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387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魏霞没有反驳,仍旧皱着眉头说道:“翡翠这东西你不懂,我过手的太多了,值不值钱,一打眼就看得出来,实话告诉你吧,那东西是民国甚至更早的时期的,别说翡翠本身,就是以年头论,也快够得上古董了,所以说五万都是少的,如果说小玉是个农村丫头,不知道这玩意值多少钱的话,但常晓梅是个行家啊,小玉整天住在家里,她一定见过这东西的,而且会把真实价格告诉小玉,另外,小玉母亲患病住院那么久,缺钱缺到她可以用自己的身子换钱,却始终没有卖掉这块翡翠,说明这东西在她和她家人的心目中,是有特殊意义的,能把这样的东西送给我们当贺礼,这感情可不一般啊。”说到这里,魏霞斜着眼睛瞥了一眼张口结舌的谢东,然后把身子往他这边凑了凑,伸手挽住他的一只胳膊,似笑非笑的继续道:“说真的,我咋感觉这丫头对你有点啥想法呢?不然的话,这也解释不通啊!”

  魏霞话说到一半的时候,谢东就已经开始浑身冒冷汗了,听完最后这句话,顿时跟触电似的一哆嗦,有些惊慌失措的表白道:“天地良心,我可绝对没做啥对不起你的事儿啊,我......”
  话还没等说完,后背就被魏霞狠狠的擂了一拳。
  “欲盖弥彰、越描越黑!”魏霞沉着脸孔道:“我也没说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儿,你慌着解释什么?你听好了,我是说,感觉这个丫头对你有点想法!听懂没?”
  谢东这才反应过来,不禁暗中埋怨自己,本来是没啥的事,让我这么一搞,咋突然就有了几分做贼心虚的味道呢?于是稳了下心神,故作镇定的道:“不能吧......你肯定是多心了,她还是个孩子呀。”
  “孩子?我估计,在那个陈俊生的床上,她早就是个女人了。”魏霞冷笑着道:“把他当孩子的,恐怕只有你一个人吧,就连小姜现在都看明白了,也不知道你是真糊涂,还是跟我这儿装糊涂。”

  谢东一时语塞,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只是挠着脑袋傻笑,心里却如同十五个水桶打水--七上八下的。
  魏霞瞪了他一眼,愤愤的说道:“小样不咋地,还怪招人的呢?不过我估摸着,你最多是有贼心没贼胆吧,所以,今天先把这个事放一放,咱们大敌当前,先一致对外,等我忙过了这一段,回头再细细收拾你!”
  听魏霞这么说,他才算暗暗松了一口气,于是讪笑着道:“其实,你高看我了,我连贼心都没有。”
  魏霞白了他一眼,继续说道:“这件事也怪我,是我当初把问题想简单了,否则早点下手,没准就能查清楚了,可现在是来不及了,再说也没那个精力,不过,从这丫头非闹着跟你一起去这点上看,就算她不是主谋,起码是个胁从,所以,对她还是要加十二分的小心。”
  谢东听得心里更乱了,唆了半天牙花子,最后嘟囔道:“既然这么麻烦,不带她去不就完了吗?不光是她,索性老子谁也不带了,就我一个人最省心。”
  魏霞笑了笑道:“带上也没什么,是疖子早晚都得出头,憋在里面只能烂出个大脓包。与其让他们在背后捅咕你,还不如都带着一起,正好看看这帮家伙耍什么花招。”说道这里,她略微停顿了下道:“东子,这次会非常重要的,只是不能跟你一起去,我还真有点不放心,所以啊,我把刘勇找来了,他明天就能到省城,有他跟在你身边,起码安全问题有保障,至于别的方面嘛,就让这帮家伙充分表演吧。你就记住一句话,是有你才是奇穴治疗的唯一传人,这就足够了。”

  听说刘勇要来,谢东却颇不以为然,在R国共同渡过的那些日子,让他对这个曾经无比敬畏的刘老大失去了信心,事情是明摆着的,真在生死关头,这个大哥还赶不上自己呢。魏霞似乎也看出了他心里的想法,于是笑着说道:“我也知道他没啥用,就像门上贴的门神爷,最多就是个摆设,可这个摆设也很重要啊,起码能吓唬人,另外也让那些想打歪主意的人看看,咱们是有备而来的。”
  尽管魏霞这么说,可谢东心里还是有点不以为然,有备而来?用刘勇防备小玉?还是小玉背后的人?我是去开会,又不是去参加鸿门宴,带个张良也许有用,可带个樊哙有啥用啊?会上舌枪唇剑是一定的,恐怕用不上拳头吧......不过既然魏霞安排了,又没法子拒绝,只好默默的点了点头。
  不料魏霞却还是异常严肃的道:“让刘勇跟着,并不是防备小玉的,防备小玉是你自己的事,只要管住裤腰带,就应该不会有啥大问题,我是怕张力维有啥举动的。”
  谢东被这句话吓了一跳,赶紧问道:“张力维也能去参加这次大会吗?”

  魏霞摇了摇头,无奈的道:“为了这两本书,他跟你折腾了快一年多了,现在官司也要输了,你觉得他会这么悄无声息的放弃吗?如果换成是我的话,这两本书上背负着全家三十五口人的性命,我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不论用什么办法,都必须拿回来。”
  一席话说得谢东心里一沉,默默的想道,要是这么说的话,何必跟张力维争来争去呢?直接还给人家不就万事大吉了嘛......
  魏霞说完,也幽幽的叹了口气,缓缓说道:“这件事也该做个了断了,一切看这次开会的成果,如果你这次会议能奠定你在中医界的位置,那回来之后,就可以和张力维找个机会和张力维谈一下,不冲别的,就看在对咱们闺女如此尽心尽力的份上,只要是能谈得拢,合作也是未尝不可的。但是......”魏霞话锋一转,加重了语气道:“但是,小玉的身世绝对不能说出去,这事没商量,这丫头身上有太多解释不清楚的事,必须先搞清楚再说。”

  第二天,两口子早早就起来了,按照魏霞重新掐算的时辰,午后一点到三点之间登记结婚为吉时,所以,上午她另有安排。
  林静早就满月了,自己住院期间人家还送上了一份厚礼,再不去看看,实在有些说不过去。几天前。她便已经打听好了,林静一直住在金莱月子中心,本来她也按预产期预定了金莱的服务,而现在看来,孩子在医院里起码要住一个多月,所以,探望林静的同时,正好跟月子中心商量一下,把入住日期改成现在。也算是一举两得了。
  两个人出了家门,先在附近银行取了一些现金,然后便直奔月子中心,坐电梯上楼的时候,谢东猛然想起了那个喷了满身香水的帅哥胡靖航,回想起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不由得感慨良多。
  月子中心大门口的还是那个穿护士装的小姑娘,照例需要查验访客的身份,只不过魏霞本人就是会员,所以刷了会员卡之后便和谢东一起走了进去。

  到了秦枫和林静包住的房间门外,轻轻按了下门铃,片刻之后,一个护理人员打扮的中年女人开门迎了出来。
  “林静是住这里吗?”魏霞问道。
  女人连忙点了点头,轻轻的开了房门,把二人让了进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