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385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见青林如此激动,秦枫突然哈哈的笑了起来,笑罢之后才道:“兄弟啊,可能是我刚刚这句话把你吓到了,但是,这确实是哥的真心话。我最大的弱点就是儿女情长,这点你可千万别学我,要引以为戒,女人的裤子,可不能随便脱啊!”
  见青林还是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秦枫也不在解释什么,顺手找了个纸袋,将十万块钱往里一装,然后塞在他手里,郑重其事的道:“实话告诉你吧,我现在最怕的就是有人在男女关系上做文章,所以,吴桐的事就拜托老弟了,一定要随时注意她的动态,绝对不能出现任何差池,我的意思你明白了吗?还有就是参加高阳这次传统医学研讨会的事,要少说多看,没有我的命令,不要擅自发表任何看法和见解,你的身份很特殊,不仅是谢东的徒弟,还是咱们市卫生局科技处的干部,一定不要乱说话,什么时候说、说什么,要听我的指挥,记住了吗?”

  青林点了点头,心里清楚谈话也该结束了,于是便起身告辞。出了秦枫的办公室,拎着十万块钱,没敢回自己的房间,而是急匆匆下了楼,开车出了机关大院,打算找个银行先把钱存上再说,可转了几个地方,不是离单位太近,就是没地方停车,不知不觉的开出去很远,一眼瞥见马路对面有一家储蓄所门前有车位,于是赶紧一打方向盘停了进去,还没等拉开车门,忽然发现一辆出租车在不远处的路边停了下来,随即车门一开,常晓梅从车里钻了出来,下车之后,便头也不抬的快步朝前走去。青林不由得有点意外,常晓梅自己有私家车,在中医研究院任副院长,也配有公务车,怎么好端端的会打出租车呢?难道是有啥不愿意让外人知道的事吗?

  他赶紧下了车,望着常晓梅远去的背影,犹豫了下,还是跟了上去,没走进步,只见常晓梅低着头朝一座高大的建筑物走去,他立刻停下了脚步,只是看着那幢大楼发呆。
  大楼楼顶上有四个大字:维康集团。
  张力维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看着喧闹的都市街景,忽然有一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十余年的打拼,让他从一个药材批发市场的小商贩,变成了坐拥数十亿资产的医药大鳄。而现在他正站在自己亲手创建的商业帝国最顶端,俯视着这个繁忙都市的芸芸众生,每当此刻,胸中不免豪情万丈,所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气概油然而生。
  “都安排妥当了吗?”他缓缓问道,然后吸了一口雪茄,看着乳白色的烟雾在眼前升腾变化。
  在他身后垂手而立的丁老四赶紧往前走了一步,低声答道:“放心吧,董事长,一切都安排妥了。”
  张力维转过身,走到沙发缓缓前坐下,然后示意丁老四也坐在对面,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忽然叹了一口气,有些伤感的问道:“老四啊,咱俩认识多久了?”

  丁老四默默的想了下,低着头答道:“快二十年了吧,要不是认识了你,没准我现在还在山沟里收药材呢。”
  张力维拿出一根雪茄递了过去,见丁四也点上了,这才笑着说道:“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你那是收药材吗?完全就是抢嘛!当年在这一行里,谁不知道你小子就是个活土匪啊。”
  丁老四摸着铮亮的大脑袋,咧着嘴嘿嘿的笑了几声,然后感慨的道:“张哥,其实,我挺怀念从前的日子,别看现在穿得跟英国贵族似的,出门有豪车,进门有娘们,可我就是感觉当年过得舒坦,没钱就出去挣,挣来就玩命花,一天把一年的钱都输个精光,然后再接着干,那日子就是一个字,爽快!”
  “你这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啊,快五十岁的人了,还不识数!爽快那是一个字吗?”张力维笑着瞪了丁老四一眼道。
  当年,丁老四不过是一个药材收购商,足迹遍布东北三省和内蒙古,长白山、大小兴安岭里的药贩子几乎都知道这个二十多岁的愣头青,凡是他订下的药材,如果有人敢撬行的话,绝对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放出血来,灌上血肠再给卖出去。
  后来,他认识了张力维,谁也不知道张力维到底用了什么手段,总之,丁老四从此就不收药材了,跟着张力维到了省城,并且一跟就是二十年。

  可以说,丁老四是维康集团发展的见证人之一,也是张力维大肆兼并和扩张的得力干将。在这个过程中,他冲锋陷阵、屡建奇功,甚至可以这样说,要是没有丁老四这样一个关键时刻敢玩命的狠角色,张力维最初的资本积累阶段不会那么顺利。当然,他也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浑身的伤疤和几乎满口的假牙,都印证了当年经历了多少惨烈的厮杀。
  当然,这些年,随着维康集团的日趋壮大,企业也渐渐走上了正轨,很多事情已经不需要用那么血腥的办法去处理了,尤其是张力维当上政协委员之后,所作所为更加收敛和谨慎,对丁老四的约束也越来越严格,现在的这位丁四爷,每天除了吃喝玩乐,早就无事可做了。
  张力维起了身,从酒柜里拿出一瓶红酒和两个酒杯,为二人各自斟了一杯,然后举起杯来,略有些动情的说道:“老四,我敬你一杯,这些年辛苦你了,本来合计咱们弟兄能一起终老,没想到快五十了,又给你找了这么个玩命的差事,啥也不说了,全在这杯酒里,来,咱哥俩干了吧。”
  丁老四却不以为然的笑了下道:“张哥,我这条命都是你给捡回来的,要不是你,二十年前,我就在大兴安岭的山沟里被砍死了,再说,这也算不上什么玩命的差事,最多就是一走了之呗,反正省城我也不想呆了,最近这段日子,我***总是心惊肉跳的,就感觉有人暗中盯着我,可又找不出是谁来,这下挺好的,也省得闹心了。”说完,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然后忽的一声站了起来。

  “张哥,我没儿没女,无牵无挂,唯一放不下的就是老妈,我走之后,这一切就都劳烦你了。”他双手一抱拳道。
  张力维也站了起来,伸手抓住了他的肩膀,用力的摇晃了几下,嘴角抽动了几下,却没说出话来,半晌,才克制住了激动的情绪,平静的说道:“放心吧,一切都包在我身上。你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今天晚上就走,动车票都买好了,明天凌晨能到高阳。”丁老四满不在乎的道。
  “好吧,记住,办完事之后,一定要按照约定好的路线撤离,出国之后,只要你不赌不嫖,那些钱足够你下半辈子用了。”
  闻听此言,丁老四忽然裂开大嘴笑了起来。
  “不赌不嫖,那还是我嘛。”他道:“放心吧,张哥,我就是个刀头舔血的命,走到哪里都***一个鸟样。”说完,头也不回的朝门外走去。

  看着丁老四的背影,张力维的脸上似乎掠过一丝悲怆,他默默的站了很久,然后又将两个酒杯斟满,拿起自己的一杯,先是微微晃动了下,看着琥珀色的酒在杯中荡漾,直到液面完全平静下来,才轻轻撞了下刚刚丁老四的酒杯,一口将酒喝了下去。
  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他走过去看了一眼,是秦枫的来电。这位秦二少爷刚刚用一场席卷全市的大检查,在他面前狠狠刷了一回存在感,令他颇感意外的同时,真有点刮目相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