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335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魏霞却没动地方,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看得他心里有点发毛。
  “不对吧,我咋感觉你没跟我说实话呢?”魏霞加重了语气说道:“要是按照你的说法,李钰不该和你有这么大的劲儿,是他挑衅在先,你不计前嫌给他解穴,就算不能握手言和,至少也不至于结仇啊,可从这篇文章上看,他对你不说是恨之入骨也差不多了,你看最后这几句话,连谋杀、犯罪这样的词都捅出来了,分明是要往死里整呀。”
  “是啊……我也纳闷呢,按理说……不应该啊。”他支支吾吾的说道:“算了,反正也这样了,有啥事明天再说呗,眼瞅快十二点了,咱还是先休息吧。”说完,也不看魏霞,假装打了个哈气,起身朝卧室走去。
  “站住!”魏霞冷冷的道。
  一听这语气,他便知道有点不妙,强作镇定的转回身,与魏霞目光相遇的一瞬间,便放弃了继续撒谎的念头,还是坦白从宽吧,毕竟自己也没做啥坏事,一切都是误会嘛。
  “你这人看着挺机灵的,其实根本就撒不得谎,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实话实说,咱们还有得商量。”魏霞翘着二郎腿说道。
  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耷拉着脑袋,好半天才吞吞吐吐的把整个事情说了出来,说完之后,却发觉有点奇怪,魏霞并没有大发雷霆,而是仍旧板着脸,一言不发的瞧着他。
  “其实,我当时只是想整一下丁苗苗,省得她在我面前趾高气扬的,所以就……”他解释道。
  “所以你就给她按那几个穴位,然后看着女人在你面前出丑,是吗?”魏霞冷冷的道。
  这句话说得他羞愧难道,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有心狡辩几句,可实在找不出更有说服力的话来,于是只好低着头一言不发。
  魏霞也不吱声,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静的他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足足过了五分钟,他还是有点沉不住气了,仗着胆子说了一句:“我就是……其实,当时也没想那么多。”
  话还没等说完,耳朵已经被魏霞揪住了,他甚至有点怀疑,怀疑魏霞练过揪耳神功,每次都出手如电,想躲都躲不开。只好顺着魏霞的劲儿,把脑袋伸过去,口中还不住的求饶的。
  “说!你还给谁做过这种按摩!”魏霞喝道。
  “真没了,自从给丁苗苗以后,我就再也没给任何人做过。”他赶紧说道:“姑奶奶,你轻点不行吗,耳朵都要给你拽掉了。”
  魏霞喘着粗气,胸口一起一伏的,显然气得够呛,手上狠狠用力拧了一把,这才缓缓的松开了手。
  “真的没有了?”魏霞问道。

  “真没了,我发誓,以后再也不给任何女人做了,除了你之外。”他一边揉着耳朵一边说道。
  魏霞哼了一声,好半天才把手一挥道:“算了,看在你能主动交代的份上,等处理完了眼前的事儿再跟你算账。”
  一听这句话,他顿时如释重负,也顾不上火辣辣疼的耳朵,赶紧小心翼翼的站起来,伸手想扶魏霞,却被推开了。
  “把丁苗苗的电话给我。”魏霞平静的道。
  他的脑袋立刻又嗡得一声,愣愣的看着魏霞,求饶似的道:“我的亲姐啊,咱不闹了行不行啊,你不说先不提这个事了吗?”
  “你脑子进水了啊,你以为我要找丁苗苗打架啊,老娘哪有那份闲心,我是给你擦屁股,解铃还须系铃人,想要平息眼前这件事,还是得从源头做嘛,总得先让李钰消停下来吧,否则网上这么多大咖,就算黄老邪不转发了,再弄出个白老邪,蓝老邪呢?总不能一个一个摆平吧。”
  理论上说,魏霞的想法是正确的,但是,她还是对网络时代信息传播的速度估计不足,要了丁苗苗的电话号码,正在心里琢磨该如何打这个电话的时候,她和谢东的两部手机几乎同时响了起来。
  来电话的分别是常晓梅和青林,内容也基本一致,这篇文章正在以惊人的速度传播着,现在已经不仅仅是微博浏览和转发了,几乎出现在所有社交软件之中,由于文章中提到了北方医院,所以在省城更是引起了轰动,各种贴吧和论坛都有转载,用百度一搜,竟然同时查到了五十万多条相关信息,可以这样说,谢东真的出名了,只不说是恶名远扬、臭名昭著!

  这篇文章的评论,完全呈一边倒的势态,几乎是一片骂声。口诛笔伐都是轻的,骂谢东八辈祖宗的也大有人在,甚至强烈要求政府相关部门彻底追查的也不在少数,偶尔有几个持反对观点的,瞬间便被淹没在网络大潮之中,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常晓梅还算冷静,听了魏霞想给丁苗苗挂电话的想法后,略微沉吟了片刻,马上便否定了,原因很简单,已经没必要了,现在就算是李钰本人,也根本无法控制事态的进一步发展,目前的重点是,第一,让谢东站出来,公开回击,第二,通过各种渠道联系到这个黄老邪,让他尽快删除这篇文章,如果能再说几句有利于谢东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
  第一点很容易做到,谢东马上注册了微博,但实名认证需要审核,48小时才能正式发言,而第二点难度就大了。
  和常晓梅通话结束后,魏霞就忙了起来,只要认为有可能与这位黄老邪认识的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打电话,一口气挂了多少个电话,最后连自己都记不清楚了。
  通话的结果大多是失望的,几乎没人认识这位网络大咖,就在两个人筋疲力尽,即将放弃的时候,一个远在北京的同学忽然把电话打了过来,提供了一个手机号码,说是通过好多层关系才打听到了,并且介绍了黄老邪的个人情况。

  黄老邪本名张源,今年五十五岁,父母都曾经是政府高官,他属于改革开放之后最先富裕起来的一批人,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就已经是身价百万的大亨了,后来移民海外,现居北京。由于见多识广,观点新颖独特,加上之前曾经在一些热点社会新闻中扮演着了急先锋的角色,所以他在网上积累了大量的人脉资源,几乎是所有社交软件中的VIP用户,就凭这个,别看没有正当职业,照样挥金似土,由于拥有数量惊人的粉丝,所以只要随便在网上说句话,效果往往跟在央视做广告差不多。

  “像今天这篇文章,应该都是收费的,只是具体数目无人知晓,所以,你要是能联系上他的话,把价格谈好,删除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魏霞的同学这样说道。
  能谈价钱就好办,放下电话,魏霞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妈的,这年头,干什么都能挣钱啊,弄个微博,转发点文章就能赚钱,这不比我们做生意,干企业轻松多了吗?
  要是按照谢东的想法,已经是后半夜两点多了,还是等明天早上再给这位黄老邪打电话吧,这么晚了,估计人家早就睡觉了。
  可魏霞却不这样看,这种人一定是过夜生活的,白天打电话,反而是他睡觉的时间,于是抄起电话便打了过去。
  果然不出所料,电话很快接通了,谢东也赶紧凑了上去,侧耳倾听了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