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98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官场里的承诺从来都靠不住,唯有结果。
  何况爱妮娅很清楚此轮市委书记调整后,年龄最大的都得等三年后退二线,到时朱勤又过晋升红线了。
  她没有直接反驳,而是微笑道:“窦书记,朝明是全国闻名的正治经济文化大市,盛事不断,大运会之后还有亚洲博览会、东亚外贸交易会等等,每项工作都是重中之重,单靠朱勤其他没人接上也不行,把压力放到一个人肩上更不利于工作开展。还有,朱勤以副省级市长到朝南,属于平级调动;宗华原本是正厅级,提拔为副省级主持工作,步子迈得是不是大了点?”
  “那个副省级不是省委常委哎……”
  窦德贤叹息道,没再继续争论。
  宗华能否接任朝南市委书记窦德贤虽然无所谓,但关系到他与陆俊建、应留生在其他人选方面的交易,环环相扣,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效应。
  省委常委会在沉闷而严肃的气氛中开始,唯一议题就是各市区和省直主要领导的人事调整方案。

  王涛照本宣科将三十多名干部任免、职务变动方案读了一遍,窦德贤环顾众人,微笑道:
  “各位常委都谈谈看法吧。”
  按规矩省长第一个发言,爱娅娅的意见将主导整个常委会主旋律,因为一般来说人事调整方案捧到台面前,省委书记都和省长达成共识。由于之前爱妮娅很少介入人事争端,每次搅局的反而是第二个发言的陆俊建。
  谁知这回爱妮娅一反往日谦和,冷着脸说:“关于调整方案,我有很大的意见!”
  紧接着一口气反对九名领导干部任免建议,尤其方案中建议宗华任朝南市委书记,更是大加鞭挞,搬出二十多个数据证明宗华在朝南市长任上政绩平平,能力和水平不足提拔并主政!
  其他八名领导干部要么与应留生有关,要么是谢大旺建议人选,总之爱妮娅通过此次否决堂而皇之狠狠回击两人的敌意!
  谢大旺毕竟从京都空降,很少经历基层这种撕破脸的直接较量,愕然涨红脸却说不出话来;应留生沉不住气,没等陆俊建发言便跳出来,阴阳怪气道:
  “爱省长,咱讨论人事方案不带斗气,更不能夹杂个人情绪。总共调整三十七位同志,您一下子否决九位占差不多四分之一,岂不是给王部长泼了盆冷水?”
  应留生是带着笑意说话,半开玩笑半当真,纵然如此在省常委会已是很有攻击性的言语了。

  不料爱妮娅突然抽出一份会议记录“啪”地甩在桌子中间,声音之大把窦德贤都吓了一跳!
  窦德贤心脏不好最怕惊吓,恼怒地瞥她一眼。
  爱妮娅提高嗓门道:“应副省长,按发言顺序本来轮到陆书记,你抢着说话,也行,那我也破例再说两句,不到之处请陆书记海涵!”
  见爱妮娅加重语气故意称应留生“应副省长”,陆俊建知道她要发飙,尽管对她否决宗华非常不满,但放过自己提名的其他人选似乎又释发善意,干笑道:“发言顺序不重要,和为贵,和为贵,哈哈……”
  “陆书记说得好,和为贵,我也很想和为贵,可某些人偏偏搞不和,身为副职处处跟正职较劲,那我就没办法了!”爱妮娅瞪着应留生道,“刚刚应副省长说讨论问题不带斗气,不夹杂个人情绪,大道理很正确,可这话不能说给我听,自个儿得先摸着心口掂量掂量!”
  她指着甩出来的会议记录:“这是上周省长办公会的会议记录,上面有包括我在内所有省长副省长的签名。我提了十四项议题,你应副省长反对其中七项!副职该不该这样反对正职暂且不提,应副省长,你说我否决四分之一人选就给王部长泼了盆冷水,请问你给我泼的什么?丨硫丨酸,还是石灰粉?!”
  被反复强调副职、副省长激怒了,应留生怒道:“请爱省长注意自己的言辞,党内职务不分高低每人一票!”
  “常委会是这样,但你还是省正府副省长,就是副职,铁一般的事实!”爱妮娅一扫旁边目瞪口呆的谢大旺,“顺便还想提醒下谢秘书长,身为省委办公厅秘书长,上面省委领导不单有窦书记,还有我和陆书记两位副书记,下次省委内部会议时开场白除了‘尊敬的窦书记’,拜托把两位副书记也加上去,哪怕你明明不尊敬,也请在公开场合假装尊敬一下!”
  怎么扯到这种小细节上去了,常委们啼笑皆非,有的想笑不敢笑,有的有些恍然,意识到爱妮娅忍耐多日,今天借这次常委展开突然反击,一泄心中忿懑!

  谢大旺脸色由红转紫,却憋不出反击的话。跟陈皎一样,空降部队在应急反应方面到底差了几分火候。
  作出反应的还是应留生。
  他已感受到爱妮娅的冲天怒气,是决意在常委会上公开省长和常务副省长的矛盾。他并不在乎,自己去留、职务分工又不是爱妮娅能左右,但省长毕竟是省长,真撕破脸对自己长远利益没有好处。
  遂努力克制情绪,勉强笑道:“好,我正视副职的现实,省长办公会的事与人事议题不相干,就不在这儿耽误常委们宝贵时间了,继续讨论人事议题吧。”
  爱妮娅不依不饶道:“怎么不相干?”她翻到会议记录第三页,“朝南市溱州深海码头扩建工程总投资五十亿,好大的手笔!全省申请扩建码头的共有八家,为什么偏偏溱州获得你应副省长批准?说穿了就是帮宗华提升政绩呗!承建码头的京都神机建筑公司的来头,谢秘书长应该知道吧?十二个亿基建标地,神机居然仅仅高出第二名四万块钱中标,我建议纪委查查里面到底什么名堂!”

  此言一出满堂皆惊!
  不是惊应留生、谢大旺与宗华在溱州码头扩建上串通一气,而是爱妮娅居然在常委会上捅破这层心照不宣的关系!
  作为沿海发达地区、经济大省,凡事“钱”字当头,在座常委大都与财团老总、亿万富豪有着或明或暗的来往,谈不上官商勾结或钱权交易,但互利互惠的事总是免不了。
  常委们没想到,之前爱妮娅在常委会遭受应留生和谢大旺挤兑时一声不吭,暗底里却做足调查,今天当众抛出杀手锏,份量竟压过正在讨论的人事议题!

  谢大旺底气不足地说:“我跟神机没有关系,请爱省长不要乱加指责!”
  应留生道:“溱州码头从立项到招投标都严格按程序进行,爱省长觉得有问题可以派调查组!”
  他故意撇开纪委,唯恐朱家臣插一脚。
  “程序也要靠人操作,主持招投标的开公事务所跟你应副省长打十多年交道,承办过哪些工程项目要不要我提供清单?”爱妮娅更加咄咄逼人。
  应留生脸色微变,瞬间不敢继续说话,防止惹恼爱妮娅抖出更多猛料。
  看应留生哑火,爱妮娅转向谢大旺道:“秘书长跟神机真没关系吗?神机七名股东当中有个叫邬燕,据说是谢秘书长的小姨子,或许我听错了吧,谬误之处请谢秘书长指正。”
  谢大旺哪敢“指正”,明明就是事实!
  日期:2019-01-31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