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81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下子大多数常委都有些慌。拔出萝卜带出泥,细究起来哪个领导干部真正两袖清风?把问题捧到台面上,爱妮娅犯了省部级领导层面的大忌!
  可爱妮娅这么做有她的底气。
  别说在朝明,就是仕途上升期的双江、碧海都跟企业没任何瓜葛,经济方面绝对不怕查。
  私生活方面固然有传言跟方晟关系暧昧,毕竟没有实证;朱勤大手笔扶持鄞峡也引发过争议,可这种做法与京都要求相一致,且精明的朱勤事后都请第三方做过经济审计,确保每笔都用在实处。
  她敢当众揭对手的短,对手却拿她没辙。
  见众常委被爱妮娅震住,经验老辣的窦德贤及时说了一句:
  “爱省长反映的溱州码头问题请家臣书记关心一下,嗯,建俊书记谈谈对人事方案的看法。”
  “关心一下”而不是“查一下”,其分寸微妙朱家臣心领神会,装模作样边答应边在笔记本上记录。
  爱妮娅猛烈开炮使得常委会气氛更加压抑,包括陆建俊在内发言都小心翼翼,基本维持爱妮娅的意见,唯独惹恼她又抛出猛料。

  这下子都知道了,这个女人不好惹,撕破脸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官至省部级特别是常委,固然不怕省纪委调查,但常委会上公开说出来的话不到半小时便会传遍官场,有损颜面,也会对今后威信造成微妙影响。
  到最后很奇怪地,凡应留生、谢大旺建议人选被全部否决,朱勤则毫无悬念调任朝南市委书记!
  宣布散会后,负责记录的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准备象往常一样请常委们在会议记录上签字,窦德贤摆摆手示意以后再说。
  常委们陆续离开会议室,爱妮娅还坐在原处一动不动。
  此时的她全身已经湿透。
  精心策划数月,又琢磨方晟历次在常委会率先发难并制胜的经验,爱妮娅反复推演若干种可能性,终于绝地反击取得险胜。
  不禁暗暗佩服方晟强大的心理素质,象这种猝起发难,搞一次偷袭已让她心力交瘁,方晟却是屡次上演屡次得手,从黄海玩到鄞峡愈发得心应手。

  不能再玩了,也不敢再玩了。
  爱妮娅之所以敢以一对二横扫对手,就是基于谢大旺基层经验不足,说白了就是没在常委会上真正吵过架。吵架,不同于以往他跟应留生狼狈为奸,忽儿射支冷箭,忽儿跟爱妮娅唱对台戏,忽儿说句怪话,那是硬碰硬的较量,要摆事实、讲道理,还要在气势上压倒对手。
  玩这个,谢大旺到底嫩了点。
  脑子里翻腾万千,突然听到干咳一声,爱妮娅这才惊觉常委们都离开了,会议室里只剩自己和窦德贤。
  “窦书记……”爱妮娅讪讪道,“今天会议……我是不是有点冲动?”

  窦德贤正色道:“完全不是。个人认为爱省长说得有理有据,把问题摊开来讲而不是背后施冷箭,这才是**员的胸襟!朝明是经济大省,遍地黄金,不用弯腰自有人捧着揣进怀里,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应该管好自己的手,管好亲属,约束身边的人,以身作则,而不是事事利字当头,做出令广大干部群众疑虑的决定。”
  爱妮娅叹道:“刚才我说的那番话,其实在省长办公会上也旁敲侧击过,当事人当作耳边风,认为我多管闲事,认为我拿他没办法。我承认,作为个人是无能为力,可还有党纪国法嘛,在当前高压反腐态势下,我不信哪个人能肆无忌惮乱来!”
  “溱州码头扩建的事比较复杂,有历史渊源,也有京都领导同志关心,还涉及到央企与地方国企争端等等,唉,一团乱麻,”窦德贤摘下眼镜揉揉眼道,“留生是具体承办者,当中可能夹了私心,还有大同也是……程序方面比如招投标,回头让家臣派人具体调查了解,出个报告,深层次方面就点到为止,不必深究,爱省长认为呢?”
  爱妮娅笑笑,道:“我来朝明的时间不长,很多东西仅仅浮光掠影,还请窦书记多多指教。”
  就是同意溱州码头的事不予追究。
  窦德贤松了口气,又道:“还有,我让他们把常委会会议记录整理一下,突出主线,与议题无关的内容就删掉了,爱省长觉得怎样?”
  “常委会在窦书记主持下顺利通过人事调整方案,全省上下同心协力,为朝明新一轮经济腾飞打下基础。”

  爱妮娅张嘴就来,窦德贤满意地点点头:“是啊,无论如何发展经济是主旋律,这一点千万不可动摇!”
  回到办公室时,整个朝明官场已传遍向来温文尔雅,说话都带着笑意的爱省长在常委会发飙,骂得应留生、谢大旺两位常委不敢吭声的消息,之前群雄割据、人事方案四分五裂的局面居然被扭转过来,基本贯彻爱妮娅的意图!
  这是具有震撼性的结果!
  朝明是沿海派的大本营,当初京都高层将爱妮娅调过来当省长,其实就有京都传统派“渗沙子”的意思。朝明官场都没当回事儿,首先爱妮娅毕竟是女流之辈,在官场处于先天弱势;其次朝明这块地方处处通天,没准某个小处长、副厅级就跟京都某常委沾着亲戚,快刀斩乱麻,刀再快也斩不下去;还有便是之前外来干部均以黯淡逃离朝明收场,相信爱妮娅也不例外!

  然而现实情况是,爱妮娅力推的朱勤顺利上位朝南市委书记,应留生、谢大旺两人建议的所有人选均被否决——丝毫不留情面的否决,连象征性留一两个名额的空间都不给。
  另一个后果是,爱妮娅把省长办公会的矛盾捅到常委会,今后必将对应留生的嚣张气焰形成反制,没准哪天把她惹恼了再度发飙,闹到京都,中组部肯定倾向维护地方一二把手的正治威信。
  这场挫败也让雄心勃勃打算到地方建功立业的谢大旺沮丧万分。
  当晚谢大旺独自在家喝得酩酊大醉,仿佛酒精才能麻丨醉丨神经,忘却常委会遭到的羞辱。
  不,跟神机没有半毛钱关系!
  谢大旺懊恼的是自己为何那么窝囊,人家应留生尽管最终败下阵来,好歹跟爱妮娅较量了两个回合,自己倒好,就差被她指着鼻子骂,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事后想想,反击的理由太多了,从流程到规章制度,从手续到业务来往,偏偏常委会上脑子一片空白,硬是被爱妮娅震住了!
  爱妮娅,我跟你不共戴天!谢大旺醉熏熏骂道,转念又想,我连吵架都吵不过,凭什么对付堂堂的省长?
  谢大旺在左右矛盾中喝得烂醉,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睡了一夜。
  第二天上午,朱勤到省委组织部接受谈话后毫无顾忌直奔省长办公室——全世界都知道自己担任朝南市委书记是爱妮娅出的力,还藏着掖着干嘛?只有更加坚定立场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有件事,到任后务必持续关心,”看着对面毕恭毕敬的朱勤,爱妮娅吩咐道,“关于溱州深海码头扩建工程……”
  方晟抵达京都当晚先住到于家大院。
  小宝生日大宴宾客、组织新生代子弟吊唁吴老爷子,两桩大事都必须向于老爷子请示。
  日期:2019-02-01 08: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