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8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晟呆呆伫立,完全傻眼了。
  新官上任三把火,作为中纪委书记,第一把火烧向一直被老百姓诟病的裸官完全在理,是深得民心的举措,换自己肯定也这么干。
  新生代子弟当中,吴郁明、詹印、陈皎等人家属都在京都工作,如于老爷子所说,符合裸官标准的只有自己!
  但是,自己亏欠赵尧尧太多太多,唯一能让她觉得安慰的就是妻子身份,如今连这个都要丢掉,方晟良心受到谴责!
  “离了婚,你和尧尧还是夫妻,于家仍是你在京都的大本营,这么多年白家丫头不照样过来了吗?名份而已,爷爷看得很淡,你倒放不下?”
  “不是啊爷爷,主要尧尧……”
  “上午我亲自跟尧尧通了电话,她立即动身回国,估计明天下午抵达双江,后天两人就办理离婚手续,”于老爷子轻描淡写道,“尧尧很理解,什么话都没说就答应了,不过作为她爷爷,也是代表于家,我要郑重提一个要求!方晟,离婚后不允许跟任何女人结婚,哪怕白家丫头也不行!”
  “我……我明白,等以后不在官场或退休后第一件事就是和尧尧复婚,相信我,爷爷,方晟说到做到!”
  方晟以发誓的语气一字一顿道。
  于老爷子摆摆手,表示这个话题翻篇不必再谈,转而面露疲倦之色道:
  “大换届是有些意外出现,不管什么意外都得接受,已既成事实的东西多说无益,党内无派千奇百怪,风水轮流转,哪派势力上台都得接受各方掣肘,都说是正治斗争,其实何尝不是另一种形式的民主?干得不好下届就换人,相当于美国总统选举、参议院选举嘛!纵观世界,无论哪种制度、哪种体制、哪种正府,官场本质大抵相同,披的外衣不同,喊的口号不同罢了。”
  “爷爷真是洞察官场奥妙,真知灼见!”方晟心悦诚服道。
  当晚方晟一直在打电话。

  先打给赵尧尧,关机,说明已在回国的航班上;然后依次是白翎、陈皎、燕慎等人,主题只有一个:明天吊唁各自为政。
  最后则是徐璃。
  大概在集体宿舍的缘故,她不接电话,更不肯视频,只在微信上聊。封闭在党校小圈子里,外面形势一概不知,各种人事版本都没听说过,也无法外出参加活动。
  “太累了,唯一想法等出去后钻进酒吧痛痛快快大醉一场,就象认识你之前经常做的那样。”徐璃哀怨地说。
  关于小宝生日晚宴,方晟没跟她提,估计她根本不想参加,想参加也请不到假。
  睡觉时已是凌晨两点,迷糊间隐约听到于云复回来的动静,暗想快退二线了还这么拼,真不容易嗬。
  昨晚与于老爷子谈话时间超长,信息量很大,细细咀嚼全是学问,即使梦里还在回味老爷子意味深长的话外音。
  还有离婚!

  想到当年赵尧尧送自己去省城看望方池宗的场景:深夜时分一袭紫衣,精致的脚踝上套着纤细的白金链,晚风吹拂衣袂和长发微微飞扬,仿佛翩翩起舞的仙女;
  乍听到周小容结婚消息,他在夜色中漫无目的走了两个多小时,然后赵尧尧跑到前面拦住他,委屈地说我我跑不动了!他苏醒过来,呆呆看着她额头上的汗珠,还有跑得过于激烈而涨红的脸;
  海滩荒野中两人互诉真情,她羞得满脸通红,闭着眼睛静静偎依到他胸前。他紧紧搂住她,鼻际里满是长发的芬香和女孩特有的温馨温婉的体香,两人站在一望无垠的旷野一动不动,任凭蒲公英打着旋儿落到头上、脸上、胸前;
  还有新婚之夜,第一次进入她身体时她陡地睁开眼,满是痛楚和惊惶,仿佛受到惊吓的小兔子!

