑。”言毕,老将军立于当场,仰天而叹:“吾本欲死效中吾王,奈何天地茫茫,徒留悲伤……”

  他化作了点点星芒,他所吞噬的魂灵,在刘峰的魂海四散飞扬,消散在虚空里,奔向了轮回之路。
  戾气陡然消失,互相制衡的双鱼已被打破,结晶的魂力爆发,刘峰的魂海瞬间被冲击撕裂。
  冰层内,红光乍现,刘峰的双眼睁开,禁锢他的冰来不及融化,瞬间崩碎,整个湖面轰然爆发,漫天碎裂。整个炼狱被震到摇晃不止。
  在遥远的西伯利亚,军事基地中。王洪山一众将于世海带到大厅,从皮箱里将于世海倒了出来,准备向大主教交任务。
  王洪山问王少龙:“儿子,这于世海你来杀?还是让我来?”

  王少龙说:“爸,这老狐狸就送给你了。我要亲手宰了于梦。”
  王洪山点点头,两人站立不语,等待大主教的降临。地上的于世海听了,几乎要吓出尿来了。
  不一会儿,捷古带着祭祀长老和大主教从内室走出,看到地上的于世海。大主教望着王洪山说道:“王,你打算怎么处死他?”
  王洪山说:“不如我用短刀将他的人头,一刀一刀割下来,拍成视频发给他的女儿看。”

  捷古竖起大拇指道:“王,你真是个一流的虐杀者。你们中国有句话,叫杀鸡吓猴,你是要把另一个人活活吓死对么?很好,很好。”
  王洪山道:“那,捷古先生,您看看,现在就安排一下,还是?”
  捷古用俄罗斯话向大主教和祭祀说了一通,众人点点头,又跟捷古说了几句话。
  捷古眉飞色舞的说:“王,主教允许使用洛基神的游戏室,你可以在那里动手,动手之前,还能欣赏洛基神的游戏。”

  “洛基神的游戏?”王少龙一脸奇怪的看着王洪山,王洪山也表示自己从未听过。
  众人把于世海带到了一个房间,捷古让人把于世海松开绑丢了进去。他们锁上门,在窗户边看着。
  于世海,站在房间里,环顾四周,略微安下心来。这就是一个宾馆是的普通房间嘛,有床,有桌椅,还有卫生间。于世海都憋了好久了,于是看到洗手间就来了感觉,于是他先冲进了洗手间。
  一声惨叫传来,于世海半裸着冲了出来,裤子还在膝盖下。只见他双手捂着裆部,手指间鲜血淋漓。
  窗外,捷古向一脸惊讶的王洪山父子解释道:“没什么,这个房间是洛基神的游戏室,洛基神喜欢恶作剧的小游戏,他觉得于先生的那里很好玩,于是洛基神就帮他取下来了。”
  于世海颤抖着站起来,伸手向床前面的桌子,想打开橱子看看有没有止血或者包扎的东西。他打开桌上橱子的门,伸手进去,橱子门砰地一声又合上了,直接将于世海的手切掉了。
  于世海看着自己滋滋喷着血的手腕,大叫一声昏了过去。
  王少龙觉得有点恶心,想要吐。

  捷古两手一摊,表示没得玩了,“你们华夏人就是弱小,这就晕了。我们处死的叛徒,在里面能玩的花样可比他多多了。王,你现在可以去切他的头了,房间内有摄像头。”说完,他觉得无趣,便自己走了。
  王洪山来到房间里,不敢碰房间里的任何东西。他小心翼翼的将于世海搬起来,抽出腰间的短刀,对着摄像头,在于世海的脖子上……
  于梦,现在的任雪,此刻正和李文乐在云财学院的校园里。坐在保时捷副驾上的她,突然胸口一阵疼痛。
  李文乐紧张地问:“小雪,你怎么了?”
  任雪痛苦的说:“不知道,心脏突然痛了一下。现在好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