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342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魏霞可能是昨天累着了,一直睡到八点才起来,睁开眼睛一看时间,便埋怨谢东为啥不早点喊她。她早就申请了旁听,可法院不是电影院,想啥时候进就啥时候进,提前半小时进入法庭,过时不候啊,如今已经八点,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连梳洗打扮都不够啊。
  埋怨归埋怨,魏霞还是以最快的速度把自己收拾利索了,考虑到中级法院附近停车比较麻烦,于是电话约了一台出租车,狼吞虎咽的吃了点东西,便急匆匆的出了家门。

  “我告诉你,这几天我没休息好,你儿子可不干啊,昨天在我肚子里闹了半宿,一个劲儿踢我,一踢我就想上厕所。”她一边往门外走,一边抱怨道:“没一个好东西,等把这小兔崽子生出来的,看我怎么收拾你们爷俩。”
  上了出租车,司机师傅正在听收音机,见乘客上来了,赶紧打算关掉,却被魏霞拦住了。
  谢东仔细一听,原来两个主持人也在聊谢东这件事。出乎意料的是,这位男主持人居然声称采访过另外两位接受过谢东癌症患者,说是目前这俩患者感觉都挺好的,各项指标也基本正常,本来还想找谢东继续治疗,可是现在也联系不上了,两家人还正为这个事着急上火呢。
  女主持人插话道:要这么说的话,针灸治疗癌症还是靠谱的呀。
  男主持人马上说道:这个我们可不敢妄下结论,咱都是外行,说靠谱也没用,不过前几天网上有一篇文章,说是《本草纲目》里记载粪便可以入药,说简直是个笑话,这个事,我倒是有点不同看法。
  女主持人道:咋的,粪便还真能治病啊,你可别告诉我是人的……
  男主持人道:人的没听说过,但老辈人说,猪的粪便,确实能治病。

  听到这里,司机突然笑着说道:“你还别说,这猪屎确实能治病的。”
  一句话把谢东和魏霞都听傻了,但听这位司机师傅一解释,不由得啧啧称奇。
  原来,司机师傅的哥哥当年在农村插队当知青,不知道什么原因,头上突然生了一种恶疮,夏天的时候流脓不说,还有异味,当时的农村条件不好,便去县医院看了下,说是过敏性皮炎,然后开了不少外用的药膏,可是怎么擦也没用,最严重的时候,痒得晚上都睡不好觉,枕头上每天都是一股恶臭,后来没办法了,当地老乡给了一个偏方,就是用新鲜的猪粪。当然,不是直接把猪粪抹在脑袋上,而是找了一块瓦片,然后把猪粪放在上面,用小火烘焙,直到彻底烘干之后,研磨成粉面,再擦在头顶的患处,结果不到一个礼拜就彻底痊愈了,而且终生没有再犯。

  魏霞听得有点恶心,不过还是挺着问司机道:“这是真事吗?”
  司机笑着道:“当然真事啊,这又不是啥值得吹牛的事,没必要骗你的。”
  “可这是啥道理呢?难道猪粪里真有药物成分?”魏霞还是无法想象把猪屎涂抹在脑袋上是个啥感觉。
  司机一边开车一边道:“那就不清楚了,不过当地老农的说法是,猪是啥都吃的动物,整天趴在污水之中,却很少听说有吃坏肚子的时候,这就说明猪的肠胃里有很强解毒功能,说是百毒不侵也差不多,所以排泄物里可能含有这种解毒成分,烘焙应该是一个消毒和净化的过程,通过这个过程,把排泄物中的有毒物质都给消灭了,剩下的就能治病了。当然,这都是瞎合计的啊,一点科学根据也没有。”司机最后笑着补充道。

  似乎也有几分道理吧,民间的偏方,总是千奇百怪的,也确实很难说出科学道理来。两个人相视一笑,谁也没再说什么。
  收音机里的节目还在播着,两个主持人东一句西一句的,话题越扯越远,魏霞也没兴趣听了,于是便又问司机道:“他们刚才说的那个中医的事,你知道吗?”
  司机爽快的道:“当然知道啊,就发生在咱省城吗,电台这两天总说这个事。”
  “那你对这件事怎么看的呢?”魏霞试探着问了一句。
  “这还用说,那个医生认倒霉呗。”司机叹了口气道:“得了癌症,美国总统也白扯啊,那个文章说,少做了一次化疗,就给耽误了,纯属扯***蛋,针灸和气功能不能治好癌症,我是不知道啊,我只知道,老天爷要是想收你了,一天做八个化疗,也啥用没有啊。至于这哥们嘛,估计是得罪人了,这年头背地里下绊子的人太多了。”出租司机非常健谈,喋喋不休的说起来没完了,要不是魏霞喊了一句到地方了,他差点一脚油门从中级法院门前开过去。

  “谢谢你师傅。”魏霞说着,掏出一张五十元纸币递了过去:“不用找了。”
  其实,庭审进行的非常顺利,张律师当庭宣读了孙佐敏留给谢东的那封书信,并详细介绍了这封信是如何转到谢东手中的,谢东也讲了自己发现两本书的全过程,并如实陈述了为什么在一审过程中并没有将这些内容告知法庭的原因。
  对这些新证据,被告方显然有所准备,双方辩论的焦点主要集中在书信的真伪方面,被告方提出,强烈怀疑该书信的真实程度,要求做笔记鉴定,并且提供了几封孙佐敏生前和孙可鑫的往来书信,字迹与谢东提供的明显不同,并一口咬定,本方提供的才是真迹。
  对此,张律师当庭进行了驳斥,同时呈上了谢东所提供的孙佐敏和玄真道长之间十多封通信,时间跨度从1984年一直到1993年,内容包括很多生活琐事和细节,足以证明是孙本人亲笔所书。
  谢东在最后陈述中也心怀忏悔的表示,如果不是万般无奈,实在不愿将逝去的先人搬到法庭上来,感觉愧对师父的教诲,同时警告孙可鑫,给法庭伪造的书信,不仅是欺骗法律,而且更是对逝去亲人的大不敬,难道就不怕老人家半夜去找你吗!
  庭审一共进行了不到两个小时,中午十二点,审判长宣布休庭,决定将双方提供的书信,移送至省公丨安丨大学司法物证鉴定中心进行笔迹鉴定,待鉴定结果出来之后,再择日宣判。
  出了法庭,魏霞心情不错,请张律师去万豪国际吃饭,席间不免又聊到了谢东的近况。张律师听完事情的整个经过之后,沉吟半晌,最后给出了这样一个说法,谢东为小玉母亲和另外两个癌症患者治病,从严格意义上说,是涉嫌非法行医的,但所幸是谢东没有收取任何报酬,所以,并没有构成非法行医罪的全部要件,而当事人的态度就非常重要了,如果这三个患者中要是有人以病情发展为由,将谢东告上法庭的话,那结果就很不乐观了。

  谢东对此并没有太担心,倒是魏霞眉头紧锁,好像是有什么心事似的。吃罢了午饭,送走了张律师,两个人回到了家中,第一件事就是登陆谢东的微博,果然已经通过了实名认证,可以正式发言了。
  正斟酌着想写点什么,青林的电话打了进来,告诉了一个最不愿意听到的消息,小玉妈去世了,没有留下任何遗言,在昏迷中安静的走完了人生最后一段旅程。
  挂断了电话,他愣愣的站了很久,心里默默的想,天堂里是不会有病痛折磨的,即便有,有师父和玄真道长两位高人在,也一定会解决所有难题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