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323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作为胸外科的主任和北方医院外科的头把刀,李钰在医院里的地位还是相当高的,就是连院领导也要给几分面子,平时早就习惯了患者和同事对他俯首贴、惟命是从,今天当着这么多下属的面,被谢东噎得够呛,焉能不发火?如果不是对谢东有些忌惮,生怕他把自己和丁苗苗之间的那些事说出来,早就冲上去给他一脚了。
  “我没有忘记老祖宗,我本人也是主张中西相结合的,但是就怕有些人,打着老祖宗的旗号,干的却是骗人钱财的勾当,治个腰疼腿疼什么的也就罢了,治不好病也要不了命,可这是肺癌,连现代医学都没有彻底解决的办法,你凭着所谓气功,就敢胡乱治疗?
  人命关天啊,你的胆子也太大了吧,我告诉你,这个患者本来化疗效果挺好的,不知道被你咋忽悠的,最后一次化疗没做,结果现在复发了,不仅复发,而且还转移到肝脏了,你自己说,这不是草菅人命吗?这不是犯罪吗?”
  一听这话,谢东心里不禁有点慌了,事实上,他是极力主张小玉母亲坚持把化疗做完的,可最后一次的时候,他已经被绑架了,所以也没办法。可现在李钰把复发和转移的责任推到了他身上,却是无法接受的,只是一时也想不出啥有道理的话来反驳,愣愣的站在那里,干眨巴眼儿没词儿了。
  “医生是根据患者的病情来决定化疗方案的,这都是科学,没有量的积累,能有质的飞跃吗?你凭什么私做主张,让患者放弃最后一次化疗,少了一次,癌细胞没有得到有效的控制,能不复发吗,这***跟杀人有什么区别!”见谢东不说话,李钰越发义正言辞,而且越说越激动,最后竟然来了一句脏话,还上纲上线到了杀人的层面。

  谢东的嘴皮子本来挺溜的,但是仅限于吹牛和忽悠上,真要辩论,还确实不成,辩论这种事,要么能讲歪理,这叫做技巧;要么肚子里有东西,这叫做实力,而这两样,恰巧是他的弱项。再加上生性懦弱,一看李钰眼珠子像要喷火似的,口若悬河,唾沫星子横飞,没等开口就已经有些胆怯了。
  “我可没让他放弃最后一次化疗。”他的声音小了许多,甚至还求援似的看了小玉爹一眼。
  小玉爹早就被这场面给吓着了,生怕说错了话,再得罪了医生,所以见谢东看他,赶紧低下了头,一句话也不敢说,倒是小玉妈挣扎着坐了起来,将氧气管扔在一边儿,大口喘着气说道:“李主任,这事不怪谢大夫,他……一直让我继续做的,是我……是我……”说道这里,喘得上不来气,一时憋住了。
  “是我们自己决定不做的,这事不怪任何人。”一个清脆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众人回头一瞧,小玉沉着脸站在门口,两只大眼睛里满是泪水,显然,她听到了刚刚李钰说的关于母亲病情的那些话,而这些话意味着什么是不言而喻的。
  “对,对,不怪别人。”小钰妈喘上一口气,断断续续的又说道:“我当初请谢大夫治病的时候就说过,不论治好治赖……都是我自己的决定,正好……化疗前体检也没什么事,所以就放弃了。”

  李钰冷笑了下,转身对小钰妈道:“你以为体检效果挺好的,是针灸和气功起作用吗?那是化疗的结果,是现代医学治疗的结果!”说完,分开众人便朝往外走去,与谢东擦肩而过的时候,还用鼻子哼了一声。
  “愚昧!简直是愚昧透顶!”到了走廊里,他还愤愤不平的念叨了一句。
  另外几个医生见状,都用一种鄙夷的眼神看了谢东几眼,然后纷纷向病房外走去,只是刚刚这一番争吵,把其他病房的人也吸引过来,大家围在门口,探头探脑的往屋里看着。
  谢东挺尴尬的,心里本来就有些忐忑,围观的人一多,越发手足无措起来,倒是小玉低着头,走过去咣的一声关上了门,然后扯了下他的衣襟,轻声说道:“师傅,你别听那个李医生胡说,以前我妈在这里手术的时候,大家就说他最势利眼了。”
  其实,势利眼和刚刚的争吵根本就不挨边儿,谢东心里明白,这是小玉给自己找台阶下,只好苦笑了下,走过去站在小玉妈的身边,叹了口气道:“婶儿,你别着急,好好养病要紧。”

  小玉妈半闭着眼睛摇了摇头,然后指着小玉爹道:“我告诉他别跟孩子说,可他就是不听,这下可好,折腾来了又啥用,死了还运不回去了。”说完,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抓起衣服就要往外走。
  小玉赶紧把妈妈摁住,哭着道:“妈,你别闹了好不好?”
  小玉妈看了女儿一眼,眼圈一红,眼泪掉了下来。
  “二玉啊,妈活不了几天了,你们别让我死在这里行不,这儿离家太远了,我死也死得不踏实。”一句话说完,娘俩再也控制不住了,抱头痛哭起来。
  房间里其他患者一看,纷纷过来相劝,哭了好一阵,娘俩这才渐渐平静了下来。小玉妈吸了会儿氧,便沉沉睡去了,小玉则坐在床边,握住母亲的手,默默的掉着眼泪。
  谢东的心里也挺难受的,可此时此地,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站在那里,反复琢磨师傅的治疗方案和自己实施之间到底有什么区别,可想来想去,却仍旧是一脑袋浆糊,不由得在心底长叹一声,后悔当初没跟着师傅好好学,弄得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的状况,一旦要较起真来就不灵了。
  正胡思乱想,却见小玉站起了身,先是和父亲耳语了几句,然后朝他递了个眼色,便轻手轻脚的朝外走去,于是连忙也起身跟了出去。
  两个人出了病房,小玉也不说话,只是低着头在前面走,谢东不明所以,只好默默的跟在后面,一直到了走廊的尽头,小玉才停下了脚步,但仍旧没有回头,静静的望着窗外,似乎在想什么心事。

  “有事吗?”他走到小玉身后,轻声问了一句。
  小玉缓缓的转回身,迟疑了片刻,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递了过来。他有些茫然,并没有伸手去接,只是看了一眼道:“这是什么?”
  小玉直接抓过他的手,把信封硬塞过来,然后浅浅的笑了下道:“是钱,还你的钱。”
  他不由得一愣,捏了下信封的厚度,又打开看了看,目测应该在一万块钱以上,于是心里更加困惑,不解的问道:“这是多少钱?”

  “两万块钱。”小玉平静的道。
  他顿时瞪大了眼睛,吃惊的道:“两万?你哪来这么多钱?再说,我也没借给你那么多钱啊!”
  “你替我还大牛八千块钱,后来又垫付了住院费三千,这就一万一,这段日子又供我们一家人连吃带住的,还为我妈治病,给你两万只少不多,不过我现在也只有这么多,等以后有了钱再说吧。”小玉一本正经的道,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表情完全没有了往日的羞涩和腼腆,仿佛一下子成熟了很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