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341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甚至有过一个奇怪的想法,现在常晓梅是站在自己一边,全力以赴的帮着打官司,可是,一旦知道了小玉的身世之后,以她对这两本书的重视和痴迷程度,谁敢保证她不会转而支持小玉呢?毕竟小玉是个孩子,比自己好控制得多,最关键的是没有魏霞横在中间,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少了很多麻烦。
  这官场中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谁知道他们那句话是真的呀!他在心里对自己说。此时此刻,他忽然理解了师傅,想必他老人家当年也一样面临着艰难的选择,最后,还是放弃了物归原主的打算。
  总以为自己手里是个烫手的热山芋,幻想着丢掉了就能过上舒舒服服的太平日子,可这明明是无价之宝啊,一旦失去,恐怕自己也会变得一文不值了……
  常晓梅并不知道谢东心里在想什么,或者说,她此刻也没工夫揣摩谢东的心理活动,因为她还有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事要说。

  李钰的这篇文章,经过网络大咖黄老邪的转发之后,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从最开始对谢东谩骂,渐渐转变成了对中医、尤其是中医针灸的口诛笔伐,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一些本来就对中医持怀疑和批判态度的各界名人,也纷纷借此机会站出来表态,于是,针灸和气功瞬间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不到两天的时间,连文艺界都跟着凑热闹了,在最近一期很出名的娱乐节目中,公开拿针灸和气功开玩笑,在大家眼里,所谓针灸和气功,其实本身就是个骗子。

  中医界当然无法容忍这种情况。别的不说,中医针灸已经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了,说针灸是骗术,不仅是打中医的脸,甚至可以说是打国家的脸,打整个中华民族的脸。所谓是可忍孰不可忍,整个中医界正在酝酿一场大反击。
  由于事发在本省,所以省城的中医界震动最大,在常晓梅的串联之下,今天上午紧急举行了一个小型聚会,虽然很多人对谢东的中医师资格还有质疑,但从这篇文章所描述的用针技法和常晓梅的详细介绍,大家一致认为谢东确实具备了针灸治病的能力,不属于假冒传统文化之名的骗子。于是一致决定对这篇文章率先进行反击,并不是想为谢东解释什么,而是要为传承几千年的中医讨个说法。
  文章的作者,是北方医院的胸外科主任,留美博士,号称东北外科第一把刀,转发的是粉丝千万的网络大咖,跟这样的对手较量,当然要找个够分量的人发声,可是大家选来选去,实在是没有合适的人选。
  别看常晓梅挺有名的,可她是个官员,学术地位并不很高,而且,以官员的身份搅合进来也不很妥当。剩下几位老先生,却大多年愈古稀,不适合参与这种论战,其他的中青年医师,即便站出来说话,也未必能起到什么效果。

  最后大家一商量,在省内的中医界,恐怕是找不出一位说话够分量、气场足够强的重量级人物,只能把目光投向北京了。
  “我们联系上了一位大师级的人物,不仅家传渊源,而且师出名门,虽然不敢说是中医界的领军人物,起码也是业内的翘楚。”常晓梅得意洋洋的道:“她对最近网上的这些言论也很重视,不仅答应站出来说话,而且过几天还要亲自来省城,并且点名要见见你。”
  “见我?”谢东不禁有点慌了,去年那个徐教授令他现在还心有余悸,一听到大师或者专家这样的称呼,脑袋就疼。
  “常局,可别又是徐教授那样的,上次把我坑苦了,这个时候要是再来这么一位,那可就要命了。”谢东道。

  常晓梅的脸微微红了下,但还是颇为自信的说道:“上次那件事,确实怪我,光顾着看名头,没注重人品,这次绝对不会出现类似的情况了。”
  “喔,那就好。”谢东嘴上应了一句,心里却还是有些没底儿。想了下又道:“常局,实际上这事就是冲我来的,让别人出头说话,是否合适呢?”
  “最初是冲着你,但现在已经是针对整个中医行业了。事实上,就算我们不找,也有人要出来说话了。”
  一直沉默不语的魏霞此时忽然插了一句:“晓梅,你说的这位大师,到底是谁啊?”

  不料常晓梅却微微一笑道:“跟你说了,你也不认识,总之,到时候就知道了,东子,官司的事你完全不用操心,一切听张律师安排就行了,到了法庭上,让你说啥你就说啥,感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就让张律师替你回答,然后集中精力,把为小玉妈治疗的全部过程,包括你用针的细节都在心里过一遍,等这位专家来了,你可以好好跟她聊一聊。”
  话说道这个份上,谢东也只能点头答应,看看时间已晚,常晓梅这才再次起身告辞,谢东和魏霞也没挽留。
  如果换在往日,这个时候,魏霞早就嚷着要睡觉了,可今天却不然,谢东洗漱完毕,出了卫生间一瞧,只见她还坐在沙发摆弄着手机,于是走过去看了一眼,发现她正在QQ上聊天。
  魏霞很少聊QQ的,这令他很惊讶,凑过去仔细一瞧,居然在和一个人讨价还价,不禁一头雾水,有点不解的问:“你这是要干什么?”
  “这家伙自称认识黄老邪,说是可以帮我查出来,到底是谁出钱,让黄老邪转发李钰的这篇文章的。但是,我感觉他就是黄老邪本人,这王八犊子玩路子呢,转发一条微博,里里外外收好几份钱。”
  他想了下,有些茫然的道:“开始的时候,我以为是李钰自己干的,可后来又感觉不像,现在已经有点懵了,想来想去,看谁都像,又都不怎么像。”
  魏霞没有吱声,打完最后一个字,把手机放沙发上一扔,笑着说道:“用不着猜来猜去的,20万,我出钱,他给答案,就这么简单。”
  一听这话,谢东差点没蹦起来,张口结舌半天才道:“你疯了啊,凭啥啊就20万,再说,他要是个骗子怎么办啊?”

  魏霞吃力的站起身,略微活动了下腰身,一边往卫生间走,一边牛哄哄的说道:“废话,你当我傻得跟你似的啊,20万,必须当面交易,拿不出点真凭实据,就想从我这儿拿钱,门也没有啊。”
  “可是……20万啊,这……”谢东跟在后面,心有不甘的嘟囔了一句,话还没等说完,就被魏霞挥手打断了:“别废话了,赶紧收拾床去,本宫要回卧室下榻了!”
  谢东无奈,只好耷拉着脑袋进了卧室,直到两人躺在床上,他的心里还是想着20万的事,越琢磨越不是滋味,从前跟着师傅,他老人家总说,十个劫道儿的,赶不上一个卖药的,做医药行业,既是仁心仁术,又是一本万利,可现在看起来,和黄老邪这样的网络大咖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人家是动动手指,上百万的钱就流进了腰包,而且连税都不用交,这实在是太过分了。
  第二天,谢东还是早早起来了,准备好早餐之后,特意洗头刮脸,把自己收拾个干干净净。然后换上件新衬衣,照着镜子看着自己那张略显苍白的脸,越看越感觉别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