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122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交待完了,何佳这才冲方长微微一笑,告辞了。
  等人一走,牛概念的设计团队对方长的态度一下子也变得客气多了。
  “方总,真是想不到啊……”
  方长摆摆手道:“什么方总,她们胡乱叫的,乔山镇投资公司投下这个项目,负责人叫香香,我们是朋友,我在这个项目当中占了点股份,可算不得什么总啊。你就别取笑我了。”
  一听乔山镇投资公司,初墨心中一惊,她来洪隆可有段时间了,乔山镇这个地方是她心目中周末的最佳去处,所以一有时间就会到这里来放松一下。所以她对乔山镇投资公司还是有一定了解的。这是一家由卓越、方文动力科技、玩创意三家公司掺股的一家投资公司,要知道一年多前,这个破地方根本就没有人来,看看现在人山人海的样子,就知道这家投资公司在当中花了多大的力气。
  如果花工夫就能成功倒也算省心,像初墨她们这些做设计的心里清楚,有时候忙活大半年也未必就有结果,所以对乔山镇的投资及幕后策划包装的团队,她是十分佩服的。方长说他只是一个股东,可不管他代表哪一家,都不会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因为农家游特色村的投资可是过亿啊,这并不是一个小项目。
  方长可以谦虚,但是初墨不能不客气,看看方长和艾洁的关系,她不再相信像方长这样的人,会无缘无故地来选择和她们一起过周末。
  “不瞒方先生,我们今天约小艾出来,主要还是因为临居置业的精装设计方案,这件事拖的时间太久了一点。”

  初墨以为艾洁拉着方长过来,是找个有钱人给艾洁助阵,所以选择在这个时候诉说着无奈,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们的方案出来很长的时间了,想和临居置业的苍总面对面地谈一谈,可是小艾……她在对设计风格上的意见实在是坚韧了些,我们要完成起来的难度太大了啊。”
  方长笑了笑,看着初墨道问道:“坚韧?你确定不是说艾洁太不听劝!”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的心里同时咯噔一声,看着方长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有些畏惧起来,这哪里还是上午不停输钱的傻小子啊,就这一句话,几个女人就在他身上感受了到压迫性的气势,这样的人可不好唬弄。
  一旁的艾洁得救了,目光如水般看着方长的侧脸,心跳加速,就在方长朝她伸手的时候,她赶紧把自己随身所带的资料拿了出来交给方长。
  方长翻了翻,然后往桌子上一放,说道:“初墨,临居的这个项目,将来充满了太多的可能性,所以在设计上马虎不得,我呢,还是希望你们仔细地参考一下甲方的意见,不然的话合作很难进行得下去。”
  听到这话时,初墨都快捂脸了,本来以为方长通情打理,可以劝劝一根筋的艾洁,结果来了一个头更铁的,初墨干笑着翻了翻这些新增加的意见,头都大了,当即苦笑道:“艾……艾助理的脑洞真大,跟你谈设计,让我觉得这个世界都变得新鲜多样了。”
  方长摆了摆手道:“这跟艾洁没什么关系,大部份的主意是我提出来的。”
  “啊?你?”初墨眨巴眨巴眼,不敢相信地问道:“这不是临居的项目吗?不知道跟方先生有什么关系呢?”
  这话问得很客气了,其实就是质疑方长的资格,方长也没有生气,说道:“忘了自我介绍一下,我还有个身份是临居置业老板的秘书,艾洁不是我的女朋友,她是我的助理。”
  “什么?”
  五个女人全傻了,惊讶地看着方长,初墨最先回过神来,脸色一沉道:“方秘书,就像你是苍总的秘书,我还是觉得你应该让苍总和我们好好谈一下,毕竟这些事情也不是你能做主的对吗?”
  方长笑了笑,说道:“苍妙是我姐,临居置业……也有我一部份股份。”
  噗……
  这尼玛就是甲方爸爸啊,跟这儿装了一早上逼了,草,还赢了他一上午的钱,这可怎么办啊?
  要知道她们最近可没有少跟艾洁为难,一想到近来的所做所为,就想抱着方长舔。再想想自己上午一边从方长的包里抢钱,还一边嘲笑方长人傻钱多,她们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会儿,几个女人笑得比哭还难看。
  “小艾,你坏死了,带了老板过来,就直接介绍,还藏着掖着。”
  “艾助理,不带这样玩的,你看这事闹得,实在是太尴尬了。”
  “方总,你看上午我们赢的钱,要不要……”
  就在众女脸色难看的时候,方长淡淡地说道:“再打几圈麻将吧,本来就是出来放松的,没必要弄得这么紧张。”
  艾洁都快吐血了,这个方长到底搞什么鬼啊,自己明明不擅长的事情,为什么还要这么上赶着呢?不会还要她来掏腰包吧?
  自动麻将机的好处就在于可以将洗牌的时间全部转化为经济,这样显得很效率,把娱乐硬生生地变成了赌博。
  艾洁右脚搭在左脚上,手撑着下巴,指尖的嘴里死命地咬指甲,死方长,又输了四千多,你这是不让人活的节奏,哼!明天我就辞职!
  “八万!”
  方长一张八万打出去,下家初墨手抖,对家女人的手也抖,上家满心欢喜的脸非带着哭丧的表情。
  看着她们都愣着,方长笑道:“初墨糊五八万,对家糊卡张八万,上家同样糊五八万,而且手里还抓住三张八万,糊这一把,我又得输很多啊。”
  牌被方长点明了,三方同时一震,下意识看着自己手里的牌,脑子一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家伙怎么知道自己手里的牌的?偷偷看看自己身后的同事妹子,见她们一脸无辜的样子,显然也不可能是她们给方长通了风报了信,他不会是能算牌吧?

  不可能,不可能!输一上午的人,怎么可能算准别人手里的牌呢?
  疑神疑鬼的女人们糊了这一把,收钱的时候居然手抖。
  接下来一把牌打得很胶着,似乎大家都在等着最后一张牌拿完,然后查叫(都没糊牌时,没叫牌的给有叫牌的赔钱),就这么结束掉。
  这时,方长摸起一张牌来,叫道:“杠!”
  这声一喊出口的时候,初墨等人心里一震,看到方长杠上来一张牌后,再杠一张,然后再杠。

  一连杠了三张之后,最后一张杠牌握在方长的手里时,方长突然笑问道:“我们今天上桌好像说的是上不封顶啊,那这把牌我要是糊了的话,应该能挽回一点损失啊。”
  听到这话的时候,三家外带两匹马的心都抽了一下子,只看到方长把牌往前一倒时,将最后一张牌放在旁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