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319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玉父母本以为给谢东介绍病人,是让他多多挣钱,可一听说分文不取,顿时感觉是给人家添了麻烦,心中不免忐忑,送走了两个患者之后,越发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的脸色,连话都有些不敢说了。

  他能理解这对儿乡下夫妻的心思,也并没多说什么,只是回了房间,打开保险柜,将里面的书信和自己的背包都取了出来,然后告诉他们安心在这里住下,等自己忙完这几天再细说。
  常晓梅张罗出去吃饭,他却一点心思也没有,推说自己实在太累了,打算回去休息一下。众人见状,也只能依着他了。
  出了家门,魏霞还是不住的唠叨,埋怨他不该今天就给人治病,心情不好,身体又疲惫,劳神费力的,要是把自己累病了咋办?他也不愿意多说,只是闭着眼睛,默不作声的想着心事。
  正值晚高峰,市里堵得厉害,走走停停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魏霞轻轻捅了自己一下,他这才睁开了眼睛。
  “下车吧,都到家了,难道还得请你啊。”魏霞说道。
  他往四下看一眼,原来车子已经停在了别墅的门前,和自己几个月前离开时一样,庭院依旧,豪华依旧。

  进了家门,房间里的陈设没任何变化,触景生情,不由得想起当时离开时的情景,呆呆的看着房间里的一切出神。
  “小样吧,就这么几个月的工夫,脾气还见涨了,居然学会保持沉默了。”魏霞撇着嘴道:“行了,刚刚是我多嘴了,惹你不开心了,别生气了。”
  其实,他并没生气,只是懒得说话而已,听魏霞这么说,赶紧笑了下,然后换上衣服直奔厨房,打开冰箱一看,里面空空如也,只有一瓶辣酱,还是自己几个月前买的,估计现在也不能吃了。再拉开放米的箱子,里面连个米粒都没有,于是无奈的看了眼魏霞,还没等说话,魏霞却苦笑道:“说实话,咱俩分开之后,我差点把这个房子卖掉,每次回来,心里都拧着劲儿的难受,所以把你用过的东西全扔了,包括床单被罩,还有冰箱里的,本来沙发也想扔的,可是太贵了,没舍得。”

  谢东的心里一阵难过,他走过去,轻轻将魏霞搂在怀里,在额头上吻了一下,扶着她坐在沙发上,然后转身从背包里拿出两样东西,递了过去。
  “这是什么?”魏霞问道。
  “这是妈交给我的,他告诉我,一定要亲手给你戴上,否则就不要回去见她。”谢东说完,将金手镯拿了出来,戴在魏霞的手腕上:“这是我奶奶留给她的,是我们家专门给儿媳妇的。”
  魏霞的眼圈顿时红了,幽幽的叹了口气道:“明天我就戴着这个去见咱妈,亲口告诉她,你给我戴上了,让她放心,这个手镯,我一定替你们老谢家传下去。”说完,瞥了一眼谢东手里的小纸包,有点纳闷的问道:“这个也是妈给我的?”
  “这个不是。”谢东笑了下,然后轻轻打开纸包,将一绺头发拿出来,小心翼翼的放在手心里,生怕一口气给吹跑了。
  “这是我离开的那天,在房间里收集的,都是你的头发,当时我想,可能今生今世不会再见面了,所以就一直把它戴在身边,有时候想起你,就拿出来看看,不过现在应该是不用了。”

  听着谢东说的这些话,再看看自己的头发,魏霞的眼泪扑簌簌的流了下来,她伸手抚摸着谢东的脸庞,抽泣着道:“你个大傻子,为啥当初就不肯多求求我呢?其实,你要死皮赖脸的求我,没准当时就原谅你了,也省的你遭了这么多罪。”
  “我敢求嘛,你说翻脸就翻脸,手边要是有枪,没准抄起来就能给我来一下,我还想多活几天呢!”谢东无奈的说道。
  一句话把魏霞说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她擦了一把脸上泪水,低着头嘟囔了一句:“我有那么凶吗,让你说得,就跟个母夜叉似的。”
  “你不是母夜叉。”谢东一本正经的道.
  魏霞的脸上顿时露出甜蜜的笑容,美滋滋的喊了一句孩儿他爹,便一头扑进了谢东的怀里。
  “在我心目中,你是一只母老虎。”谢东轻轻拍在她的后背,喃喃的说道。
  “你咋这么讨厌呢!”魏霞从他的怀抱中挣脱出来,不容分说,照着肩膀就怼了一下,嗔道:“我可告诉你啊,将来当着孩子的面,绝对不许说这种话,要树立我的正面形象,就是……就是那种贤妻良母、相夫教子的形象!”
  贤妻良母、相夫教子,这些字眼用在魏霞身上,谢东简直无法想象是个啥样子,有心把实话说出来,却又没那个胆量,只好强忍着笑,无奈的点了下头。
  “态度一点都不诚恳。”魏霞白了他一眼,嘟囔了一句。然后起身拿出手机,给附近的饭店打电话叫外卖,不大一会,外卖送到了,她又开了一瓶红酒,两个人美美的吃了一顿。
  吃饱喝足,把明天的行程安排商量了一下,正打算洗洗休息,不料魏霞却追问起宜兰公丨安丨局为什么遮遮掩掩的事了。谢东本来不想再提,可见魏霞问起来没完,大有搞不清楚就不让睡觉的趋势,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将在R国遇到郑钧等等又重头到尾讲了一遍,听得魏霞如此如醉、连呼过瘾,兴奋地不得了。
  “东子啊,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你要是不说,我一辈子也想不出,你竟然会经历这么多。”他搂在谢东的脖子,把自己身体的全部重量几乎都挂在了上面,撒娇似的的道:“他们要杀你的时候,你害怕了吗?”

  “我没害怕,就是有点憋气,一想到死在异国他乡的,谁也不知道,然后那个喷香水的家伙就给我儿子当爹了,我就憋气的要死,所以,就忘记害怕了。”谢东一本正经的说道。
  魏霞把脸一沉,哼哼了两声,一把推开了他。
  他也只是笑了下,起身开始收拾碗筷,一边收拾一边说道:“对了,你没看电视里采访缉毒英雄的时候,脸上都打马赛克吗,就是为了怕毒贩报复,所以啊,郑钧和刘局长他们才不露面的,你可别四处乱讲去啊。”
  魏霞斜了他一眼,撅着嘴点了点头,显然还在为他又提了胡靖航而生气呢。
  谢东了解魏霞的脾气,这种气,最多只生五分钟,所以,也并没往心里去,刷完碗,又把厨房里里外外收拾了一番,在心里盘算着,明天该去超市置办一些生活必须品啥的,起码得能过日子啊,总不能天天叫外卖吃吧。
  猛然间想起魏霞好像一直没啥动静,连忙朝她望去,只见魏霞还坐在餐桌旁,低着头双眉紧锁,心中暗道,这是啥情况,难道还在生气?于是赶紧走过去说道:“别生气了,我以后不提那家伙还不行吗!”
  不料魏霞却摇了摇头,若有所思的道:“我没生气,刚刚我一直在想你新收的那个小丫头,我看这个女娃子好像有点问题似的。”
  日期:2019-01-05 09:2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