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谲,实则人心作祟》
第79节

作者: 小幕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尼玛还能忘词的,老非也是服了这货,难怪一路这货明面上是一展道系传承的大家风采,却反而更像是做贼心虚的样式…
  不过,看他当下都这模样了还能开怼夏沁,应当中气足实着,老非好歹也是长舒了一口气。
  已然撕下了衣袖替这货止着伤口流血的夏沁…轻轻呢喃一句:“我…也是不会呀,大哥…不然,才不会跟你抬杠呢。”
  “呲…呲…”
  说话间,林子深处瞬时传来几声异响…

  而且蹿腾得极快,明显是绕着几人打转。
  神无可终是警觉了起来,掏出了她的古式小罗盘,稍作观测后…很确定的说道:“发出怪声的不是脏东西…”
  收起她的小罗盘后,女侠问一脸严肃也辨别蹿响动向的老非:“接下来…怎么做?”
  “先看看…既然是对方主动上门,总归要露脸…”老非屏气凝神,话还未落音…

  忽见几道寒芒,直袭而来…
  “呼、呼…”
  速度极快,连空气都能撕裂…
  而且…相当显眼,确切点说,更像是火芒。
  如此扎眼,以老非跟女侠的反应,肯定不至于让当下的己方队友再遭暗袭。
  只是…
  且不说女侠跟老非的眼疾手快,纵是夏沁…都能很醒目的看出几道火芒根本就不是冲着他们几人而来的,不仅如此,跑偏程度还有点…怎么说呢,像是失手的感觉。
  由此,老非跟女侠便丝毫不想理会…
  也须对手是故意卖弄破绽呢…?
  正如高手之间的对决,用以探路的虚招你如果过于在意,便是正中对手下怀。

  “刺、刺、刺、刺…”
  暗中袭来的是几只正在燃着的蜡烛,目标是小两米开外、正对着当下让夏沁扶坐于地的老遥的两脚…
  九根蜡烛正是这货一路沿途插上的,而当下插在老遥脚底板对面…
  呈一个倒三角中间带个小正三角的图形…
  外面六根蜡烛,里面三根。
  而且,中间的那个小三角的三个蜡烛深入黄土,看着就只留了火苗在地面上。
  不得不说一句,暗中那阴损的货实力确实有点变态,能用口味虾跟蜡烛当作利器还带着如此穿透力不说…
  光是蜡烛暗袭而来却迎风不灭,这份把握…
  简直就是反科学的神通级输出啊。
  别看那货扔过来的蜡烛跑偏有点大,但是…
  如果没猜错的话,蜡烛当暗器,或许本就不是冲着人来的。
  首先,他卖弄出来的图形必有讲究。
  然后,当下蜡烛能深入黄土的那一小撮地正是刚才老遥特意踏平杂草他准备要点香火、烧纸符的…

  而暗中对手却丝毫不差的选定了这块小地方…
  肯定,不是闹着玩的…
  老非不敢有半点松懈,只是很糙蛋,那股怪声一直刻意的在扰乱己方判断…
  忽远忽近、一会儿刺耳,一会儿又转调到很是悠长…
  而且根本听不出是什么东西闹出的声响…
  因为怪声有时像是敲击,更多的时候是在刮擦…
  随着林子深处的那阴损货故意在方圆小十米范围内搅弄得树叶哗哗作响时…
  老遥有些迷糊的双眼盯着那一大一小的三角形蜡烛看了一阵后…
  突然暴躁起来…

  “老非…你赶紧稍稍微扶哥们起来一下…”
  这货小幅度直起身子看了一眼后,又示意老非将他放下…
  “我艹他大爷…那王羔子绝对是个外佬来着,这货用的是古西方神棍界比较偏门的一个诅咒图腾,在你们的视觉效果下可能就是简单两个三角形,但从老子当下坐地上的这个角度看,配合蜡烛火焰的蹿腾,就是一个复杂的立体图案了…这特么暗算老子还少了?真指望让老子不能善始善终?”
  “砰…!”

  这货咬牙抻着最后一丝气力,一拳轰在地上…
  “女侠,回去我就给你把牛奶的存货备到过年…你现在就去过去给哥们把狗曰的王蛋拉出来生扒了一层皮…可否?”
  “好嘞!成交…”女侠当下的脑回路一点也没慢半拍节奏,欣然接受了老遥的提议…
  擦了擦嘴角的油腻,甩甩衣袖,一下便跃身林子深处…
  纵是以老非的反应之快,也没来得及拉住她姐们…

  老遥还想着张嘴跟女侠讨一些那天她用来给丹哥止血的药呢,没想到这姐们真说去就去了…
  “喂…大哥,你没事吧?对方装神弄鬼的,很可能就是要分散我们的好吧…你好歹是警校快毕业的人了,神无可那姐们不懂套路也就算了,你…怎么还真就缺上心眼了?”
  纵是当下不适合抱团,老非认为神无可最该做的也是先带着这货跟夏沁回老街…
  以免,徒增伤亡。
  现在倒好,且不论神无可作为己方最强战力输出,竟然就这样无脑的被抽走了…
  灰脸糙汉绝对相信女侠这一趟就算是正中对手下怀,她也能全身而,即便对手过于变态,亦或她不能轻易揪出对方…毕竟,女侠的实力是能摆上台面的,自保那相对无压力。
  相反…
  老非就担心那女侠脑回路缺根弦,像上次遭中僵尸粉的老李一样…
  她上手就直接是灰飞烟灭的碾压…
  你说老李被施了僵尸粉那必然是条重大线索,即便不能一举破获云若案的幕后大黑手,但暗中盯着,好歹也是大有可能追查到一丝小李明的踪迹吧。

  小李明在整个云若案中是至关重要的一环,逮到了那小年轻,案子很可能就迎刃而解了。
  当然,从女侠自己说的过往能得知,姐们之前确实实战经验不足,人情世故也缺乏层次。所以,老非更指责的是,老遥这货怎么如此毛躁了…?
  “嘛蛋,那王蛋阴老子就算了,还特么没下限的要诅咒老子,真心是忍不了了…可否?再说了,就算暗中阴损的货是调虎离山的套路,我们当下不是…还有你跟夏沁老妹一个半高手嘛,刚正面又不是不能刚,怕他个毛线哦…”
  “……”老非很是无语这货当下竟然能有这么…不成熟的说辞。
  这不是老非了解的老遥…

  别看这货平时头铁上火起来,通常都是无脑硬刚…
  但他那都是在局面可控的前提下…装腔作势罢了。
  然,当下是什么局势…?
  对方什么来路都不清楚,人都没露脸就已然伤到他了,难道他体会不出个中的…对手之强?

  不对,以这货从警校开始就是细节控的走向,况且…作为技术控流派,最忌讳的就是沉不住气。这一点,这货比任何人清楚,其实老非一直不太刻意的阻止这货跟别人拼暴躁…
  无非也是考虑到,这货其实算是另辟蹊径的升华自我承压能力。
  但,当下这货反常到了一点觉悟也没了。
  “刺…!”
  老非有所醒目后,却是突感身后传来一丝凉意…
  日期:2019-02-12 06: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