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按摩师》
第317节

作者: 64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还差不多。”谢东故意说道,然后挺了下腰板,刚往前迈了一步,猛然感觉胳膊上被狠狠掐了一下,疼得浑身一激灵。
  扭头一看,魏霞正一脸无辜的看着自己,真是哭笑不得,低声喝道:“这里是公丨安丨局的刑警大队,我可告诉你,你再动手动脚的话,我可要报警了。”
  “打是亲,骂是爱。”魏霞把脸一扬,得意洋洋的道:“你爱上哪告,就上哪告,我才不怕呢!”
  两个人说说笑笑出了刑警队大楼,门外等候的一群人顿时又围了过来,大家聚在一起商量了下,决定还是即可返回省城,于是,谢东和魏霞共乘一辆车,其余众人也纷纷上车,车队浩浩荡荡的在刑警队门前掉头,惹得路人驻足观望,不知道发生了啥事情。
  走了一段路,谢东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心里不由得感觉有些不对劲儿,小玉一家人也跟来了,可是不知道为啥,这小丫头却始终没怎么靠前,似乎一直躲在人群后面,全程几乎没怎么露面。
  真是奇怪了,他父母是老实人,这个场合有点怯倒是可以理解,可这丫头咋感觉有点怪怪的呢?以她平时的性格,至少应该哭上一鼻子才对呀,难道这几天不见,这孩子成熟了?
  见他地头不语,魏霞轻轻捅了他一下问道:“咋了,想什么呢?”
  他并不想把心理想的事告诉魏霞,于是淡淡的笑了一下,望着车窗外飞逝而过的街景,缓缓说道:“没想什么,只是感觉这一切跟做梦似的,其实,我倒是挺想回那个采石场看看,有时候,我甚至挺感激那个四姐的,要是没有她闹这么一出,恐怕你也不会回到我身边了。”
  魏霞也有些感慨,不过很快意识到了什么,笑眯眯的道:“这个……这个……话也不能这么说,不是有句老话吗,叫做有情人终成眷属,是你碗里的肉,谁也抢不掉的。”
  谢东扑哧一声笑了。
  “喷香水的也抢不掉?”他开玩笑似的道。
  不料魏霞的脸色忽然变了,急头白脸的说道:“我跟你说过一百遍了,那个胡靖航只是普通朋友,你咋还没完没了呢!咋的,跑到R国转了一圈,就想造反不成!”说着,习惯性的又伸手去扯谢东的耳朵,吓得他赶紧躲到了一旁,心中暗道,真是江山易改禀性难移啊,这娘们真是没治了!

  “好好好!以后我再也不提了还不行吗?”他道,然后赶紧转移话题,其实,这也是他心里一直惦记的事。
  “对了,我妈的电话一直关机,我心里总是放不下,要不,咱俩别跟他们回省城了,你先陪我回平原吧,也让妈高兴高兴。”
  “哦……”魏霞的神色忽然变得有些凝重,沉吟了半晌,这才支支吾吾的道:“东子,是这样的,有件事一直没告诉你。”
  “我妈生病了?”谢东赶紧问道。魏霞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看着他。
  “生的啥病?挺严重吗?”他不禁有点着急了,连声追问道。魏霞还是没吭声,只是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一种不祥之感猛然笼罩了谢东,他低着头,思索了片刻,最后用颤抖的声音问道:“是不是我妈……”
  “东子,老太太已经走了十多天了。怕你在里面着急上火,所以一直没告诉你,实话说吧,我也没赶上送老人家最后一程,真是非常遗憾。”魏霞打断了他,说完,眼圈一红,眼泪扑簌簌的落了下来。

  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他沉默了,没有嚎啕大哭,甚至连眼泪都没掉,只是看着车窗外出神,心里空荡荡的,没有埋怨,没有悲伤,什么都没有。
  “所有的事,都是晓梅带着你的几个徒弟操办的,你的几个舅舅都到场了,在北方医院重症监护室住了四天,脑干大面积出血,导致脑死亡,最后是你大舅做主,签字放弃治疗,拔管之后,半个小时,老太太就走了,很安详,就跟睡着了似的。”魏霞低声说道。
  谢东茫然的点了点头,一句话也没说。
  “抢救的费用是秦枫委托张力维送来了十万块钱,账已经结完了,还剩下不到两万多块钱吧,我本来想把钱还给秦枫,可晓梅说,还是等你回来了,由你自己拿主意吧,毕竟你和秦枫之间有那么多恩恩怨怨,秦枫也说了,老太太活着的时候,对他也非常不错的。”
  谢东仍旧不说话,还是微微点了下头。
  “办丧事的时候,我正在云山等你的消息,所以也没赶上,都是晓梅张罗的,老太太走得挺风光,连秦岭都亲自来了,在灵前给你妈磕了三个响头。”魏霞说完,抬头看着谢东,柔声说道:“你不会怪我吧?那个时候,我所有的心思都在你身上,什么也顾不上了,就是我爹死了,恐怕也不能回的。”
  谢东点了点头,随即马上又摇了摇头。
  魏霞被他的沉默搞慌神儿了,轻轻的握住谢东的手,柔声安慰道:“东子,你别这样好吗,要是难过,你就哭几声,哭出来心里就好受了。”
  谢东哭了,但没有声音,只是眼泪如同决堤的洪水般涌了出来,魏霞赶紧将他搂在怀里,一边轻声安慰着,一边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头发。
  这种抚摸让他产生一种错觉,就像小时候躺在母亲温暖的怀抱里一样,于是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嚎啕大哭起来,哭得撕心裂肺、哭得泣不成声。
  魏霞也哭了,一边哭一边示意司机停车。后面的车不知道怎么回事,也纷纷停了下来,常晓梅最先走过来,往车厢里看了一眼,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于是赶紧示意其他人不要过来打扰,最后大家商量了一下,只留下青林和小姜,剩下的车都继续赶路了。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谢东渐渐平静下来,魏霞还是搂着他,轻声说道:“你哭累了,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吧,我们继续赶路。”
  谢东没有拒绝,事实上,他也确实感觉头晕目眩的,于是微微点了点头。也许真是哭累了,他竟然在魏霞的怀里睡着了。
  他做梦了,梦到牵着母亲的手,走在家乡的小路上,远处是苍茫的群山,身边是潺潺的溪流,母亲温柔的抚摸着他,口中还喃喃的哼着一首好听的歌儿。只是那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似的,显得空灵而悠扬。
  “妈,我长大了,也娶你当媳妇儿。”他说。
  母亲咯咯的笑着,伸手在他脸上轻轻掐了一把。
  “傻小子,不是娶妈当媳妇儿,是娶个和妈一样的媳妇儿。”
  “我不,我就要娶你当媳妇儿。”他撅着嘴道。
  可是,身边忽然冒出了一团团的白雾,在浓浓的雾气之中,母亲身影渐渐消失了,只有那歌声还在耳边萦绕。
  “妈!”他大喊了一声,随即惊醒。
  车辆正行驶在高速公路上,魏霞还是紧紧的握着他的手,可他的耳边,似乎还能听见母亲那熟悉的歌声,只是歌声渐渐被汽车发动机的噪音所替代,越来越小,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睡了一会儿,感觉好点了吗?”魏霞柔声问道。
  他深深吸一口气,擦了下眼角溢出的泪水,默默的点了点头。
  “我没事。”他道:“妈的骨灰现在什么地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