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360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魏霞却相当不以为然,态度极其轻蔑的呸了一声:“滚刀肉?你可别抬举他了,要是日本鬼子再来一次,他肯定第一个当汉奸,这种人,在干部子弟中很多见,其实全靠着爹妈的庇护,自以为比老百姓高一等,其实都是一帮软骨头。”说完,却发现谢东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不由得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其实自己也是干部子弟,于是狠狠推了谢东一把,嗔道:“你看我干吗,我爸爸不过是个县委书记,那根本就算不上干部。再说,我可没感觉自己高人一等,不然的话,咋能看上你呢?”

  这句话本身,就有些高人一等的味道,不过他也不想和魏霞辩论什么,只是淡淡的笑了下,心中暗想,是否还有必要谈小玉的事呢?正拿不定主意,魏霞却先开口了。
  “我刚刚和常大妮子说起小姜和小玉的事儿了,还真让你说对了,这个小丫头眼光确实高了,晓梅也看出小姜对她有点意思,私下里和她聊起过,小玉说,现在以学业为重,暂时不想考虑个人问题。”
  “这话没什么毛病,毕竟,考大学也是人生非常重的一件事,而且她已经放弃过一次,好不容易重新拿起书本,当然会更加珍惜了。”谢东说道,心里却想,正好提到了小玉,索性就把身世的事跟魏霞说出来,看看她到底是个啥反应。
  魏霞一只手托着腮帮子,思索了片刻道:“说句实在话,这丫头能有今天,还不是全靠遇到了你这么怜香惜玉的人?不然的话,她能走到这一步吗?我看,实在不行,你给说句话吧,她应该给这个面子的。”
  谢东听罢,心里越发烦乱,小玉拒绝小姜,很有可能就是因为自己,回避还来不及呢,哪能往上凑啊,一但处理不好其中的关系,师徒三人岂不乱套了吗,要是那样的话,实在是太丢人了……
  见他低头不语,魏霞踢了他一脚道:“你合计啥呢,没听见我跟你说话吗?”

  他这才回过神儿,连忙摆手道:“你可别闹了,这都啥年代了,年轻人的事,我哪能管得了吗?再说,我只是个师父,又不是家长,这种事绝对不能瞎参合的。”
  魏霞想了想,觉得谢东说得也有道理,不过也并没怎么在意,在她的心目中,小玉不过是个长得好看些的农村丫头而已,各方面的条件也不算很出众,至于小姜那边儿嘛,最多就是帮忙再给介绍几个呗,这年头,姑娘有的是,为啥非要抓住一个不放呢?
  “对了,你刚刚提到小玉,我还有个事一直压在心里,正好跟你聊聊。”他趁着这个机会赶紧说了一句。
  魏霞本来已经打算休息了,可见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只好又坐下来,静静的听他往下说。
  略微整理了下思路,他便从回青云观取师父留下的那封信开始说起,将发现小玉身世的前前后后详细说了一遍,一口气讲了足有半个多小时,感觉口干舌燥的,于是喝了一口水,这才反应过来,魏霞好像一句话也没插,这可不是她的一贯作风啊。

  抬起头看了一眼魏霞,却发现她面沉似水,双眉紧锁,也不知道是生气了还是在思考什么,于是便停了下来。
  “就这么多?”魏霞见他不说话了,这才问了一句。
  “差不多吧。”他道。
  魏霞点了点头,抬起头看着天花板,半晌才道:“这件事,你都跟谁提起过?”
  魏霞的表情异常严肃,令谢东不禁有点紧张了,略微愣了下,才支吾着说道:“我……我跟谁也没提起过,除了你。”
  魏霞点了点头,随后是一阵很长的沉默,半晌才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道:“怪不得呢,每次提到或见到这个小丫头,总是感觉你有点怪怪的,闹了半天是因为这个。”说到这儿,她斜了谢东一眼,似笑非笑的道:“我还以为你打算来个老牛吃嫩草呢?不过,现在看来是误会你了。”

  话说得轻松,可谢东听完,却还是出了一身冷汗。他自认为在小玉的问题上把持得挺好的,可即便这样,还是被魏霞看出了端倪。由此可见,自己实在不具备成功人士的基本素质,还是老老实实做人比较合适,否则,就连思想上有点小波动,也逃不过魏霞的法眼啊。
  “你要是早点告诉我,我根本就不会答应小姜,保媒拉纤的事,也不是我的擅长啊,现在可好,话都说出去了,还***粘手上了。”魏霞苦笑着说道。
  谢东这才明白,闹了半天,魏霞张罗着给小姜帮忙,又让自己去找小玉谈,所有这些都是在试探自己啊,幸亏今天把话挑明了,不然的话,按照这个进度搞下去,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啊。
  “那你说这个事该怎么办呢?该不该把真相告诉她?”他试探着问道。
  魏霞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直截了当的问道:“那些信呢?”
  略微迟疑了下,他朝房间里指了下道:“就在衣柜,全装在我的背包里。”
  “拿过来。”魏霞的语气不容商量。
  他愣住了,不知道魏霞要干什么,也就犹豫了几秒钟,魏霞的眼珠子就瞪起来了。

  “快点啊,合计啥呢,赶紧拿过来。”她提高了声音说道。
  谢东无奈,只好回了卧室,打开衣柜,拿出背包,将那一摞泛黄的书信取了出来。这些信他已经看过无数遍了,只看信封,便已经知道内容是什么。可能是心里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于是也来不及细想,直接就把师傅写张延钟身世的那封挑了出来,然后麻利塞进了背包的夹层中,这才拿着剩下的那些信走了出来。
  如果魏霞发现缺少了最关键的那封,我就说可能是漏掉了,他边走边想。
  拿着一摞信回到客厅,魏霞也不说话,伸手就接了过去,拿在手里大概翻了一下,然后抬头问道:“都在这里了吗?”
  他点点头,心里不免有点忐忑。
  “跟官司有关的那些也在这儿?”魏霞又问道。
  作为证据的那些往来书信,都装在另外一个档案袋中,所以他摇了摇头。魏霞也不说话,起身便朝门外走去,他心中一紧,连忙跟了上去。
  到了院子里,魏霞啪的一声点燃了打火机,谢东见状,抢上一步,将打火机夺了下来。
  “你要干嘛啊,这都是我师父的亲笔信,好歹也算是个纪念嘛。”他低声说道。
  魏霞则站在原地,冷冷的说道:“别废话,把打火机还给我。”

  他并没有将打火机递过去,而是用商量的口吻道:“我觉得没这个必要吧,我不说出去,不就完了吗?”
  出乎意料的是,魏霞并没有发火,而是叹了口气道:“东子,我太了解你的性格了,为林静摘了一个肾,结果可好,拍她有心理负担,你连面都不肯见她了,躺在医院里,肇事司机的媳妇下了次跪,你就把几十万的赔偿免了,你这个人,看着机灵坏的,其实,心软得跟面团似的,几句暖心的话就能把你忽悠瘸了。”说到这里,她略微停顿了下,见谢东不吭声,便又继续道:“我知道你是咋想的,是不是见小玉一家人挺可怜的,便又爱心大泛滥,或者感觉心里有愧,就打算把书送还给她?”

  一句话说到了谢东心里,不由得长叹一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