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361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事,你必须听我的。”魏霞的态度非常坚决:“道理是明摆着的,就算真如张力维所说,这两本书是孙正源从老张家手里抢来的,可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只要在你手上,那就是你的了,这是合理合法的,你根本不用心理负担。如果要感觉亏欠的话,将来可以对小玉用点心,多教给她一些不就解决了吗?但绝不是稀里糊涂的把书送给她,要知道,咱不欠任何人的,没必要把70多年前的债揽在自己身上!况且,就算是要还债,那也是你师父的事,可是,当年他不也没这么做吗?老孙家欠下的债,他们都不还,哪里轮到你个姓谢的纠结呢??”

  一番话说得谢东哑口无言,只是还有些不甘心,支吾着说道:“我可以不把书给她,但是你也没必要把师父的信都烧掉呀。”
  “这都是证据,留着干什么?如果说是为了纪念,不是还有其他的吗?这些东西留着,将来万一有个疏忽,都是会授人以柄的。”魏霞说着,再次伸出了手,口气倒是缓和了下来:“把打火机给我,天这么冷,我穿得又少,时间长了冻感冒了咋办,怀孕期间又不能吃药,你不担心我,总要替你儿子想想吧。”
  他知道,这件事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了,拖到最后,还是要听魏霞的,何况已经把最重要的那封留下来,于是叹了口气,还是将打火机递了过去。
  存放了几十年的信,纸张已经异常干燥了,被打火机点燃后,眨眼之见便烧得干干净净,他看着地面上残留的纸灰,心中暗想,权当这些东西我压根也没见到过,留在青云观里,最后也难免被烧掉,他老人家如果泉下有知,也不会怪罪我的。

  烧过了信,两个人默默的进了屋,魏霞也不说话,直接挽着他的胳膊,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良久,才喃喃的说道:“我爸爸活着的时候总说,后悔当年太莽撞,犯了纪律,否则能做更大的官。其实,他不是官迷,只是嫌能做的事太少了。”
  他默默的听着,没有打断魏霞的话,只听她继续说道:“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神里总是充满了惆怅,我当时并不理解,做事少又能怎么样呢?省的麻烦不挺好吗?包括我们俩刚认识的时候,我见你开诊所,累死累活的给患者看病,还有些不以为然,凭我现在的钱,就算你什么都不干,咱们一样可以过得很舒服,但是,自从有了孩子,我突然明白我爸的话了。”
  这番话让谢东有点诧异,实在想不明白,怀孕能让魏霞悟出什么人生真谛来,于是低声问了一句:“你明白什么了?”
  魏霞把头抬起来,望着窗外的夜色喃喃地道:“你知道吗,孕育生命是多么神奇的事,人能来到这个美丽的世界,需要多么复杂的过程,精子和卵子的结合,需要经历多少偶然和必然,而生命从诞生到死亡,最多不过几十年年而已,与历史的进程相比,一个人所能经历的事,实在是太微不足道,能多做一些事,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人,是没有机会多做的,而剩下的那0.01,如果放弃了这个机会,是会抱憾终生的,就像我爸,他本来是可以做更多的事、更大的事,结果,因为一时冲动,就只能做个县令,这就是他的遗憾,其实,跟做官无关。”

  谢东好像明白了一点,他轻轻搂过魏霞的肩膀,若有所思的道:“你的意思是……我也属于那0.01?”
  “你本来是不属于的,如果没在关二爷的神龛里发现这两本书,你永远是一个江湖游医,偶尔忽悠几个我这样的,骗几个小钱混日子罢了。也许你的日子很轻松,甚至可能还会过得不错,但几十年之后,没有人会记得你,甚至连你的儿女,都会渐渐把你遗忘,最后,你经历的所有事,会跟你的躯体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可是,上天给了你这个机会,让你变成了0.01中的一员,而你却一点不知道珍惜,总合计着要放弃,难道不是一种罪过吗?”

  “可是,放弃的不仅是我一个呀,我师父、玄真道长,他们都放弃了多做事的机会,平平淡淡,从从容容的走完了自己的一生,我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相反,我很羡慕他们那样的生活,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其实,这是谢东内心真实的想法,在多年之后,当站在人生的巅峰,他也是这么想的。
  魏霞被他的这句话激怒了。挣脱了他的手臂,转身朝卧室走去,一边走一边嘟囔道:“真是烂泥扶不上墙!我告诉你啊,说啥都没用,书,谁也不许给,至于今后该怎么做,一切听我的安排。我可不想让儿子今后认为他爹是个吃软饭的男人。”
  “我胃口不好,喜欢吃软饭。”他在后面嘟囔了一句。
  魏霞停下脚步,扭头看着他,那眼神忽然让他感到有点害怕,于是赶紧陪着笑脸道:“我开玩笑的,别生气啊。”
  “这样的玩笑,一点也不好笑。”魏霞冷冷的道:“以后少开,尤其是有了孩子以后,否则,别怪我跟你翻脸。”
  那天晚上,他睡得非常不踏实,并且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梦到自己拿着钥匙,去银行的保险箱里取那两本书,结果,打开保险箱门的一瞬间,忽然发现那两本书上满是鲜血,而且越来越多……

  小姜说话还挺有准儿的,第三天头上,就把给黄老邪汇款的陈俊生挖了出来,只不过,当魏霞和谢东听完介绍之后,不禁都有点傻眼了。
  陈俊生,55岁,云南昆明人,是一家从事路桥建设的私营企业老板,那五十万元,就是从他的网上银行转出去的。
  “云南的……”谢东有点疑惑的道:“你是不是搞错了啊?”
  小姜一听这话,马上急头白脸的道:“绝对不可能出错,我拿脑袋担保,你们要是不相信的话,我现在就去一趟昆明,把这个陈俊生找出来。”
  魏霞沉吟了下道:“能不能把这个陈俊生的社会关系再查一查呢?比如他的通话记录啥的。”
  小姜苦笑着道:“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私自调查和泄露公民信息是很重的罪,几乎没人敢干了。我之所以能办到,并不是我有多大能耐,是因为办事的这哥们欠我一个天大的人情,只要我开口,他就是冒再大的风险也得照办,但也仅限一次而已。”
  魏霞点了点头,想了下道:“既然这样,就查到这里吧。”说完,转身进屋,拿了一万块钱塞给小姜,说是给的劳务费,小姜则坚决不要,争执了半天,最后甚至有点急了。
  “师父、师娘,你们也太瞧不起我了,我知道你们不差钱,但我也不能谁的钱都挣啊,今天要是收了这钱的话,以后还让不让我登门了?”说完,将钱往茶几上一放,转而嬉皮笑脸的道:“师娘,钱我坚决不能要,您还是多费心我和小玉那点事儿吧。”
  一提到小玉,魏霞的表情略微有些尴尬,最后还是把牙一咬道:“既然你这么说,钱我就不给了,至于你和小玉的事,我答应了,就一定说到做到,等过些天我找个时间,专门找她谈一谈,我倒要看看,这丫头心里到底想的啥!”
  日期:2019-01-12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