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345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姐也点点头,她认真的打量了谢东几眼,然后微笑着说:“这么样,小谢啊,说说你对网上那些言论的感想吧。”
  一提到这件事,谢东刚刚好了些的心情又沉重起来,垂头丧气的说道:“能有什么感想,我现在是焦头烂额,估计再这样闹几天,我就快要发疯了。而且,网上提到的那位患者,今天已经去世了,说实话,我心里挺难过的,而且对自己的治疗也有点怀疑了。”
  “那就具体说一说吧,咱们一起分析一下,看看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吴姐平静的道。
  闻听此言,谢东抬头看了眼面前这位貌不惊人的吴姐,心中暗想,常晓梅说重量级人物这几天就到,可现在市里面又找来个吴姐,看起来,市政府也挺关注这件事的,到底是应该相信谁的呢?现在这个时候,说错一句话都可能导致非常严重的后果,也不知道这些所谓的专家和大师到底靠不靠谱啊?
  刘部长似乎看出了谢东的顾虑,连忙介绍道:“吴老师是全国中医联合会的常务理事,师从中医名家谭学伟教授,现在又是中医针灸大师刘远峰先生的儿媳,这些可都是中医界泰山北斗级的人物啊,你要是能让吴姐给点个赞的话,从此在中医圈子里,就能算是名医了,挂号费起码是五十块钱以上的。”
  虽然只是一句玩笑话,可在谢东却听得非常认真。
  “我今天有好几个身份,首先,我是老刘的爱人,专程来拜访传奇人物,据说你跟黑老大长得一模一样,连章鱼那样老奸巨猾的毒枭,都没看出破绽。”高姐笑着说道:“其次,我受省城市委宣传部的委托,来跟你做一次业务上的交流。最后嘛,我的两个学生昨天也给来电话,想请我就最近网上的一些言乱发表点看法,我也确实打算说几句,但在发声之前,必须先和你谈一谈,否则,你要是个假冒伪劣的话,我岂不成了骗子的代言吗,说出话来,只能授人以柄,贻笑大方。”

  听她这么说,谢东这才明白,原来常晓梅所说的重量级人物,也是指这位高老师,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顾虑了,完全可以畅所欲言了。
  一旁的李部长也插了一句:“小谢啊,你的事儿,我也听说过一些,去年曾经给关老治疗过类风湿嘛,据说关老对你的评价也蛮高的。你可能还不清楚吧,关老是我们宣传部的老领导,那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干部,我相信他的眼力。不过最近网上对你治疗癌症这个事争议挺大的,我们的工作也有监督舆论导向这一块,所以非常关注,之所以请高老师来,你也不要有什么顾虑,只是要掌握第一手资料,避免在今后的工作中被动,所以,你放松聊,全力配合就可以,另外还有一点,你们之间的这次谈话是需要录音的,也希望你多多理解。”

  刘部长的意思很清楚,请高老师来,就是为了让这位中医界的专家来做个鉴定,如果高老师认定谢东是个骗子的话,那么作为事发地政府,当然不能任由网上这么闹下去,必须要有个态度。其实,谢东有所不知,市里的几个领导最近也被这件事搞得焦头烂额,为了搞清楚谢东到底是骗子还是真的医生,他们也伤透脑筋。本来打算从省城找几中医方面的专家,可又怕不够权威,毕竟中医和西医不同,有很多虚虚实实的东西,一念之差,得出的结论可能就是截然相反的,而这件事如此轰动,必须慎之又慎,容不得半点含糊。所以考虑再三,还是决定找一位中医界的权威,面对面的和谢东聊一聊,是真是假,一目了然。

  事情也非常凑巧,刘副局长回家之后,与爱人和父亲在闲聊之时,也谈到了谢东,尤其是掌心吐火那一段,让家中的两代中医名家大感意外,刘副局长的父亲刘远峰,年逾八十,是中医针灸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之一,是全国公认的针灸大师,老爷子听说掌心吐火之后,第一反应便是非常认真的问儿子,有没有可能是被魔术给骗了呢?
  刘副局长也不敢确定到底是不是魔术,只是说,都是近在咫尺的事,而且也检查过谢东的全身,即便是魔术,也是非常高明的魔术。
  他说者无意,老爷子是听者有心,要知道,中医针灸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也是一波三折,历尽艰辛。目前虽然成功列入非遗的名录,但形势仍不容乐观,其中最主要的问题就是传承。
  所谓针灸,是由针和灸两部分组成的,但是目前的中医针灸,基本处于一种有针无灸的状况,而灸,并不是用几个艾条来熏烤穴位那么简单,是需要有深厚的内力才达到疗效的,如果掌中吐火不是魔术的话,那就一定是位内功高手,只有这样的高手,才能真正做到针与灸并举。
  而目前的中医界,无论是理论还是实际操作,能真正掌握针和灸的人几乎没有。不仅如此,针灸很的多技法也濒于失传,别说是普通医生,就连许多专家学者,所掌握的针法也少得可怜。
  针灸之术,贵在行气,没有气做保证,光是凭几根银针,所起到的治疗效果是非常有限的,而气功是需要静下心来慢慢修炼的,最终能达到什么样的境界,不仅要看用功程度,还取决于修炼者自身的资质和悟性,所以,凡是修为高者,都是可遇而不可求。
  刘远峰作为中医针灸的传承人之一,当然也是个内功高手,可几十年如一日的钻研修炼,也达不到掌心吐火的境界,一听说东北有个年轻人可以做到,虽然觉得很有可能是个魔术爱好者,但心中还是念念不忘,毕竟,自古就有不入世的高手隐于民间嘛。
  老爷子年事已高,不宜远行,于是便把这件事交代了儿媳,一定要她亲自去看个究竟,也就在此时,高老师相继得到了省城市委和学生的邀请,又正好赶上刘副局长要亲自来给谢东颁发奖金和荣誉证书,便也就跟着一起来了。
  当然,谢东并不清楚其中的细节,他现在只是感觉很开心,终于有人倾听自己说话了,只要让我发言,祖师爷传下来的东西,还是有说服力的,他想。
  几乎不用准备,他直接就把为小玉妈治疗的全部过程详细描述了一遍,从机理到针法再到运行内功,侃侃而谈,说得头头是道。除了高老师之外,剩下的人都不懂医术,饶是如此,也听得津津有味,连连点头。

  高老师则不仅是津津有味了,越听心里便越惊讶,最后简直到了欣喜若狂的地步。实在不敢相信,面前这个貌不惊人的小伙子,对针灸的理解和掌握已经到了如此的高度,以她的经验判断,如果单论针灸的话,谢东几乎可以说是独步天下、无人可出其右了。
  她极力控制着内心的激动,还是有些不解的问道:“这套针灸治疗癌症的方案,是你自己研究出来的?”
  这件事谢东可没敢吹牛,如实说道:“我可没这个本事,这套针法,是我师父和一位道长,在二十多年前研究出来的,当时就治愈了一位肺癌患者,这都是有据可查的,现在这位患者的家属对此事还记忆犹新,而且,患者的孙子还是党员干部,就在我们平原县,如果不相信的话,我可以带你们去见一下,当面认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