  再想到经历的一个个女孩,对的是女孩,白翎、樊红雨、鱼小婷都是女儿身给了他,方晟觉得自己罪孽深重。
  特别对赵尧尧,实在没尽到丈夫的职责,至今她还帮着抚养私生女。报答她的,居然是一张离婚证!
  方晟啊方晟,今生今世,你若有再有半点对不起赵尧尧之处,必定五雷轰顶,老天爷都不肯原谅你!
  恍恍惚惚睡到清晨六点多便早早起床,胡乱吃了点直奔白家大院。

  “为啥不让我陪你去吴家?”上车后白翎不服气地问。
  “这样吧,咱俩先去樊家,然后前后错开五分钟进吴家,行不行?”
  白翎愤愤道:“我就想他凭什么干涉,又不是我爷爷!”
  “老爷子主动让小贝参加生日晚宴,够意思吧?”
  “哦——”
  白翎悟出这个让步背后的重大意义,微微颌首,隔了会儿道,“要是楚楚能回国参加就更好了,加上鱼小婷女儿,来个亲子大团圆!”

  方晟严肃地说:“白翎同志,你的恶趣味又来了!注意身份,正厅领导干部不可以乱讲话的。”
  “什么乱讲?都是众所周知的事儿,两儿两女,三个老婆,人家羡慕嫉妒恨呢。”
  想到鱼小婷母女必将很长时间内不能公开亮相,方晟心中一阵黯然,摇头道:“昨晚老爷子提醒我,要搞好孩子们之间关系,听了之后心有惕惕啊。”
  “根据性格性情往不同方向培养,避免撞车就行了。”白翎不经意道。
  来到樊家大院,停车时远远看到黄将军一行出来,故意在车里等他离开才下车。

  尽可能地低调,不要让外界看到自己与任何人联系!
  到了院门口,得到消息的樊红雨迎上前,两眼红肿,神情悲切,背后跟着一脸天真可爱的臻臻。
  宋仁槿守在前院,热情地与方晟和白翎握手,一起来到灵堂。樊伟作为长孙跪在旁边陪磕,方晟认认真真磕了几个头,然后趁白翎跪拜时用力摸摸臻臻小脑袋,搂搂他的肩,臻臻轻轻叫道:
  “叔叔好。”

  方晟鼻子一酸,险些当场失态;旁边樊红雨见了赶紧拉儿子到灵堂外。
  转到后院休息室,宋仁槿介绍说这两天来的京都大人物和高级将领很多,五位首长都先后到场,但毫无例外不作报道,且尽量轻车简行,不引起外界关注。
  大概吴家也是这样,严格按照最高层要求的“规格不降、低调治丧”八字原则。宋仁槿说。
  方晟摇头叹息,然后问宋仁槿有没有去吴家。
  宋仁槿说昨天两家通过气,意思是这种环境下就免了礼节,彼此送个花圈尽礼数则可,不必来往奔波。
  樊红雨补充说出殡时间也错开,总之体现低调二字。

  哪里是低调,分明刻意打压嘛!方晟叹息不已。
  前院传话晋西军区司令马上到,宋仁槿打声招呼赶紧到院门口迎接。方晟见状也起身告辞,走到院里看到蹦蹦跳跳的臻臻,白翎顺口道:
  “对了红雨,小宝生日那天别忘了带儿子一起去。”
  樊红雨应变很快,歉意道:“本来肯定参加,可爷爷去世……一个月内不便参加宴席的……仁槿做代表吧。”

  樊家的根在大西南,的确有喜事、丧事家人一个月内不出门的风俗。
  “哦……”
  白翎暗想宋仁槿贵为一省之长足以代表宋樊两家,份量足够,可见樊家诚意十足,遂不再多说。
  日期:2019-02-03 07:2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