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128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伍德群这个县长每年都会往省里跑很多趟,干什么呢?找关系找路子,让九里岗继续戴着贫困县的帽子。如果脱了这顶帽子,每年就会少拿将近十个亿的扶贫款。
  龙远山抽出手来要整顿九里岗,这次就借着三县二十个乡镇的工作组上来学习参观的日子,好好让他们看看官场与生意场交道的方式。
  水至清则无鱼,这句话放在什么地方都没有错。在官场当中,许多人生怕自己和生意场上沾染上了什么关系后招人话柄,影响升迁。这样的想法在龙远山看来,根本就是入错了行了。
  人是群居动物,怎么可能不与人打交道。只有多打交道,掌握好尺度,才能平衡各方的利益。当然,前提是出发点不是为自己,要做到这一点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所以才会有那么官员泥足深陷,害己害人。

  龙远山心中盘算了一番后,肃然道:“墨墨这个主意不错,就借着乔山镇这次的活动,让这些县长、镇长们来现场转一转,走访一下,别总把目光放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上面。”
  龙墨欣喜,叫道:“我这就去镇里通知方长哥哥,让他晚上来咱家吃饭。”
  “记得让他买他拿手的菜!”
  听到龙远山的话时,龙墨皱眉嗔道:“大伯怎么这样啊,请人家来家里吃饭,还让人家买菜。”
  说着,龙墨一跺小脚,扭头就跑了。
  “看吧,我就说女生外向吧!”
  刘国川哈哈一笑,转而面色一疑,冲龙远山说:“市长啊,方长这一次把手往九里岗伸,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啊,你也知道九里岗那一带的情况,自从出了那件事之后,在这时几任一把手全跟省里有着亲密的关系,方长一旦触及了某些人的利益,接下来的日子恐怕不好过啊。”
  龙远山白了刘国川一眼,哼道:“装什么犊子?你这么重视方长,倒是让你老爷子下手啊,总提醒我算怎么回事?”
  刘国川老脸一红,苦笑道:“洪隆不是叔你当家吧,你也知道,越级上报和越级管理都是犯忌诲的事情,所以这事还是只有叔你上心,再者说,你也不瞅瞅墨墨这丫头对方长多上心,俩人的事那还不是早晚?”

  “早晚?”龙远山嘴一撇,哼道:“方长这小子心大,根本没有把儿女私情放在心上,他现在做的这一档子事,在每个关键的位置都有一个非常信任的人,多为女性只能说是一个巧合,但同时也可以说明他的个人魅力根本不缺优秀的女人,墨墨这丫头性子柔,不喜欢跟人争抢,主动权是没有了,全看方长的意思,结果会是个什么样子,以我现在的身子骨肯定是看不到了。所以,刚才你说的这个原因是说不通的。”

  刘国川笑道:“叔总不至于对方长这小子见死不救吧。”
  “见死不救?”龙远山哼哼一笑道:“你知不知道方长这一年多的时间救了多少人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前几天在乔山镇发生的事情?你跟矿长的儿子比一比,谁霸道,谁不要脸?结果怎么样?方长吃半点亏了吗?如果不是方长这小子有底限,矿长怕是只有再找个女人生一个了,这种事对矿长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吧?”
  乔山镇前几天发生的事情,大家心知肚明,方长自然是用了非常规的手段,但是几方盯着方长的人马都看在眼里,方长的尺度掌握得非常到位,只要没有闹出人命,那都在睁一眼闭一眼的范围当中,毕竟这个世界是需要有人站在灰色地带来主持公道的。
  不管各方人马的心中是怎么猜测,他们永远不知道留连晋一条狗命,只不过是方长借刀杀人的一计而已。
  龙远山有一种服老的感觉,不禁说道:“今晚这小子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会亲自摸摸底,看看他对九里岗那边的事情知道多少,年纪大了,总怕出点什么闪失,不能猜来猜去了,这小子……哎,越来越让人看不透了。”

  刘国川听得心头一震,龙远山这个用人是有人经过深思熟虑的,一来看重他弟弟与弟妹的惨死,这段仇恨可以利用。更重要的是,龙远山的那种权谋与狠辣放在正道之上,但凡心里有鬼的人见了他都像见了太岁。龙远山的身上有一股子永不服输的劲,嘴特别的硬。
  看到刘国川失神的那一刻,龙远山不禁叹道:“知道我为什么欣赏方长吗?因为我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年轻的自己。”
  “别别别,叔,咱不带这么吹捧自己的。”
  龙远山瞪着刘国川道:“你就看到老子年轻时的爆脾气,却不知道方长这小子那种老虎屁股也要摸一下的性子跟我年轻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时,我凭的是不怕死不怕输的狠劲。这小子,哼哼,在心里已经把一局的多种可能怀与变化都推算过了吧!长江后浪推前浪啊,不服老是不行了。”
  在龙远山的话当中,刘国川听出了龙远山一往直前的勇气,更相信他这是拿自己的命在赌一场格局。
  从省里回来的路上,刘国川一直就想跟龙远山说一句话,用不着这么拼,也许还有其它的办法。
  可是刘国川为了管住自己这张嘴,却选择坐后面一辆车避开与龙远山和伍德群的同车。
  洪隆市的提案省里百分之百会通过,刘国川几乎可以肯定龙远山会成为众矢之的。他为了洪隆,为了自己的官场什生涯所做了的选择是伟大的,是具有历史意义的。
  刘国川佩服他,同时也惊讶于他对方长的评价。
  直到此刻,刘国川才知道,不管自己对方长的评价有多高,比起龙远山还有他爸的评价都差了太多。
  记得刘畅前几日电话当中提醒他,“方长此子绝非池中之物!”
  听到这话时,刘国川都炸了,都特么把洪隆搅得翻天地覆了还不是池中之物,还要咋地?上天?
  到目前为止,刘国川知道龙远山的信仰所在,所以知道他牺牲的理由。可是他不清楚方长的信仰何在!
  墨尔本的寒冬过去了,春暖花开的日子吸引了不少来自另一个半球的黄皮肤黑头发的游客。

  罗宁每每看到这些人的时候就特别的亲切,抬头在草坪外看到跟团的游客走远之后,再将注意力放在两封邮件上人。
  一封是天羽集团官方发来的,上面写着,“亲爱的罗宁先生,我们诚邀你参加九月二十七日天羽起飞天秀,望你携家人赏脸出席……”
  恶心人啊,老子都被赶到这个当年囚犯流放之地,还不放过我?
  想到这里,罗宁点开了第二封邮件,没有属名,只有内容,“离方长远一点,这个人真的惹不起,不要再联系,我还要命!”
  罗宁的呼吸有点不正常了,如果连这帮人都栽了的话,他就不得不再倒回去看看天羽的邮件。看来不得不提前回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