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346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师父和一位道士?二十多年前?这些话在高老师听来,简直如同天方夜谭一样,二十多年前,东北民间就有这样的高手吗?可东北好像没出过什么中医名家呀,这样的绝学是谁传下来的呢?总不能自己悟出来的吧,那也太匪夷所思了呀。
  “能告诉我,你师父是谁吗?他的医术又是传自哪里?”她追问道。
  这个嘛……谢东还真有点犹豫了,如果换在以前,他当然会把师傅理解为师出名门,可自从听了张力维的故事之后,难免有些心虚,毕竟,汉奸的名头,实在是有点不好听啊。
  可转念一想,当汉奸的是孙正源,和师父他老人家没有任何关系,再说,汉奸的医术也是医术,只要是能治病救人的,就是值得继承和发展的。于是苦笑了下道:“我师傅叫孙佐敏,是中原地区的一个名中医之后,据说,这个名中医是个汉奸,但是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高老师不仅是专家,更是师出名门,对近代中医界的一些掌故也相当了解,听谢东这么说,不免大吃一惊,有关孙正源和张景寿两家之间的恩怨,在中医界是流传很广,他的授业恩师以及刘副局长的父亲,都是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闲暇之时,偶尔也跟她聊起过这些故事,但普遍认为,孙正源即便逃走,也很难活下去,估计是遇到了土匪之类的,被打死在荒郊野外了,现在看起来,孙正源不仅逃脱了审判,而且还把医术传了下来,这简直太传奇了,这么多年的悬案,终于可以盖棺定论了。

  她皱着眉头,重新仔细打量了谢东一番,心中暗想,怎么样的机缘巧合,才能成就这样一个人才呢!这个相貌平平的小伙子,居然是失传已久的鬼王传人,实在太意外了。
  “你居然是鬼王常怀之的传人。”她低声说了一句。
  这句话声音很低,但在谢东听来,却比在耳边响了一声炸雷还要震惊。出于一些很纠结的原因,他在叙述过程中刻意避免提到奇穴治疗理论的事,没想到却被高老师先说出来,吃惊之余,更多的是钦佩!怪不得常晓梅说是重量级人物,确实不简单啊。这么长时间以来,能说出鬼王传人这四个字的,高老师还是第一人。
  “你……高老师,你也知道鬼王常怀之?”他有点语无伦次的问道。
  高老师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我当然知道,常怀之和孙思邈是同时代的名医,孙思邈精于用药,号称药王,而常怀之则侧重针灸之术,人称鬼王,都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啊。”
  谢东听罢,顿时肃然起敬,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给高老师鞠躬行礼,正色说道:“老师的学识渊博,希望您能为我说句公道话,针灸和气功确实可以治疗癌症,而且我师父当年也治愈过一位患者,只是我功力有限,既对不起患者的信任,也丢了祖师爷的脸了。”
  高老师先是微笑着瞧了眼魏霞,伸出大拇指道:“你的运气真好,找了个国宝级的老公。”然后又转向自己的爱人刘副局长,笑着继续道:“对你也提出表扬,虽然是误打误撞,但也算是半个伯乐吧。”说完这些,这才转向谢东,先示意他坐下,然后非常认真的说:“其实,你在中医针灸和道家气功上面的成就,已经足以做我的老师了。”
  “下面,我和小谢同志想谈一些专业性的问题了。”吴老师笑着对宣传部李部长道:“可以将录音设备关掉吗,我觉得已经没必要再录下去了,问题已经很清楚了,或许小谢没有文凭,甚至连执业医师的资格都不具备,但他确实是个非常不错的医生,在某些方面应该比很多体制内的专家学者更厉害一些。”
  李部长也点了点头,将录音装备收了起来,正想再说点什么,不料吴老师又接着道:“是这样,我刚刚说了,我这次来,肩负着好几个使命,有三重身份,现在好了,我就是老刘的爱人,以下时间就算是我们两家人的私人聚会吧。怎么样?魏霞妹子,我千里迢迢的来一趟你们家,难道不打算请我吃顿饭吗?”
  “必须的啊,当时在北京,吴姐对我招待可周到了,现在到了我的地盘,必须让姐姐满意。”魏霞笑着道:“就是姐夫公务繁忙,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啊。”

  这明显是逐客令,只不过说得毕竟婉转罢了,宣传部的李部长和市公丨安丨局的同志只好起身告辞,刘副局长和郑钧互相看了一眼,也跟着站了起来。
  “算了,我先谢谢了,不过还确实有事,就不陪你们聊了。”刘副局长说完,低声跟吴老师说了几句,便跟着一起离开了
  见所有人都走了,魏霞马上就开始张罗着订酒店,却被吴老师拦住了。
  “我今天晚上就飞回北京,你什么也不用张罗,还有四个小时的时间,我想跟小谢谈点重要的事情。”
  魏霞被她的态度给闹糊涂了,有点不相信的道:“吴姐,你可别吓唬咱家东子了,他胆小,你说得这么严肃,他可没你想得那么能耐,怂着呢!”说完之后,却发现吴老师的一脸认真,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便吐了下舌头,笑着道:“好,好,算我没说啊,你们谈,我回避……”说完,抓起手机便回卧室去了。
  “吴老师……”谢东刚一张嘴,却被打断了。
  “我叫吴芷贞,以后你就喊我吴姐,或者芷贞都可以,千万不要再叫吴老师了,我没跟你开玩笑,在很多方面,你确实可以当我的老师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眼神非常真诚,反倒把谢东弄得有些局促不安了。

  “时间有限,这样吧,我有几个问题,你看看能解答吗?”吴芷贞说罢,也不待谢东回答,直截了当的接着问道:“第一,你刚刚介绍了为患者治疗的全过程,可我却发现你在运针之时,没有考虑到补泻之法,这是你忽略了,还是压根就没考虑呢?”
  补泻之法,是针灸运针的一个重要原则,绝大多数医生在针灸过程中,都要通过对病情的诊断,来决定到底是补还是泻。所谓补泻,其实就是通过针刺的角度深度、时间长短、用力大小,旋转方向等等的调整,来达到补和泻的效果,这在中医针灸中,是公认的原理之一。
  然而,谢东从学针灸那天开始,师父就没这么教过。而且,他没受过正规的医学教育,也只跟孙师父一人学过医术,所以从来没有任何怀疑,始终认为自己所用的针法就是正确的,今天听吴芷贞一问,不禁有点含糊了。
  “补泻之法?师父说那都是扯淡的呀。”他愣愣的说了一句。
  如果换在平时,就凭这一句话,吴芷贞就不会再聊下去了。因为说这句话的人,不是狂妄自大,就是不学无术,跟这样的人,还有什么可说的呢?但今天不同,她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怀着极大的兴趣问道:“是嘛?那你能说说为什么吗?”
  谢东努力的回忆了下,其实这些话题,只是在刚拜师学艺的时候,师父才会偶尔聊上一些,后来几年已经很少提及了。依稀记得当年师父好像跟另外一个江湖郎中辩论过,只不过最终谁也没说服谁,以互相指责对方是个蠢货而收场了。
  日期:2019-01-09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