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332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师傅也姓孙,如果按他历尽千辛万苦寻找张家后人的情况来看,也许他就是孙正源那个不知所踪的小儿子。这也就不难解释,他为何终生不愿公开两本书的秘密,甚至连书中所记载的医术都不肯轻易使用的原因。
  真是世事难料啊,闹了半天,这两本书居然是一个大汉奸用血淋淋的手段从别人手中抢来的,回想起来,不禁有些毛骨悚然,感觉书中的字里行间似乎有无数个冤魂在跳动,每一页上都散发着一股血腥的味道。
  怪不得张力维明明已经身价过亿,却还非要抓着这两本书不放,宁可使用各种卑鄙的手段,也一定要据为己有,原来其中有这么一段饱含血泪历史,换成是我,恐怕也会不惜一切手段的。真不知道这世间之事,何为正义?何为邪恶?何为对又何为错啊……
  还有就是小玉,从目前已知的情况上看,张延钟后来改姓了李,在平原县落地生根,传下了小玉这一家人,如此说来,小玉岂不是张力维的嫡亲侄女?他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小玉那乖巧漂亮的面孔,再偷眼看了下张力维,还真别说,眉宇之间,确实有几分神似。
  唉,总想这物归原主,现在看来,几十年的恩怨情仇。岂能是一句物归原主就可以了断的啊!

  “当时,家父和我叔张延钟住一个远房亲戚家,事发之后,亲戚也不敢收留,只是给了些钱财,让他们俩赶紧逃命去了。”张力维又继续说道:“那个兵荒马乱的年月,两个十多岁的孩子,离开了家哪有什么活路啊,没跑出去几天就遇到了土匪,兄弟二人从此失散,家父后来一直漂泊在外,讨过饭,当过苦力,总之受尽磨难,最终还是捱到了抗战胜利,胜利之后辗转回到了家乡,却已是物是人非,家产早已经成了民国政府要员的宅邸,他还是身无分无。不过,所谓福祸相依,这对他来说也是件好事,解放以后,他老人家因为赤贫如洗,结果,理所当然的翻身成了主人,文丨革丨中也没收到任何冲击,如果当年要是继承了家业,估计那十年也够他受的了。”

  说到这里,张力维这才意识到讲得太多了,饭菜可能都凉了,于是便招呼大家赶紧吃饭,可所有人似乎还都沉浸在那个故事里,根本没有什么食欲,只是连声催促他往下说。
  “往下就没什么可说的了,父亲离家的时候虽然只有十三岁,但已经开始学医了,也是仗着强大的遗传基因,再加上后来又自学了些,反正成了一个不错的医生,虽然没什么名气,但也算是继承了家传之学吧,再后来就是我了,我学习不好,书也读得不多,高中毕业就当兵了,退伍后也没什么事做,就开始倒腾药材。家父终其一生,一直在寻找这两本书和我叔的下落,据有人说,我叔有可能流落到了东北,还有人说,孙家的后人也在东北,于是,我就到了省城,最开始就在药材市场做生意,然后就越做越大,到了今天的规模。”

  说到这里,他看了眼谢东,微笑着道:“谢老弟,我讲的这个故事,恐怕你不会爱听吧,其实,我本来是想以后找个机会再跟你聊这些事,但秦省长说,冤家宜解不宜结,早说了,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误会,所以就把你请来了,希望你别挑老哥哥的理啊。”
  谢东的心里早就是一团乱麻了,根本理不出个头绪,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是愣愣的看着他。身旁的魏霞见状,拿起酒杯,满满倒了两杯啤酒,然后站起身,用非常庄重的语气说道:“张总,我想说几句,但说话之前,我先敬你一杯,你讲的这个故事深深打动了我,让我对你刮目相看,我怀着孕,按理不该喝酒,但是今天破例喝一个。”说完,拿起一杯,一口就喝了个干净。
  谢东这才反应过来,也赶紧站了起来,将另外一杯酒端了起来,本来也想说几句,可话到嘴边,又觉得没啥必要,便一言不发,咕咚一口喝了下去。
  张力维却笑了,他同样斟满了两杯酒,然后端起杯子说道:“你们俩的事儿,前段时间在网上传得挺厉害的,我也多少有些耳闻,魏女士是巾帼不然须眉,谢老弟也是个有情有义的汉子,你们俩这杯酒,我必须喝!”
  说完,一口气连干了两杯酒,秦岭在一旁轻轻拍了两下巴掌,笑吟吟的道:“好,非常好,我怎么有一种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感觉呢?”
  不料魏霞却把嘴一撇道:“岭哥,你这话说得就不对了,我们和张总都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之前也是各走各的路,素未平生,如今更是一个饭桌上把酒言欢,哪里有什么恩仇呢?”

  回家的路上,谢东始终没怎么说话,倒是魏霞喋喋不休的说没吃饱,又饿了,嚷着回家要吃葱爆排骨,他也只好有一句每一句的应付着,心里却沉甸甸的不是滋味。
  他搞不明白魏霞是怎么想的,给个台阶就下呗,过几天消停日子不好吗?从已知的情况上分析,几乎可以肯定,这两本是师父的老爹用卑鄙的手段从老张家抢来的,所以,连师父本人对此都有心理障碍,现在我们又何必死抓着不撒手呢?
  他甚至有点生气,倒不是跟魏霞,而是恨自己优柔寡断,关键时刻总是拿不定主意,还不如在R国那会儿,刀架在脖子上,不管啥事,眼睛一闭牙一咬也就做了,如今没有了压迫感,惰性就又显现出来了,凡事都靠魏霞拿主意,结果可好,由着这位大姐的脾气来,越搞越麻烦,越折腾事儿越大,连省长的面子也不给,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她不敢得罪的人。
  魏霞发现他兴致不高,于是一边开车,一边笑着问道:“我说半仙,你咋不说话了呢?是不是害怕得罪秦岭了呀?”

  他不由得苦笑。得罪秦岭?这话说得多轻巧啊,如果换在以前,足够他吹半年牛逼的了,一个江湖游医能得罪省长大人,当然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
  “倒也不是怕,就是感觉有点麻烦。”他尽量婉转的说道。
  “那不还是怕吗?”魏霞哼了一声道:“其实啊,你想多了,得罪秦岭没什么,别看帮张力维办事,但他是一心一意走仕途的人,做事还是有原则的,起码不会用下三滥的手段,相比而言,倒是那个黑白通吃的秦枫更难对付。”
  “可秦枫咱们不也得罪了吗?”他反问了一句。
  “废话,他哥我都不怕,还能怕他?”魏霞把嘴一撇道。
  谢东简直哭笑不得,心中暗道,这话说得对,认识魏霞这么久,除了在四姐面前服过软,还真就没见魏霞怕过谁。
  两人到了家,魏霞并没真吃葱爆排骨,只是煮了两个鸡蛋,一口气吃下去,抹了下嘴,笑呵呵的问谢东道:“东子,你想过没有,张力维今天为啥要拉这么大的场面,然后把你请过去呀?”
  说实话,这个问题他还真没想过,被魏霞冷丁问住了,低着头思考了片刻,忽然有点开窍了。
  早不谈,晚不谈,还有三天就要开庭了,这个是把秦岭抬出来,由现任副省长亲自主持局面,难道是听到了什么风声,害怕官司要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