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377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他本来是想把自己心里想的说出来,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都到了这个地步了,还提这种问题有啥意义呢?为什么?那应该去问小玉本人啊。再说,咋能说没好处呢?从北京回来,我不就急不可耐的想把书送给她了吗?要不是魏霞说啥不同意,没准现在常真人的两本书已经在人家手里,即便是如此,最关键的那封信藏不还是被我藏起来了吗?谁又能说,所有这些不是那场网咯风暴造成的后果呢?这样一想,便临时改口道:“可是,你是怎么知道的呢?”说完之后,自己也感觉这话问得有点没意思,魏霞连祖宗级别的神偷都能翻出来,想摸清楚小玉在省城这半年多做了些啥,应该是易如反掌,最简单的办法,找几个天河洗浴的员工一了解,就什么都清楚了呗。

  魏霞白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你是不是想说,小玉没理由这么做吧?”说完,也不待他回答,便又接着说道:“实话实说,开始我也感觉没道理,一个十八岁的丫头片子,按理说是翻不出这么大的风浪,可自从知道孙师傅留下的那些信,我忽然就觉得也不算没道理了,如今这个社会,你不要认为,眼睛看见的就一定是真实的,在我看来,小玉不过是个农村丫头而已,可谁知道会有这么离奇的身世啊,所以说,我们现在觉得她没有任何动机,其实,鬼才知道她到底怎么想的!”

  他被这一番话说得哑口无言,耷拉着脑袋坐在沙发上,心里却越发不是滋味。唉,本来以为自己走了桃花运,可闹了半天,除了陷阱就是圈套,还多亏这次长了个心眼,没有陷得太深,否则的话,结果比冯兰馨那次还得惨!看来,做人还是少一点非分之想,多一点脚踏实地为好啊。
  “算了,半仙,我知道你这个人胆小心眼窄,其实,小玉跟陈俊生那点事,前天我就知道了,之所以没告诉你,就是不想让你听了闹心。今天是你提起大牛,要不,我压根就不提这件事的,不过,据我分析吧,以小玉的个人能力,想做这么大的一件事,确实有一定难度,所以,也不排除有人在暗中指挥,不管怎样,以后对这个丫头要多加小心了,还有就是,这也算是一举两得,改天找个机会,把小姜约过来,得把小玉的人品跟他好好聊聊啊,这样的女人娶回家,还不早晚被戴绿帽子吗?”

  他无奈的点了点头,看看快晚上九点了,已经到了睡觉的时候,于是赶紧张罗让魏霞洗漱,两人刚走到卫生间门口,桌子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走过去拿起来一瞧,屏幕上显示,是北京地区的手机号码。
  “是小谢吗?我是高芷贞啊。”
  一听是高教授,他赶紧笑着说道:“是我,高老师。”
  “这么晚了,没打扰你们休息吧。”高芷贞关切的问道。在听到谢东一连串的没有之后,她才继续道:“是这样,上次跟你说的那件事已经筹备的差不多了,怎么样,有兴趣加入我们的团队,共同为捍卫传统医学的尊严而战斗吗?”

  “那当然,只要高老师你下命令,我随时听候调遣。”他兴奋的说道,说实在的,这段日子把他也憋够呛,平时总说要过逍遥自在的清闲日子,可真的清闲起来,浑身的骨头节都快生锈了。所以听高芷贞一说,不由得有些兴奋了。
  “具体时间定了吗?在北京吗?我需要准备什么?”他一口气问道。
  见谢东这种状态,高芷贞也很高兴:“初步定在下个月1号,不过北京太敏感了,不适合搞这种活动,在中原地区,有个叫高阳的地级市,交通非常方便,就在那里召开,过几天会有正式的邀请函给你邮寄过去,你按上面的时间和地点就可以了。”
  高阳市......他的心里忽然微微一动,怎么会在这里呢?

  放下电话,谢东的心里却沉甸甸的,高阳市就是张家灭门惨案的发生地,也是师父的家乡,这个陌生而有熟悉的城市,总是令他有一种既敬畏又揪心的感觉,他甚至想问高芷贞,为什么要选择这里,能不能换个地方呢?可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
  往事早已是过眼云烟,作为一个不相干的后人,何必如此矫情呢?再说,虽然高芷贞盛情相邀,但自己毕竟是个没名没气的江湖郎中,哪里有资格和人家谈条件啊......算了,权当是替师父故地重游吧,如果有闲暇时光的话,还可以四处转转,当地一定还有孙氏后人居住,孙正源是汉奸,但不意味着孙家都是坏人嘛,师父的兄长就是一个不错的医生嘛,张力维也并没说他做过什么恶,只是受了汉奸父亲的牵连,最后病死在狱中了。还有张家,为了这两本书,三十五口人死于非命,如今我做为拥有者,也应该去拜一拜,不枉这份传承了千年的渊源。

  魏霞见他放下电话之后,非但没怎么高兴,反而是心事重重的,不禁有些纳闷,等问清了缘由,把嘴一撇,不以为然的道:“在高阳开会能怎么的,跟你说过多少遍了,老张家和老孙家的事,与咱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再说,高姐想得多周到啊,既然选在高阳,那就一定是有道理的,你就别多想了,我可告诉你啊,这可是千载难逢扬名立万的好机会,你要为了这点事就临阵退缩,可别怪我这个伟大女性跟你翻脸。”

  “我只是感觉心里有点别扭而已,怎么会临阵脱逃呢。”他笑着指了指墙上的挂钟道:“我的姑奶奶啊,你看都啥时候了,赶紧就寝吧,别为这些事操心了,啥都听你安排还不行吗?”
  魏霞笑着瞪了他一眼,转身进卫生间洗漱去了。两个人躺下的时候,已经快夜里十点了,魏霞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可他却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也不知道想些什么,一会是小玉,一会是大牛,一会又变成了秦枫,搞得心烦意乱,折腾了一个多小时,这才迷迷糊糊的有了睡意。
  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朦朦胧胧的感觉魏霞在推自己,还以为是翻身占地方大了,感觉把身子往床边挪了下,不曾想魏霞还是推,于是忽悠一下醒了过来。
  随着孕龄的增大,魏霞的睡眠一直不是很好,由于胎位的关系,她只能朝一侧躺着,连平躺都做不到,再加上要起夜,所以半夜折腾是经常事。
  他翻身坐了起来,一边打哈欠,一边揉着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的道:“咋了,身子又压麻了吗?”说着,伸手打开了床头灯,打算给魏霞按摩一下。
  可是开了灯的一瞬间,却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只见魏霞眉头紧锁,额头上全是汗珠,一副非常难受的样子。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他顿时睡意全无,伸手摸了下魏霞的额头,应该并不发烧,再抓起手腕,两根手指刚搭在脉门上,便觉得脉象有些发紧,犹如绷紧的弓弦一般。他对脉象并没什么研究,师父基本没教过,倒是玄真道长传授的多一点,不过因为没什么实践,所以,并不能通过脉象对疾病做出准确的判断。
  日期:2019-01-15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